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微茫:充和宗和谈艺录

一曲微茫:充和宗和谈艺录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20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0.00¥28.54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2-22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张家十姐弟中,充和与大弟宗和最亲,不仅因为他们年龄只相差一岁,更由于二人对诗词、昆曲、书法等的共同爱好。清华的谷音社,青岛、上海、南京的曲会,抗战期间高校云集的滇黔地区……均留下过他们的高吟浅唱、曲声笛韵。

1949年,时局动荡中,充和随丈夫傅汉思移居美国,宗和则留在黔地任教,从此路远山遥,天各一方,不复相见。唯音书不绝,穿越重洋,互问短长。从1949年4月15日充和赴美后收到第一封信,到1976年12月8日宗和去世前发出最后一封信,近三十年时光辗转纸上。如算上此后充和与宗和女儿以䇇的通信,真正是历经半个世纪。内容由养花种草、衣食住行、曲人故旧谈到诗词书画、文学历史……抛去浮华与造作,字字情真意切,笔笔简单有味。

三百余封书信,三十多万字,今由宗和女儿以䇇与学者王道整理出来,几乎全为首次披露。小字蛮笺,既是张家如水斯文和姐弟情谊的见证,也是特殊年月里,个人命运为时代裹挟的缩影。

张充和(1913—2015),祖籍合肥,生于上海。“合肥四姊妹”之小妹。十岁时师从朱谟钦学古文及书法。十六岁从沈传芷、张传芳、李荣圻等学昆曲。1934年考入北大中文系。抗战爆发,转往重庆,研究古乐及曲谱,并从沈尹默习书法。胜利后,于北大讲授昆曲及书法。1948年结缡傅汉思(Hans H. Frankel)。1949年移居美国,在耶鲁大学教授书法二十多载,并于家中传薪昆曲,得继清芬(参阅百岁张充和作品系列《曲人鸿爪》《古色今香》《天涯晚笛》《小园即事》)。

张宗和(1914—1977),合肥张家大弟。1932年考入清华大学历史系,1936年毕业。早期与四姐张充和在一起拍曲,清华大学谷音社曲友。抗战期间曾在宣威乡村师范、昭通国立师范学院、云南大学、立煌古碑冲安徽学院等地任教。1946年任苏州乐益女中校长。1947年应朋友邀请到贵州大学任教。1953年院系调整时调入贵阳师范学院(现为贵州师范大学)任教,培养了一批历史和昆曲人才。著有日记、书信本《秋灯忆语》。遗有珍贵的昆曲史料。

作品目录

  1. 序言一献给我们亲爱的爸爸和四姑
  2. 序言二天真与大方——编注《一曲微茫》说明
  3. 1949年张宗和给张充和的信(中国—美国)
  4. 1950年张宗和给张充和的信(中国—美国)
  5. 1951年张宗和给张充和的信(中国—美国)
  6. 1952年张宗和给张充和的信(中国—美国)
  7. 1953年张宗和给张充和的信(中国—美国)
  8. 1954年张宗和给张充和的信(中国—美国)
  9. 1955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10. 1956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11. 1957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12. 1958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13. 1959年张充和给张宗和的信(美国—中国)
  14. 1960年张充和给张宗和的信(美国—中国)
  15. 1961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16. 1962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17. 1963年张充和给张宗和的信(美国—中国)
  18. 1964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19. 1965年张宗和给张充和的信(中国—美国)
  20. 1966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21. 1967年张充和给张宗和的信(美国—中国)
  22. 1971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23. 1972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24. 1973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25. 1974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26. 1975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27. 1976年张充和、张宗和往来的信(美国—中国)
  28. 1970年代张充和给张以等的信(美国等—中国)
  29. 1980年代张充和给张以等的信(美国—中国)
  30. 1990年代张充和给张以等的信(美国等—中国)
  31. 2000年张充和给张以等的信(美国—中国)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解放以来很少有诗词的感情,今天早上写好总结,到照壁山上走走,嘴里不自觉的哼出“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这种境界我想将来也不会消灭的,交通再方便,别离还是有的,生死也还是有的。爱情也还是有的。但是不知怎的,近来这种情调很少了,只偶然一现,马上也就消失了,这种感情文思不会懂,没有人谈。想到你虽在万里之外,可能理会得到。4 人
  2. 人生要有幽默,可不是拿事不当事做。更不是林语堂之类的幽默。在处理事时自己站在客观地位上,看人看自己,不搀和情感,换句话说,像看戏,看戏时是最为明显的。平常生活是不太显化,我常常好像灵魂出窍似的站在一旁看自己,看我的家庭,看一切。虽有天大的事,你亦可暂时冲淡一下。至于纠纷扰乱,让神智宁静时再解决。这是我的幽默解释。(1963.8.13)3 人
  3. 。我这三年在花溪清华中学兼西洋史,实在教不好,尤其讲到中古基督教封建制度等,在美国能不能找到一套西洋史的插图片,给学生看看也可以引起他们学习西洋史的兴趣来3 人
  4. 和文思也不大谈得来,自然有些话可以谈得较深,但有些心情她不能理解,比如谈历史谈诗词,她就不懂,谈一些较复杂的情感,她也不易体会。3 人
  5. 图片: 张充和、张宗和早年留影2 人
  6. 人生就是这么经过,经过,快乐与忧患是平衡的。2 人
  7. 他们因为共同的失落感,走到了一起。”2 人
  8. 一九七六年七月十四日,张充和给张宗和写了最后一封信,此前几天,她患上急性盲肠炎,盲肠已全烂了,开刀治疗,伤口尚在愈合中。但她仍关心大弟的病情,问候他:“你近来身体如何?心里放宽些,天下之大,比我们更苦的人多的是,像我在医院中,哪有不疼之理,一见到更多的病痛及重病之人,我便觉得我是幸运的,便也不觉疼了。你的睡眠不好,也许因为动得太少,要多走路,开始勉强些,屋前屋后,打起精神做事是要紧,却不可有甘心自退之心。不教书绝无关系,但得找点事做做。如家事园事一类,样样都是有用的,对身心也是有用的。2 人
  9. 国内各大学在一九五二—五三年进行大调整,清华变为工业大学,燕京并入北大,在今年暑假后就实行。新气象太多了,不说别的,单说北京没有蚊子苍蝇,上海小菜场卖臭咸鱼的摊子上没有苍蝇这就是奇迹,我们贵大的爱国卫生学习才结束就举行大扫除,贵阳市上一人一个苍蝇拍,苍蝇也快绝迹了。我们以前梦想时事,都逐步在实现了,成渝路通了火车,贵阳通外省的火车也快了,大建设,特别是水利工程真是惊人,你们若回来得晚一点我们也许已经从新民主主义进入了社会主义了,远远的超过了美国。(1952.8.10)2 人
  10. 你说想寄点东西给孩子们,邮政不收,我想不必了,孩子们现在都很好,我们生活也根本好转了,我们既没有所得税,生活必需品在一天天降低,我们现在学习总路线,我们看清了社会主义的前途是光明的,以前我还不相信我能看到社会主义,现在我却相信了。十年十五年以后我是一定活在世上,不但我自己,连七十二岁的夏妈也相信她可以见到社会主义。(1954.1.20)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