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苦难

世界的苦难

布尔迪厄的社会调查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9.477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82.80¥4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是布尔迪厄晚年与其他22位合作者以细腻的情感和认真的观察及倾听,耗时三年访谈数百人所写就的田野调查著作。通过一个个以访谈形式出现的鲜活的生活史个案,展示了当代法国社会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种种困难与痛苦,并透过社会学的解释,揭示出痛苦背后深刻的社会和政治根源,以及人与社会的复杂关系。本书是布尔迪厄将学者责任与公民使命融为一体,集中探讨弱势群体艰难处境的最著名成果。在看似平淡的个人生活史的叙述中蕴含着震撼人心的苦难真相。

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1930-2002)

法国当代著名的社会学家,思想家和文化理论批评家。1954年他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1956年应征入伍,在阿尔及利亚服役两年。1964年回到巴黎,于1975年创办《社会科学研究行动》(Actes de la recher-che en sciences sociales)。1982年成为法兰西学院唯一的社会学教授,社会科学高等学院 (Ecole des hautes études en sciences sociales)学术总监。主要著作有《实践理论大纲》《艺术的规则》《帕斯卡式的沉思》《男性统治》《区隔》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应当通过简单的并列,展示不同的甚至冲突的世界观的交锋的后果,即产生于格格不入的观点之间的悲剧性,因为这些互不让步、互不妥协的观点都各有各的社会理由。2 人
  2. 只讲生存条件的深重苦难而排斥其他一切困苦,无异于对很大一部分反映社会秩序的困苦视而不见和不理解2 人
  3. 20世纪90年代初,15层的塔楼被拆除,如今只剩下几栋一字排开的住宅,居住着“拥有房产权”的符合资格的冶金工人的家庭,包括工人、包工队长和领班。以阿尔及利亚人为主,这些人大多来自国外。随着冶金工业的几次“结构重组”,这一带近半人口处于失业或提前退休的状态2 人
  4. 在精神世界和言语行为当中,在物理空间里客体化的重大的社会对立(即如“首都/外省”之分)被复制,形成一些构成看法和区分之准则的对立,也就是说,成为一些知觉和评价的范畴,即心智结构(巴黎之于外省,高雅之于土气,等等)2 人
  5. 时间测量2 人
  6. 如果没有居住所需的不言自明的能力,例如至少具备某种社会习性(habitus),那么据有者可能物理地占有居所,但并非在真正意义上居住2 人
  7. 的确,某些空间,特别是那些最封闭、最“精选”的空间,不仅要求经济资产和文化资产,也要求社会资产。由于人与物的经常汇聚造成的俱乐部效应(例如在一些时尚街区和豪宅里),它们既提供社会资产,也提供象征性资产。这些人与物的共同点是与平头百姓不同,而且凡是没有全部必备特点或至少显示出某个不受欢迎的特点的人与物均遭排斥,要么合法地排斥[通过某种定员限制(numerus clauses)],要么事实上排斥(外来者必然感到身为外人而享受不到内部成员的好处)。2 人
  8. 争夺空间的形式也可能更趋于群体化2 人
  9. 居民不断迁徙,建筑物和生活环境加速衰落,失业率和暴力犯罪率迅猛上升。一切病态的行为(酗酒、吸毒、自杀、心脏和精神病症等等)和症状也都反映了这种演变,这些行为和症状均与赤贫和集体与个人的失落感紧密相关2 人
  10. 城市的开支越来越大2 人
  11. 无论左翼还是右翼,如果由于技术官僚的短视和短期财政效益的诱惑,法国的精英领导层非要像他们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所做的那样,坚持削减公共部门和支持新自由主义政策,将社会关系逐步“商业化”,我们就无法排除出现最糟糕的局面:遥远而可怕的反乌托邦或许有朝一日成为现实。2 人
  12. 日子比他过得悲惨的大有人在(贫民窟的居民常说“有人混得还不如我呢”,好像是自我安慰,此话表露的双重对比意味深长地反映出社会最底层形成的微妙等级)2 人
  13. 谈到居民区的男人,他时而用“我们”,时而用“他们”,似乎无法肯定后者是不是自己人,抑或打算留下一个印象即拳击运动能够让他摆脱(或者将让他摆脱)这个可怕的世界,尽管他在其他方面完全接受这个世2 人
  14. 他模糊地感觉到,无论是重启体育生涯,还是奇迹般重拾学业,都是不现实的愿望,因为二者不仅不可能,而且彼此冲突。在朝不保夕的社会条件下,生活沦为过一天算一天的求生办法,不尽可能利用手中可怜的一点资源就活不下去。这就是说,三条路都走不通。变化无常的现实吞噬了未来。2 人
  15. 这好像是一个大阴谋,我的天。我们这些老百姓——我是说,我们黑人——那个时候要兴旺起来,要进步,挡也挡不住,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可是,毒品他妈的这个玩意儿一来,我的天,哗啦一下就把我们拉回50年前去了2 人
  16. 你能一辈子倒卖毒品吗?过日子总得有个目标。我认识一个家伙,手里倒腾的钱上百万。从1983年到现在,这家伙一直倒卖毒品,运气不赖。手里有过上百万美元,可如今连几千块也挣不到。[强调]从前可是上百万打他手里过啊,这个家伙!2 人
  17. 要回去念书了。2 人
  18. 四个月以后,拉蒙出人意料地出狱了,仍然是因为监狱超员。他在妻儿目前居住的享受补贴的新公寓里安顿下来,很快就在一家企业里找到了一份至少是合法的正式的全职工作。这是一家受行业工会控制的拆迁公司,按照街头的标准,薪酬很不错,也就是说,一个小时10美元。一年前的采访中提到的梦想,拉蒙开始实现了:“我愿意出门挣钱,回家歇息,跟家人待在一起。”2 人
  19. 我牺牲过我自己,我在华尔街当过跑腿的,每个礼拜挣145块钱。这可不够花,只够养家糊口和给我儿子买一双球鞋。给我自己一分钱也剩不下,没给我和我老婆剩下一分钱。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去卖毒品,因为我想给儿子买点东西。他才两岁,他喜欢玩具,可是他没有,因为他跟我老婆住在收容所里。所以,你明白了吧?我得挣钱,我想买一辆新汽车,因为我需要车呀,我也想隔段时间能买一件首饰。这个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凑合活着,我想过日子。我要谋生。2 人
  20. 我看见那些不要脸的男孩子,身上戴满首饰,还有汽车,什么都有。我呢,一个贱货,一分钱也没有,只能偷偷看着那些人,我恨不得杀了他们,把东西拿过来!2 人
  21. 我学会了怎么躲避危险,因为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有人就我在眼前死掉[再喝一口],脑袋被打爆,迎面中枪,一下子倒在地上2 人
  22. 不过,巨量的信息和纷杂的分析导致混乱,为残缺的、不切实际的解释大开绿灯,任何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希望听到的解释。谁都能够从下述任何一个问题里找到“郊区之苦”的原因:糟糕的城市规划、经济危机、宽松的或过于严厉的维持秩序的力量、无限制的移民、家庭解体、毒品泛滥,乃至这一切加在一起。对于这些问题,社会学的主要任务——而且任务并不轻松——是区分什么是相关的而什么是不那么相关的,什么是重要的而什么是第二位的或者衍生的。社会学尤其应该通过一个缜密的体系,区分和整合一系列起不同作用的因素2 人
  23. 这小子什么都不懂,竟然当上了国家警察的高级干部!他现在担任部门警长,可是连什么叫吃过苦都不知道,连什么是底层生活都不知道。2 人

喜欢「世界的苦难」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