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报喜

残酷报喜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免费试读360 阅读

作品简介

男人终究是教女人失望的

《红眼眶》遭遇前男友抛弃的林春耕在许多年以后,再次相遇曾经将她伤害的男人,并且再一次信任了他,最终导致给自己铺下了一条不归的路。

《戚眼眉》 因为不相信爱情的常青在与丈夫结婚后,一日下班归来撞见了卧室里的丈夫和好闺密,伤心之下,毅然离婚收场。后遇到新的追求者,并对常青提出结婚想法,却遭到了常青的拒绝。

写作风格上和我以往的风格,没有太大的差异,只是在小处把以前喜欢抖酸词的毛病,稍稍收敛了一点。

作者自述

《红眼眶》当天色黑尽之前,那颊上热泪必然也是要干涸的。窗外街灯明亮,如一盏黄色月亮投射在女人白皙面孔上。春耕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和她一起订婚了的男人突然得不告而别了。连一句半句的话,也没有给她留下。

一年过后,春耕收到一张来自于国外明信片,翻过卡片背面,只得寥寥数字:我结婚了,祝你也能够幸福。

春耕看了一眼手上明信片,嘴角扬起一抹骇笑。

彼时,她正寄住在好友叶熙家中,叶熙自春耕手中抄过名信片一看,说:“真是人死王八活,亏他也讲得出口!”

确实,有些男人就是天生混蛋,干尽了一切偷鸡盗狗的事情,反而活得比一般人都要自在,而且还不愁没有女伴。他丢下她这个国内的新娘不管,倒是跑去国外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了。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乞求得来爱情,也不过是让自己成为一个可怜又可悲的笑话罢了。

春耕站在洗手台前掬起一把水清洗面孔,抬头向镜中打量着自己,皮囊尚未残旧,稍以脂粉修饰下,仍是可以出门见人。只是胸内藏着半颗残心,鲜血淋淋,不足以欺骗自己。

等她来到客厅时,叶熙递给春耕一罐啤酒,与她一起喝了起来。早在春耕与林秋白相恋之际,叶熙对这个男人就已经是百般不顺眼了,一面指出对方是个浮夸浪子。春耕只是充耳不闻。酒喝到一半,叶熙忽然叹道:“春耕,我即将大婚,祝福我吧!”

《戚眼眉》你眼底见到月亮可是浅蓝色的,泛着一抹刀刃般的寒光。在常青看来十年前的月亮和十年后,并没有太大差别。从她眼里看出来的月亮,其实都是一个模样。常青上大学那一年,母亲自杀在卧室里。常青心里明白,母亲是多年抑郁加上生活磨难,促使她放弃了生的权利。当年父亲在经营一间灯具公司的时候,家里还算是和睦相处。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情,父亲的合伙人跑路,生意失败,债主临门,房子被抵押了。

母亲从一名家庭主妇变成了人们眼里钟点工,成天不上班的男人开始多了一项酗酒和对老婆孩子进行拳打脚踢的消遣。

男人到底是教女人伤心和失望的。

可女人往往又离不开男人,就在常青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婚姻的时候,偏是让她遇上了楼小云。男人生得英俊是台上唱小生的,后面退到了幕后在戏曲学校里,开始教学生们练功唱曲子。他是天生的戏子,有着两道好看浓墨般眉毛和一双足够拿来欺骗任何女人的含情眼眸。

常青第一次见到楼小云就是在练功房里,原是一出‘惊梦’扰了那一抹薄阳细细的午后,阳光在射进室内,明了又暗,如空气中细细尘埃覆在整间练功房内,给予人一种沉入梦乡的恍惚。常青受人所托将一张昆曲CD物归原主,却不知道这是一出分手戏码。

常青好友白梦最终决定与另外一个富家子弟结婚,并且放弃了眼前这一位英俊小生。爱情到底是不能当饭吃,也不能给她想要的爱玛仕包或者一管香奈儿的口红。她亦不觉得自己在辜负了对方,不过是选择一种对自己更好的物质生活罢了。

作品目录

载入中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