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回忆录

安娜·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回忆录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915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5.00¥20.0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07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是俄国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妻子安娜·陀思妥耶夫斯卡娅的回忆录。安娜陪伴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十四年,这本回忆录用智慧朴素的语调叙述了这十四年的大致经历。

她的回忆录在数量众多、相互矛盾的回忆文献中占有相当独特的地位。这些回忆建立在仔细筛选、核实素材的基础上,是最为可靠的,它们鲜活地讲述了最富创作成果时期(1866至1881年)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当时他创作了那些伟大的悲剧小说——从《罪与罚》到《卡拉马佐夫兄弟》。

陀思妥耶夫斯基把自己最后的扛鼎之作《卡拉马佐夫兄弟》,自己的忏悔,献给了她。

安娜•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46—1918) 娘家姓斯尼特金娜。1864年毕业于玛利亚女子中学,同年进入一家师范学校就读,次年因父亲病重辍学。1866年进入速记专修班学习,同年在老师奥利欣的举荐下协助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二十六天内完成《赌徒》的创作。1867年2月成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第二任夫人。她在陀氏后期的生活与创作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事实上是他的速记员、秘书、出版事务经纪人,经济与日常生活中的“守护神”。1881年陀思妥耶夫斯基去世后,她将全部精力贡献给了丈夫作品、资料、档案的整理、保管事业。1918年6月9日病逝于雅尔塔。著有《日记》(1923)、《回忆录》(1925)。

倪亮 原名倪延英,浙江余姚人,1947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哲学系。民盟盟员,翻译家,新文艺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资深编辑。译有《无产者安娜》、《在森林地带》、《柯罗连科》、《格利戈罗维奇中短篇集》(合译)、《相濡以沫十四年》、《淡淡的幽默:回忆契诃夫》(合译)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记得,当我丈夫讲到阿辽沙在伊柳舍奇卡下葬以后带着孩子们回家的情景时,我是那么感动,以致一只手在记录,另一只手则在擦眼泪。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看到我很激动,就走到我跟前,一句话也不说,吻了吻我的头。3 人
  2.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具有令人心醉神往的本领,后来我经常注意到人们,甚至对他抱有成见的人们,怎样被他的魅力所制服。2 人
  3. 我丈夫对我的日记很感兴趣,他好几次对我说:“我情愿付出昂贵的代价,安涅奇卡,只要我能知道你用你的那些符号写了些什么;说不定满纸都是责骂我的话吧!”2 人
  4. 最使我难受的是不能赎回我丈夫送我的结婚礼物:我所珍爱的胸针以及缀着钻石和红宝石的耳环,它们已经不知去向,再也不能回到我的手中了。2 人
  5. 长篇小说《群魔》这个书名使得一些前来购书的人在发书的姑娘面前用各种不同的名字称呼它:有的人称它《妖魔》;有的人说,“我是来买《鬼怪》的”;还有人说,“给我拿十本《恶魔》”。年老的保姆经常听到长篇小说的这些名称,甚至向我抱怨,硬说自从那时候起,我们家就闹鬼,弄得她照看的孩子(我的儿子)白天变得不安静,晚上也睡不好觉。2 人
  6. 他说,我给了他幸福,如果他有什么地方使我伤心的话,请求我原谅。我半死不活地站着,无力说出一句话来回答他。2 人
  7. 我在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的灵柩后面走着,心里发誓要为孩子们活着,立志竭尽全力,把余生用以为我难忘的丈夫增光,用以传播他那崇高的思想。如今,当我面临垂暮之年,扪心自问,可以说,我已竭尽全力,履行了我在为我永志不忘的丈夫送殡的沉痛时刻所许下的誓愿。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