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夜

第九夜

7.44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苏瓷瓷的写作就一直在提醒着我们,我们置身的是怎样一个荒谬的情境,这是一个不提供答案的写作者,她只是在执拗地追问一些再简单不过的问题:爱是必要的吗?活着是否等同于受侮辱?既然深受折磨,这样的人生还值得过下去吗?但是,就是这些问题,它们才是要命的,才是直入人心的,它们已经被无数人追问了无数遍。命中注定,它们还要一再被人提起,只有优秀的写作者才能配得上这些问题,因为它们与瘟疫般发作的虚假唯美主义无关,与畅销书排行榜无关。而苏瓷瓷正是这样的优秀提问者,只有当越来越多的苏瓷瓷出现,写作才重新开始变得激动人心,因为往往只有这样的写作者,才能加深一个时代的写作难度。

李修文:

她是真的不知道:在《第九夜》的精神病院里,医生和病人,谁才是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九个夜晚,深重的绝望和残存的贪恋交替出现,为什么寻死的路就像求生的路那么难?还有《你到底想怎样》里的一对可怜人,那将强暴施加于人的一方,怎么也不会想到,庸常琐屑的生活早已给对方带去了比强暴更加严重的侮辱,当一根时刻准备着的神经开始被激活,他将面临多么大的难题,这难题大到足以使他再次满怀虚弱施予强暴,只为等来迫不及待的惩罚与摆脱——依我看,这绝不仅仅是几个人之间的致命疏离,苏瓷瓷其实是将一个时代的孤独和荒凉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张悦然:

苏瓷瓷的小说里,总有一股倔强偏执的力量。这股力量驱使每个故事发生,驱使一个庸常沉默的人,跳上高台,变成受人瞩目的表演者。世俗而天真,矜持而低卑,笨拙而狡黠。

在我所认识的所有二十多岁的女性小说作者中,苏瓷瓷的作品几乎是唯一一个与爱情无关的。爱被化成了那股倔强偏执的力量,施与世界,而不是个别的某个人。

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期待,那么就是,我希望苏瓷瓷本人,像她的小说一样,奔放起来。

盛可以:

我羡慕苏瓷瓷能灵魂敞开,像蒲公英自由飞翔,在随便什么花草树木上歇脚,嗅到各种芬芳与腐烂的气味……

苏瓷瓷 ,女 ,生于80年代。1998年医学院毕业,17岁起在精神病院工作5年。做过护士、宣传干事、酒店服务员、报社编辑。2003年开始诗歌写作。2005年开始小说创作。曾获得中国作协第五届文学新人奖——“春天文学奖”及《长江文艺》第一届“完美小说奖”。

2009年由重庆出版社出版中短篇小说集《第九夜》。

2010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随笔集《一个人的医院》。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量了下四周,我来到了一个操场的外面,那些声音顺着铁栅栏流淌出来。我下意识地慢慢走进操场,绿色的草坪上站着十来个和我年龄相仿的人,有男有女,他们都穿着运动服,肌肉发达,脸上呈现着运动员特有的健康的黑红色。我在一个台阶上坐了下来,在我进来的时候他们就停止了交谈,目光投向同一个地方,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在红色的跑道上站着一个穿白色背心短裤的男孩,他正在做高弹腿动作,他的身后是密2 人
  2. 她要正气凛然地告诉他,我是一个作家,妈妈的!走到门口唐凄凄不小心摔了一跤,书本像磐石般压在她的身上,唐凄凄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突然笑了,笑得满脸泪水。2 人
  3. 你要去向谁证明?证明什么?一个女人不结婚、不恋爱,每天晚上起床吸烟写作,早上蒙头大睡,偶尔出去还带着墨镜,一脸苍白和倦怠,这和做小姐的有什么不一样?2 人
  4. 衰老,是个可怕的字眼,它的后面排列着一堆危机,嫁不出去、病痛、孤独、贫困等等,唐凄凄想起三年前自己辞职时的意气风发,这些问题曾经在理想面前显得遥远渺小,两年前马蘅担忧地对她说,晓霞,你要写到什么时候为止?2 人
  5. 从此唐凄凄对写作失去了激情,但是她并没有停笔,她已退化到除了写作什么都不会的地步,理想终于沦为谋生的手段,食之无味弃之可惜。2 人
  6. 这个世界上处处存在真理,可是它们没有用,每个人的真理都是为自己而设的,谁都想留条退路宽慰自己。2 人
  7. 和初潮时期的耻辱感一样强烈,什么时候翻开看看都还是淌着血的伤口。2 人
  8. 多年前她就想这样做了,可是马蘅总是这副心平气和的样子,这是世界上蔑视对方最狠毒的方式。她永远不是马蘅的对手,2 人
  9. 你记着以后再别为男人的事失态,也别再为男人的事找我。我的意思就是,别把男人当回事儿!2 人
  10. 马蘅猛然睁开眼睛,瞳孔里一片雾气,充盈清澈,她淡淡地笑了一下,唐凄凄愣住了,这一刻马蘅之美是她从未见过的。她从身后灰暗的墙壁中剥离出来,宛若剪纸,轻薄纯白。在光线的裁剪下,她正在发育的身体,关节中的闭合与断裂之处衔接的如此完美,她已经进入了某种境界,体内散发出一种不可言说的香气。唐凄凄震撼之后慢慢缩了缩脚,她退出了她们之间的一道白色光线,心里忽生卑微。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