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症与人的成长

神经症与人的成长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57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9.99¥6.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6-2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在《神经症与人的成长》这本书中,卡伦·霍尼把神经症患者的人际关系倾向划分为“亲近人”“逃避人”“攻击人”三种形式,又称为“自谦型”“脱离型”“夸张型”。常人也会运用这三种模式,但是在神经症患者身上,这三种倾向都是强迫性的,不由分说的,一旦某一倾向占了优势,则是绝对而不能自由切换的。另外,不同于一切从童年经验里挖掘根源的弗洛伊德,霍尼通过大量的临床经验的总结指出,神经症系统乃是一个动态的机制,它自成一体,独立并且随时随地发展变化。例如它会被挫伤,然后不经由当事人的意识发现而能自动重生。恰如出卖灵魂给魔鬼的神话所述,神经症患者为获得“永恒”“无限”“伟大”“光荣”,与魔鬼签约,却付出了一生囚禁于内心牢狱的惨痛代价。

在解释人的内心根本冲突方面,霍尼把人的核心矛盾分为两个,一个是“自谦”与“夸张”的倾向间的矛盾,另一个更为根本的也更为隐蔽的,是“理想自我”与“真我”的冲突。在这里,不同于弗洛伊德的“超我”之克制“本我”,而是大大地向前迈了一步,认为“理想自我”残酷打压“真我”,而“真我”又殊死搏斗顽强求生才是一切的根源。《神经症与人的成长》堪称作者晚年的集大成作品。

卡伦·霍尼(Karen Horney,1885-1952),美国德裔女精神分析学家。

1912年获得柏林大学医学博士学位,而后求学于弗洛伊德的朋友亚伯拉罕(Karl Abraham)。1932年移民美国。卡伦·霍尼今日已被公认为是与阿德勒、荣格、兰克、弗洛姆等齐名的西方当代新精神分析学派的主要代表。她的重要著作有《精神分析新法》(1939)、《自我分析》(1942)、《我们内心的冲突》(1945)、《神经症与人的成长》(1950),以及她去世后整理出版的《女性心理学》(1967)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要是他平常不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则他可能将他所有的困难归咎于父母。这种伴随后者而来的报复心理,也许会公然地表现出来,或是被压抑下去。35 人
  2. 就是它们的强制性。理想也具有一种支配我们生活的“拘束力”33 人
  3. 。就像其余的那些“应该”,它们弥漫着自大的心理,目的在于增加神经症患者的荣誉而且使他变得“神圣”。就此意义而言,它们算是正常的道德奋斗的一种神经症式的赝品;倘若个人能再发现出此种赝品所具有的“潜意识的欺骗性”(此种特性,是使污点消失所必备的),则必会认为它们是“邪恶的”而不是“道德的”心理现象。32 人
  4. “实现自我”乃是主要的“内在力”之理由;而此种内在力是人类所共有的,同时它在每个人身上的表现又各有不同,它乃是成长的根源。31 人
  5. 这些因素更为致命的,就是他们开始脱离自我。不只是他的“真我”无法顺利发展,而且,因为他需要发展人为的、战略的方法用以对付别人,所以他不得不抹杀自己真实的情感、愿望及思想。当“安全”变为主要目的时,他内心的情感与思想就丧失了重要性——事实上已因被压制而变得模糊不清了(那时他已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他能获得安全就好了)。他的情感与愿望已不是决定的因素;可以说他不再是个驾驭者,而是个被驾驭者。29 人
  6. 向外追求比人类天生所具有的还高的知识、智慧、美德或权势;他们的目标在于“绝对”、无限、无穷。26 人
  7. 。“自我理想化”离不了“自颂”,它带给个人相当被需要的存在感及凌驾他人的“优越感”,但这决非盲目的自大,每个人都会经由自己特殊的经验、过去的幻想、个人的需要以及他所具有的天赋,来建立起自己的理想形象。若不让幻象具有人格特质,那他就无法得到一种“自我认同”及“统一”的感觉25 人
  8. 我认为因“探求荣誉”所引起的神经症过程,其最恰当的象征就是“魔鬼协定”此一故事中观念化的内容。魔鬼或其他邪恶的化身借着给予无限权势,引诱被精神或物质烦恼所困的人,但这种人只有当他出卖自己的灵魂或下地狱,方能获得这些权势。此种诱惑力19 人
  9. 结果他会促使自己去认同那理想的、统一的形象,它不再是他暗地里向往的幻象;不知不觉地,他已变成为这个形象:“理想的影像”变成了“理想化的自我”(以下简称“理想自我”)。此一“理想自我”对他而言,远比“真我”来得真实;主要不是因为它更令人心动,而是因为它能满足他的各项极其高标准的需要。此种重心的转变全是一种内在的过程;他并未表现出任何可见的或外在的显著变化;这一改变发生于他的核心,是他对自己的感觉的改变,它是人类身上才会有的一种特别奇妙的变化过程。8 人
  10. 其结果是使得小孩缺乏对“我们”的“归属感”与“连带感”,而代之以深刻的不安全感与莫名的恐惧,此种现象我称之为“基本焦虑”,是因处身于自己所认为敌对的世界中,而产生的一种被孤立或无助的感觉。这种基本焦虑会使小孩无法抒发真正的情感以与人相沟通,并可因而逼他去寻求对付别人的方法。他一定会(潜意识地)需要以某种方式来对付别人,而且这种方式必须不会激起或增加此种基本焦虑,而是会缓和它。由此种潜意识的策略需要所产生的特殊态度,须视小孩子的气质及环境的偶然性而定;简言之,他会试图去依附周遭最有权势的人;会反抗与格斗;会使他的内在生活与他人隔绝开来,且意气用事地远离他人;通常这意味着他会亲近、反抗或者逃避他人。7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