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70后的“朝花夕拾”

阅读8661 阅读

第一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非虚构组

查看征文大赛评选详情
专家评分6.49读者评分6.96
70年代人对童年的回忆,读来颇有历史感,因为这一代人正好处在中国转型的关口。但若作者能更好地组织语言和文章结构,削弱口语化、碎片化的记录,此文将会更好地突出非虚构作品的文学特质。── 林二
文字清澈如流水,而且流水中还倒映着月光。关于这些童年的生活,不应当像童年的玩具那样,要么早已丢弃了,要么就算留下来也不知道在床底下的哪个箱子里永远尘封着了;反而应当时时忆起,加以讲述,这些在进入人生的漫漫长夜之前,再也不多见的光亮。── 晓行夜宿

作品简介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决选作品

所属组别:非虚构组·我的历史

出生于1970年代的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一部颇为诙谐的个人视角的历史。作品不关注诸如“红宝书”“毛主席像章”之类的大众传媒脸谱化历史的常见元素,作品只说非常个人化的,别人根本凭空想象不出来的北京儿童的生活:作者幼儿园时代赶上了文革最后的回光返照、唐山大地震,和三大伟人(周恩来、朱德、毛泽东)逝世;一上小学,还是华国锋主席“你办事我放心”的时代,然后很快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再后来的记忆,就是改革开放早期了。作品是一部80后、90后的“史前史”。这个私人版本,来自作者的童年记忆,尤为鲜活,没有被宣传机器和商业力量所篡改。P.S.:作品封面小男孩系作者幼年时。

作者自述:

不管我的记忆在历史这头怪兽面前多么微不足道,我也要认真对待我自己的记忆里面的每一个细节,因为它们才是宣传机器和商业机器之外的,我的私有财产。我笃信苏格拉底所言:“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这话,被梭罗在《瓦尔登湖》里说得更好:“我希望谨慎地生活,只面对生活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所以我要面对我的记忆,哪怕是童年的模糊记忆,所提供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

王熊daddy,学术和文学二重身 but one piece 的治愈系“文普”作家,长相比实际年龄小,70后,微胖,但音色雄浑优美,以教书为乐。北大中文系学士,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语言与文化系硕士、博士。中山大学“百人计划”人才引进,副教授,中文系文艺学教研室主任,现在刚调到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受“科普”这个词的启发,我觉得“文普”——人文普及的工作——同样有意义。“文普”虽与学院派学术保持一箭之遥,但不能没有学问,而且还需要做到通俗、有趣、文艺。这,难道不是实实在在的“为人民服务”?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这是一个母亲以教育为借口来发泄自己的焦虑,而焦虑传导在孩子身上,得到了不可控制的放大,从而让教育者也狼狈不堪、草草收场的全过程。7 人
  2. 梭罗在《瓦尔登湖》里说得更好:“我希望谨慎地生活,只面对生活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6 人
  3. 我们在家怕家长,在校怕老师,在外怕大孩子。4 人
  4. 语文课显著的一课是“水有源,树有根,毛主席的恩情比海深”,紧接着的是“你办事,我放心,华主席是我们的带路人”。4 人
  5. 总之,路队制度如同八旗制度,是一个精良、实用的组织管理模式,集交通安全、课后监管、家长沟通于一体,实现了从校门到院门的全程监督管理,且完全无需老师亲自出现,一切都自行运转了。4 人
  6. 但老师都是“伟大的国际主义者”,只是管制中国孩子,以免制造“事端”。4 人
  7. 有时刚被礼宾司的车送回来,香喷喷漂漂亮的,还没进教室,就遭老师怒喝:到门口站着去!3 人
  8. 在无比凌乱的等待礼宾司的过程中,我记得校长和大队辅导员带着我俩在我们府学小学里乱转,看到谁的衣服漂亮,就让他或她脱下来给我和刘Ping穿,让他们穿我和刘Ping的less漂亮的衣服。2 人
  9. 农转非的装饰2 人
  10. 在首都机场迎接赞比亚总统卡翁达那回,我和刘Ping第一次喝到一种妙不可言的好东西——可口可乐。那是在贵宾休息室,空姐来回地给大家倒这种稀罕的饮料,不要钱白喝。于是10岁的我和刘Ping,敞开了,喝了无数,也去了无数次厕所。等总统专机到了以后,我们是憋着尿完成任务的。2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