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考

我的高考

阅读24603 阅读

作品简介

2027年6月6日,下午4点,距高考还有十七个小时。林勇和叶曦这时还不会知道,面前乳白色药瓶中的 “苯苷特林”将如何改变他们的大脑、他们的命运、乃至整个人类的未来。两人心中的小小约定,竟需要以整个世界作为交换。

1999年的一次高考作文《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为中国科幻带来复苏的春风,载入一代科幻迷的记忆中,其中就有时值高三的应届生宝树。在大学中浸淫哲学研究十多年后,旅居欧洲的宝树回忆起那个夏天,写下了另一个“假如智力可以服用”的高考故事。

本文收入宝树个人选集《时间狂想故事集》并获得第七届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中篇小说银奖。(特约编辑:网络流)

宝树,科幻、奇幻小说作家,著有长篇代表作《三体X:观想之宙》、《时间之墟》,短篇集《古老的地球之歌》、《时间狂想故事集》,多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及华语科幻星云奖,并有数篇作品被译为英文发表。

作者自述

宝树,科幻、奇幻小说作家,著有长篇代表作《三体X:观想之宙》《时间之墟》,短篇集《古老的地球之歌》《时间狂想故事集》,多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及华语科幻星云奖,并有数篇作品被译为英文发表。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这一切都是病态的需求,背离了人的本性7 人
  2. 人类社会得以成立的基础性前提是人性中对暴力的恐惧。7 人
  3. 这种惋惜不过是一种为自己平庸低劣的生活增添些许安慰的心理净化,同情的背后,就是灾难没有落到自己头上的庆幸。6 人
  4. 恐惧源于无知。6 人
  5. 人根深蒂固的价值取向来源于某些童年形成的特定神经元突触连接及对其他连接的抑制,构成了心理学上的“印刻”效应,5 人
  6. 佶屈聱牙4 人
  7. 一切就这样呈现在我面前,并非侦探般抓住细微线索的或然推理,而是自然的展现出来,就好像看到一个孩子背着书包就知道他是个小学生一样自然。当然,这些也算不上什么高深的见解,但以往却从未如此清晰深刻地印入我脑海,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到,这个社会表面的形态下,还有着无数丰富的脉络、节点、关系、法则,它们潜在地支配着身在社会中的一切人。4 人
  8. 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到,这个社会表面的形态下,还有着无数丰富的脉络、节点、关系、法则,它们潜在地支配着身在社会中的一切人。4 人
  9. 问题艰巨之极,在某种意义上比歌德巴赫猜想更深奥,比三体问题更无解,涉及的变量太多,彼此又相互纠缠作用,变成一团解不开的乱麻。4 人
  10. 甚至我和叶馨之间也是如此,我冷酷地想,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叶馨为什么喜欢我这个只有篮球打得好的大个子,现在却恍然开悟。我们的性吸引力还是由几百万年以来狩猎采集时代的遗传所决定的。那个时代,一个年轻、健壮、善于打猎的小伙子,当然会受到女性的青睐,这是保护她和她的孩子,让他们平安成长的保障。这种规律一直支配着人类,直到当代社会,半大男生们还叛逆不驯,藐视和反抗成人世界的种种规范,并通过从打架斗殴到体育比赛的种种手段展现出自己的身体力量,而女生们对此则心醉不已。在部落时代,这些是年轻人取老首领而代之的必由之路,但今天早已毫无意义。至于我喜欢叶馨,更不用说,因为她年轻、漂亮,白皙、活力四射。根本上是一种性的吸引力,而这又是因为男性的遗传策略:永远喜欢处于生育佳龄的女子,以便给自己留下尽可能多的后代。我和叶馨自以为一尘不染的爱情,也不过是由这些肤浅可笑,且早已过时的因素决定的。正常情况下,我们在上大学之后一两年就会分手。真他妈索然无味。我嘴角泛出嘲讽的冷笑,甩开了叶馨的手,在晨光中走向考场。3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