中国重组:一个中国投资银行家的亲历与思考

中国重组:一个中国投资银行家的亲历与思考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12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4.40¥2.0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7-2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在国内第一次独创性的从“国家公司化”的假设,以作者几十年来在政府、国企、农村、海南、海外、资本市场等地方与各领域的大量亲历和案例,以一个投资银行家的视角,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有限公司”在国有资本、民营企业、金融领域、对外投融资、海南特区、三农领域以及“公司文化”方面讲述了大量真实的故事;进行了大量的分析思考;提出了大量的极富独创性的创意与建议。

王世渝:重庆人,资深投资银行家。当过工人、教师、销售员、政府官员、国企厂长。

1991年开始,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第一代参与者,曾任万通集团投资银行部总经理、万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建人之一、董事总经理、海南顺丰集团董事、德隆集团友联金融产品总部总经理、中国飞天集团执行总裁、中国工商联之光彩49集团主要筹建人之一。现任同鑫汇基金总裁。

22年来,主导和参与上百家企业改制、、投资、重组、并购、上市。如海南顺丰股份发行与上市、吉林轻工改制上市、北方五环并购上市、厦门国泰并购重组、中体产业并购上市、四川新希望、海南寰岛上市、曙光汽车;四川、湖南、湖北等多家企业投资;博盈投资、宝龙股份、东碳股份、嘉泰等借壳上市;担任大量公司战略顾问、独立董事。

是中国最早提出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方案专家;创新设计的中国农村土地信托流转方案目前在湖南全省推广。担任北大、清华EMBA授课讲师;著有《中国的纳斯达克》、《曾经德隆》等著作。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国家直接经营着巨大的资本是中国和美国的最大区别。4 人
  2. “国有”和“民营”之间,虽然“国有”产生的税收流向和“民营”产生的税收流向是一致的,都是由财政控制与管理。但主要问题在于,“国有”资本产生的“利”,因为与“国有”资本直接管理者的关系不大,所以“利”的大小、“利”的挖掘,就难以成为一种动力,“利润指标”“利润率”就不会成为管理者发挥才能智慧的力量。4 人
  3. 最近十来年兴起的以城市建设为核心的投资行为,成为这些年国有资本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演绎了国进民退的另一种版本。快速的城市化带来大量的土地开发机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发商直接与农民进行土地协商定价,由开发商直接将土地补偿款支付给农民。九十年代后期,全国性的房地产开发和城市化向全国蔓延,巨大商机让政府发现了巨大的土地级差机会,政府才从土地财政中醒悟过来,在全国统一了土地一级开发,由政府统一土地指标,统一向农民支付土地补偿金,政府再向开发商和用地单位采用招、拍、挂的方式出让土地使用权。政府通过成立地方投资融资平台,向金融机构或长期低息贷款或发行债券作为杠杆,低价从农民手里征地,通过土地整理、一级开发、向一级开发商支付不超过百分之十的成本,再以数倍于征地补偿、土地拆迁的成本,出让给市场。以牺牲耕地为代价、以大量强拆产生高额维稳成本为代价、以大量农民离土离乡为代价,以制造了全国性房地产价格轮番上涨为代价,创造了“共和国有限公司”近十年最大的“国有股权”投资收益和现金流。4 人
  4. 我们的党委越来越像“股东会”;全国人大和各级地方人大更像是“董事会”;政协也有些像“监事会”;政府越来越像管理层。3 人
  5. 当年国有企业的问题不是企业管理本身的问题,而是产权制度与生产关系的问题以及政企关系混乱的问题。3 人
  6. 导致这一衰败的原因,在政府层面上,是产业结构的调整所致,而实际上,只有一个原因,没有彻底地推动国有企业产权制度的根本变革。3 人
  7. 民营资本:这是十年里最无奈的资本力量。经历本世纪初若干大型“系”族民营企业的全面崩溃后,民营企业大体走向是:一大批企业家失去信念,带着财富远渡重洋;再也不敢宣称做大做强,而尽量下沉、低调、专一,进入专业的产业领域;进入资源领域,寻求快速变现;大量资本被挤到国有资本难以形成优势的高科技、互联网、电子信息、餐饮业等领域或者进入虚拟市场,投资于不动产、期货市场、股票市场、收藏市场和民间金融。资本失去了信仰,失去了积极的价值观。得不到更多参与机会的民间资本,只有被逼到最后的角落。那就是“地下钱庄”、高利贷盛行。在全中国以爆炸般的速度像风一样诞生的典当行、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等低端金融机构,几乎全部成了民间高利贷工具。尤其是2011年,在通胀持续上升、银根一次次收紧之时,游离于金融体系之外的民间资金、民间金融,更是近乎疯狂。3 人
  8. 一幢大楼如果要整幢卖出去不好卖,他们就分拆了卖。分拆时产权证若不好分割,他们便将其设定为信托凭证,以每一平方米为单位使不动产通过证券化成为可以快速交易、快速流通的金融产品。3 人
  9. 在一切都处在混沌初开的年代,领先的思维、悟性、胆量、撒谎,都是赚钱的工具,都是生产力。而那些学者、某个领域的专家、知识分子、谨小慎微的人,只能望其项背。包括万殿卿这样在当时已经非常优秀的国企领导人,也只能成为混乱的市场秩序的道具。完全在计划经济环境里生存的企业家,可以看见市场的热气腾腾、欣欣向荣,但他们只能是旁观者。3 人
  10. 我对这三个观点的态度是:企业大小与安全感的关系决不是呈正相关的,一定不是企业越大安全感越强,不管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只有健康的企业才是最有安全感的企业。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