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与他的时代

梁思成与他的时代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57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这是一个你所不熟悉的梁思成。他在1931到1948年间,回应激荡世界的现代建筑潮流,和同仁们通过建筑史的调研和写作,构筑起“中国建筑”体系,并积极思考该体系向中国现代建筑转换的可能。而在1949到1959年间,他深陷新中国政治运动的漩涡。为跟上形势,他频繁进行自我否定和改造,有时也将批判矛头指向同道。他的思想历程充满急剧的扭转、中断和切换,到最后彻底迷失。他构筑起的“中国建筑”体系也在任意化的政治潮流冲击下分崩离析。

本书以大量新史料追溯梁思成的心路历程,探讨中国现当代建筑发展与政权更迭和政治运动之间的复杂关系。那段历史远没有结束:政治任意化导致的建筑任意化,仍然主导着今天中国的空间图景。

朱涛,香港大学建筑系任助理教授,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历史与理论哲学博士候选人。他于1990年获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建筑学工学学士,2001年获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硕士,2007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历史与理论哲学硕士。在进行建筑实践的同时,他还通过写作广泛探讨当代中国建筑和城市问题。

2010年,由《南方都市报》及八家中国建筑媒体联合主办的“中国建筑传媒奖”评选活动,将首次设立的“建筑评论奖”授予朱涛,表彰他过去十年的写作,以及在建筑的专业解读、空间的社会关怀和历史性反思三方面取得的突出成就。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民族主义、结构理性主义、历史主义三条线索交织在一起,共同构筑起梁思成及其同仁的建筑史观念框架。3 人
  2. “民族的建筑”,即中国建筑的民族传统特点体现在院落式的平面部署和框架结构体系(“构架法”)上。3 人
  3. 梁这次说得更加大胆:“共产党不懂建筑(此处指建筑艺术技巧),对建筑的空间、比例、色彩全然不知。”但是,“我们并不要求党的领导同志懂这些,而是要求他们知道建筑上存在这样的技巧而信任建筑师”。3 人
  4. 但它长时间停留在较肤浅的生物学隐喻层面,直到1910—1920年代发展成一种史学方法论后,才促进了中国史学的更深刻变革。2 人
  5. 不要指望通过革命“根本解决”社会问题,“一点一滴的不断的改进是真实可靠的进化”。2 人
  6. 简言之,当时梁思成和林徽因对中国古建筑历史演化的知识大多来自书本。在这样的知识基础上,令人吃惊的是,梁思成和林徽因的两篇论文已经描绘出一个非常完整的关于中国古代建筑史的观念框架了。他们才刚刚开始上路,就已经很清楚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他们如何评判,甚至他们的结论是什么了。2 人
  7. 但是,具体到建筑史写作上,我认为林徽因的狭义操作,绝不是简单的行文疏漏,而是极其重大的观念构筑。她一定认为,在广义的“中国建筑”中,只有“中国传统官式木结构建筑”才最能与西方古希腊、罗马和哥特建筑取得相当的地位,而且它有着向中国现代建筑转化的潜能。这一观念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她和梁思成及其同仁接下来十几年的中国建筑史研究,我后文中再细谈。2 人
  8. 从林徽因的这段文字里,我们可以断定,一定是受到了温克尔曼的“起源——发展——变化——衰亡”循环周期理论的影响:2 人
  9. 他们不光是泛泛地为了“再造文明”,而去“整理国故”。而是更进一步,将他们关于“再造什么样的文明”的一些假定,反推回去,深刻地决定了他们“整理国故”的方法和策略。2 人
  10. 当结构与审美高度统一时就是优,当审美装饰性压倒结构性表达时就是劣。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