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通俗文化和社会

文学、通俗文化和社会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5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特惠满减专区满500减250、满200减100、满100减50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随着报纸、书商的崛起和阅读大众的出现,文学日益分化为艺术和商品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这在英、法、德等西方国家引发了关于艺术与通俗文化问题的争论。在本书中,作者不但系统梳理了历史上通俗文化论战中交替出现的重要观点,而且对其中一些里程碑式的重要命题进行了深入分析,提炼出了争论中具有重大意义的要素,并由此发展出了一种对艺术性和非艺术性文学的社会角色进行马克思主义解读的分析方法。本书对于深入理解和把握大众传播条件下出现的文学转型和通俗文化现象,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洛文塔尔探讨大众文化的顶点是1961年出版的选集《文学、通俗文化和社会》。” ——马丁•杰伊(Martin Jay)

“洛文塔尔的作品很容易与卢卡奇(Lukács)、克拉考尔(Kracauer)和阿多诺(Adorno)对艺术的社会学研究相比较,恰好是这些细节揭示了洛文塔尔的独特性,正是洛文塔尔解码了作为‘过去几个世纪社会化模式讣告’的资产阶级时代的文学证词。” ——尤尔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

“罗伯特•默顿(Robert Merton)称赞洛文塔尔的研究(指本书第四章)是欧洲理论姿态和美国经验主义研究相结合的罕有的成功范例之一。” ——格特鲁德•罗宾逊(Gertrude J. Robinson)

利奥·洛文塔尔是享誉大西洋两岸的批判理论家、文学社会学家和传播理论家。作为社会研究所的核心成员之一,他在一生的学术研究中,始终把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应用于文学、文化和社会问题的分析研究,在文学理论、通俗文化理论和批判传播理论等方面都做出了一定贡献。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但是自传体的“我”无法给我们提供一幅社会的全景画;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架起一面反映现实的镜子,以此与广阔的社会相联系。虚构作品——当其在特殊之中最好地体现了一般之时——则融合了这两端的优点:它既呈现了个体行为和感受的重要主题,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富含社会学意义的细节。4 人
  2. 通俗艺术并不是现代特有的现象。但是直到现代社会,这两个领域开始接触之后,才引发了思想或道德上的争论。导致这一转变的过程是渐进的,但是几乎不用怀疑的是,这一过程是和中产阶级的出现而引发的广泛的社会变迁和技术革新紧密相连的。3 人
  3. 我发现人类的所有不幸都来源于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他们不能安静地待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3 人
  4. 克劳斯试图通过通俗文化批评来证实现代文化危机的观念。他聚焦于语言分析。在他的论文中,关于这一主题的一般表述是,我们正是在空心化的语言中看到自治个体以及传统意义上的个性,不论是其概念还是其存在,都在瓦解,甚至是消失。3 人
  5. 如果一个人阅读过一个民族的文学,即使之前对这个民族的历史一无所知,这个人也能辨别出这个民族曾经是怎样的;如果一个人了解一个民族的历史,即使之前对这个民族的文学一无所知,这个人也可以很有把握地假设,这一民族的历史构成了其文学的基本特征。2 人
  6. 流行商品主要能起到指示大众的社会—心理特征的作用。通过研究大众媒介的组织、内容和语言符号,我们了解到大多数人典型的行为模式、态度、普遍信仰、偏见和渴望。至少从18世纪文学分化成艺术和商品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以来,通俗文学产品就不再主张追求洞察力和真实性了。2 人
  7. 社会科学家通常都是绕道而行——至少在他们的专业工作中是这样。然而我深信,尤其是自从文艺复兴以来,创造性、艺术性的文学就为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来源。2 人
  8. 正是艺术家描绘出了比现实本身更真实的东西。2 人
  9. 2 人
  10. 许多当代理论和研究似乎都以为,直到社会学家把他的注意力转向这些问题时,他所处理的问题才开始存在。而对文学所描述的个体历史的研究则能够告诉我们,我们是如何到达这里的,进而也可以增强“于我们将往何处去”这一问题的评估能力。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