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头

尽头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9130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极限的思索,让人晓得自己其实可以更好。

尽头,常在远方,有时候却是现实。

探究尽头,为的是眺望远方与抵达远方的喜悦,是试图超越此时此地此身的努力。

以尽头为坐标,反观现实,则可发现我们身处何时何地,我们遗忘了什么,错失了什么。

作家唐诺,将萦绕多年的念头付诸笔端,以独有的诗性而思辨的语言,铸成四十五万字的鸿篇巨制。关于远方,关于写作,更关乎我们身处的现实。

极限的思索让我们箭一样射向远方,但注视它实际上的力竭停止之处,转而追究它“本来可以发生却为什么没发生”、“已堪堪发生却退回去复归不会发生”,则让我们老老实实落回此时此地来,这比较迫切,也有更多不舒服的真相,尤其是人自身的真相。

事物在此一实然世界的确实停止之处,我称之为尽头。在这里,一次一次的,最终,总的来说,揭示的是人的种种真实处境。——唐诺

唐诺:本名谢材俊,一九五八年生,台湾宜兰人,台大历史系毕业。

不是专业球评,早期却以NBA篮球文章广为人知。

不是专业推理小说评论者,著有“唐诺风”的推理小说导读。

不是专业文字学者,著有《文字的故事》一书,同年囊括台湾三大好书奖。

唯一“专业”的头衔是作家兼资深读者,著有《世间的名字》、《在咖啡馆遇见14个作家》、《阅读的故事》、《读者时代》、《文字的故事》、《唐诺推理小说导读选》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悲剧作品的魅力,是让我们感到书中英雄有逃脱其命运的可能,但却未能如愿,原因在于他们的脆弱、他们的骄傲或是他们的盲目。9 人
  2. 一般而言,我们比较容易看到的是人的外在态度变化,因此我们倾向于把它描述成一道从激烈到缓和、从不满到怡然、从有事到没事、宛如多普勒效应般愈远去愈低频喑哑的轨迹,不容易察觉其中的质变。事实上,质变的进行往往是深刻的而且激进的,人察觉出自己(被迫)变成不同的人,丢下自己最不愿丢下的东西,把某一个珍贵的希望判定为不可能,乃至于对思索守护一生的价值信念有了不一样的甚至是完全背反的现实体认,这怎么可能都很平静很松弛呢?9 人
  3. 同情不进则退,同情再往前走会成为愤怒,再更往前就不容易回头了。8 人
  4. 这和李白“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不大一样,李白的忧烦只是因为行路难,因为现实世界不给他机会,写诗(以及喝酒)反而是他暂时的歇脚避难之处,用以调节血脉消解愁闷,他不逼问诗和世界的关系,也不追问诗的负载选择和能耐、诗的极限——兰波的核心问题是诗,李白的问题很明显在诗之外。8 人
  5. 极限的思索,让人晓得自己其实可以更好。7 人
  6. 某本书里存在着一个这么难以解释的角色,原因在于这最可能是照着真人写的,某些事只在我们人生现实里才发生。7 人
  7. 比方为一百万英镑杀人就只是合理而已,但为一百英镑就杀人,这会是更辛酸的杀人,或更愚昧的杀人,或更突如其来如附魔的杀人,如果它成立的话,它极可能更富意义,把我们引领到人心更深、更远、更幽微处,看到某个正常生活眼力不可及的东西。7 人
  8. 基本上,我们每朝死亡多走近一分,我们生命图像上的某些东西也同时剥落一分,每少一年,我们便清仓一般把装不下的那些较无用较不可能东西扔掉,以至于当我们以为死亡随时会到来(我们只能猜测,当然也会猜错),往往人会奇特地悠闲起来,因为和未来有关的部分全扔走了,生命图像只剩辽阔的逝去时光,剩那些早已完成、不再随时间变动的东西,这最多是童年回忆,纯纯粹粹的回忆,所以才称之为幸福时光。7 人
  9. 夸大点来说,人不是活不下去,而是不能死。7 人
  10. 我认为,每一个人一旦成年之后,就应该拥有一颗毒药,并且要举行隆重的赠与毒药典礼。这并不是为了引诱人们自杀,相反的,是要让他们生活得比较平静,比较安全,让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一种把握,即他们是自己生命和死亡的主人。”6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