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耳旅行札记

尧耳旅行札记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免费试读580 阅读

作品简介

本书是作者近年行走过程的思想记录。其中:《山中寄君》是作者在峨嵋山中,独自攀行时的心路历程,通过写给好友的书信呈现出思想和灵魂的成长升华;《丽江四日》是与女友在丽江度过春节时,看似浅漫的细节叙述,却表达出恋情的变迁、关系起伏,关于成长、爱情的记录;《西北偏北》则是作者行走在敦煌、兰州等西北戈壁,遇见各种陌生人的历程,与同伴在西安、敦煌、兰州等地的见闻及思索,表达了一个南方少年经历北方风沙历练的过程。

《山中寄君》

L君,看到我为你写下的文字,你一定会觉得讶异。会觉得我独自来到山中便是为了这个颇稚气的游戏。但其实,我并不是早有谋划。只是在刚才,在我看着窗外的山峦叠嶂的时候,我便突然地想起你来。

现在,我正坐在峨眉山的寺庙里为你写下这些文字,我从清晨开始攀爬,直到傍晚时分才抵达这座山峰。看到庙门上“仙峰寺”三个大字,我便决定在这里住下,等到明天清晨再往山顶攀登。此时,山中的云雾如同倾倒的啤酒泡沫一般,缓缓地漫过山崖裸露的岩石,漫过崖边生长的几棵松树和一小片树林,以及通往山顶被傍晚露水浸湿的青石板路。但当云雾飘到身边时便迅速变淡并消散。因此,我还能隐约的看到路上的行人和路边几棵随风摆动的小草。我并不是通过某位路人联想到你的。仅仅是当我坐在窗前,决定写点什么的时候,我被这虚无缥缈的山雾吸引住了。起初,山雾薄而透明,透过它们我几乎看到了远处的雪山,上面的洁白无瑕中,隐约露出了几块乌黑的山石。但不一会儿,浓雾便弥漫上来,转眼间,我便只能看到身外不足十米的范围了。甚至那几棵小草的摆动我也无法感知。但我相信过不多时,微风会吹散眼前的浓雾,我便又能看到小草、青石路、山崖以及遥远的雪山,它们又会清晰得如同你的脸庞。

《丽江四日》

在丽江的最后一个下午,我们无所事事的乱逛,除了阳光,我们对这里已经彻底丧失了兴趣,满街的叫卖如同家禽圈场,满眼的石板老街雕楼商品都变得索然,幸好旅途恰如其分的结束了。

回来的第二日,坐上成都熟悉的晃晃悠悠懒散的公车,看到窗外阴天下的土地,田埂,荒枯的蔬菜,一派萧索景象,湿冷的气流贯入体内,寒彻心扉,此刻,才真正的怀念起丽江的太阳来。

《西北偏北》

就着一罐啤酒,他把这一路的风尘全部喝下了肚子:西安的历史残片、鸣沙山的漫漫黄沙、玉门关的凛冽寒风、莫高窟的华丽壁画,还有旅伴的随缘聚散,兰州的滚滚洪流。广阔的大西北已经在他的身体内生长。总会让他未来的步伐有了一些变化。短暂的旅途结束,他还是要回到常态,面对命运赋予的庸常生活,热爱它并且坚持自己的路;短暂的陪伴结束,他还是要回到家庭,面对相濡以沫多年的朴实老妻,热爱她并且保持新鲜感觉,这也许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

睡梦中,他成长得和张承志、和所有西北男人一样粗犷,广阔。他去到了《心灵史》的西海固,像个逃犯那样放逐自己。他决定勇敢的生活下去,无论是北方粗粝的砂石,还是南方温柔的夜色,都值得他坦荡、真挚的体味。再见,大西北。他轻声说了一句,然后登上了回程的飞机。

尧耳,小说、影评作者,1983年出生于四川小镇,热爱写作,发表多篇文章,现就职于国企。

作品目录

载入中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