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

女儿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217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0.00¥29.2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11-16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魔术时刻戏剧性滚落的泪珠,精密练习过上千次的侧脸低头微笑——给下一轮太平盛世的,女儿。

什么事情都在那么早的时候,就被预知了,剩下的只是绣补拼缀那朽烂斑斓的花片,这真是最深的悲哀。

亦真亦幻的岛屿纪事,影影绰绰的剪影侧写。量子力学里充满诗意,经验匮乏者掷下骰子,展现的却是现代人贫乏却多余、悲欢难以言喻的自我孤独宇宙。在本书里,那些“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原本可以……”,一个更好的世界、更好的自己,最后总是为大大小小测不准的伤害掠夺去了人生。

女儿,作为爱、文明、救赎的原型,在漫长疲惫的未来里,她们将如何弥散、传播、叠加、干涉,自行演化;直到被观察到的那一瞬间,方塌缩成真?

我们当然是在一个分崩离析,全面启动的伪经验世界。我想《女儿》已不是《雷峰塔》里的女儿了。——骆以军

骆以军:台湾当代小说家,1967年生于台北。作品包括小说、诗、散文及文学评论,曾获多项华语文学奖。长篇小说《西夏旅馆》2010年荣获第三届“红楼梦奖”(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首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于是,当我们在不经意间终于将一切都失去的时候,难免回头莫名痛惜地趴在那一片灰渣瓦砾上,捧起那些原本你视若垢物弃物的结晶粉屑,重新鉴视,细细翻拣,你觉得一定是有重要意义的某一碎片被你错过了。按说不可能那么味同嚼蜡、什么都没发生地就到了这个天人五衰的境界。3 人
  2. 我踌躇再三,拨了女儿的手机,想或利用这好像有超越人类力量的大自然灾难临袭的“惘惘的威胁”,听听她的声音,或也可以冲淡一下每每我们父女在电话中无话可说的,像电视断讯屏幕却仍曝白光点乱跳窜闪的沙沙沙恐怖声响2 人
  3. 如果可以,我当然愿意这一段(描述杰森·伯恩的)文字作为我将要展开的叙述的全景摘要:一枚不规则拼图小硬纸块逆推出一幅一千片的蒙娜丽莎微笑、一坨揉掉的废纸团繁殖出整部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一个密码、一个视焦重叠混乱的旅馆房间似曾相识的曝光影像……如果所有发生在眼前的事,只为了作为拼组一个巨大的谜团之材料……2 人
  4. 年轻时的我并不理解,在我置身且将在其中启蒙、理解生命秩序(至少是一个取样的丛结聚落)的这座城市,“阶级”可能斩断、黯淡、否定一个风华绝伦女孩的美丽。2 人
  5. 他低声对她说:“你几点下班?”这个灵魂的河道因为造物的不公(或粗心)而“干旱之望云霓”,始终枯土龟裂,没有承受有一滴爱之涓流的丑女孩,惊异地抬头看着他。像是在观察这男人是否在恶戏(她连这方面可供调度的经验都没有),他以为要再问一次,但她立刻说:“七点。”“好,那我七点在楼下等你,不要让你同事们知道。”2 人
  6. 他想试着理清一下我想说的这个故事,或是这个故事“该如何被说出”。其实我们只是空洞地活着。其实我们已经死了,只是我们不知道,以为我们还活着。一个在旷野走着的原始人,他经历过、目睹过,狼群的攻击,黑夜漫天繁星,或雷电如蛇之光舞,或日食,或万只大象的骨骸冢……他会颤抖又镇定地,以一个个人收纳这些记忆,或是浮现“人类”这个空泛的概念?但我们每天都在经历、观看,那流过我们灵魂的无数故事。遗忘。确实是最可怕的事。“你会记得这一切吗?”“永矢弗谖。”2 人
  7. 这个故事要讲的也不是“演化”(当然更不是“网络”),而是,在我们之前,之前之前的之前,被记下的,不,遗忘了,灭绝了,漫长的漂流和“因缘”(噢我真怕这个词)凑聚,无法被翻译、投影、3D剧场模拟其现场的,“不是最初的,但飘浮整片,只好将就拿来当作最纯洁粒子的材料”,譬如宇宙超新星最初的挤爆和喷炸,如何让氢变成氦,或变成碳,变成铅,变成氧,变成硅、铁,乃至,乃至,变成铜、汞(水银),或银、金……的故事。你如何被用你不知道其缘始(没有人记得)的粒子,制造成这样的一个你?所以这是一个《周期表》的故事(譬如普里莫·莱维)?或是一个《时间繁史》版的《学习年代》(两者作者都是董启章)?或是一个“命运交织的美少女梦工厂”(如果卡尔维诺还活着)?这是试图把整架《红楼梦》像星球、星系、弥漫气体以及暗物质,在巨大重力下,塌缩成一粒米谷大小(黑洞?)的经咒(唵!!!!)或一颗铅字的妄幻工程(譬如韦勒·贝克)?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2 人
  8. 第二次。再一次又一次。遗弃就像深夜大海偶尔弹起映射一抹磷光的飞鱼,那碎焰便被吸收到我们纯然的黑里。2 人
  9. 那些知道自己将死之犬,完全失去人类将它们勾描进感官之美,由活着而流动的那些病态审美的金黄、米白、“可爱”的身躯、鬃毛和脸。你只看见吠叫时裂张的森森白齿,疯狂与绝望。为什么要杀掉我们!为什么要杀掉我们!为什么要杀掉我们!身躯撞击那些铁栅笼的声响。只因为被遗弃,它们连中途之境都无法存在,已经是一群死掉的,掏空掉活着的美丽神性之类的情感。变成如此悲惨的模样。空气中刺鼻的消毒水味。他想:也许P君所说,小龙那每个夜晚如山训特种部队,垂绳而下的阴冥之境,回来后脸如银箔纸,冰冷发抖就是看见类似这样的景观吧?2 人
  10. 他突然想起来了,那一组预测命运的小纸卡(那个丽人铺开整张咖啡桌上的),那些既像儿童画,却又隐约可联想到莫内、德加、梵高、夏加尔、戈雅、雷诺阿……这些画家某几幅经典之画面的图案,但又带着一种像脑麻痹症在拿笔作画的,某种近乎物理法则的缺陷,不是恶戏,却是无法精准的粗糙和模糊。只用了那些大画家创造光影幻觉所动用油彩颜料百分之一的颜色,乱抹几笔形成一团粗胚。那些糊掉的面粉工坊、阅兵的广场、远方的旷野、港边停泊的小舟,带着阴影的自画像、一只握着铜门把锁的粗糙的手……这些全出自同一个人笔下的画作啊。原来那些让想占卜预测命运的人,拿到牌,内心皆说不出的阴郁、模糊的恐惧的歪歪斜斜的画,全是这间时间塌缩之屋的孤独主人,他将把宙斯交付给他的这个孤寂老男孩的创作。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