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简史

新自由主义简史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11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9.99¥5.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6-17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或许在未来的历史学家看来,1978年至1980年这几年是世界社会史和经济史的革命性转折点,因为正是在这几年中,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经济实践的理论开始占据主流地位。

新自由主义认为,通过建立一个以稳固的个人财产权、自由市场以及自由贸易为特征的制度框架,能释放个体企业的自由和技能,从而最大程度上促进人的幸福。

自1970年代以来,松绑、私有化、国家从许多社会供给领域中退出,开始变得司空见惯。从前苏联解体后新成立的国家到老牌社会民主制和福利国家,几乎所有国家都接受了某种形式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另外,支持新自由主义的人们如今都身居要位,影响遍及教育、媒体、公司董事会和财政机构、政府核心机构和那些管理全球财政和贸易的国际性机构。也就是说,新自由主义作为话语模式已居霸权地位,它成为我们许多人解释和理解世界的常识的一部分。

那么,新自由主义打哪儿来,它又是如何在世界舞台上泛滥的,对这个政治经济学故事的批判性考察,将为我们确认和建构另一种未来政治和经济安排的可能,提供一个框架。

大卫·哈维(David Harvey),1935年生于英国肯特郡,1957年获英国剑桥大学学士学位,1961年获该校博士学位。曾任教于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美国宾州大学、英国牛津大学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现任教于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和伦敦经济学院。哈维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批判性知识分子,也是当代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主要著作包括《地理学中的解释》、《社会正义与城市》、《资本的限度》和《新帝国主义》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新自由主义化过程从一开始就是一项旨在重新恢复阶级权力的计划。13 人
  2. 这种政治经济组织形式如今通常被称为“镶嵌型自由主义”(embedded liberalism),以表明市场进程和企业公司活动处于社会和政治约束的网络之中,处于监管的环境之中——这种网络和环境有时限制了,但更多情况下是引导了经济和产业策略。12 人
  3. 新自由主义首先是一种政治经济实践的理论,即认为通过在一个制度框架内——此制度框架的特点是稳固的个人财产权、自由市场、自由贸易——释放个体企业的自由和技能,能够最大程度地促进人的幸福。国家的角色是创造并维持一种适合于此类实践的制度框架。11 人
  4. 所以,我们可以将新自由主义化解释为一项乌托邦计划——旨在实现国际资本主义重组的理论规划,或将其解释为一项政治计划——旨在重建资本积累的条件并恢复经济精英的权力。10 人
  5. 虽然市场中的人身和个体自由得到保障,每个个体却要为自己的行为和生活安康负责。这一原则扩展到许多领域,包括福利、教育、医疗卫生甚至养老金(社会保障在智利和斯洛伐克已被私有化,美国也存在类似提议)。个人成败被解释为出于创业精神或个人弱点等原因(诸如自己没有在教育上投入足够多,以获得足够的技术资本),而不是归在任何系统性因素上面(比方说,一般把阶级排斥归咎于资本主义)。10 人
  6. 然而,墨西哥的例子表明在自由主义实践和新自由主义实践之间存在根本区别:在前者那里,债权人承担错误投资决策的损失;而在后者那里,债务人受到政府和国际力量的压迫,承担债务偿还的一切费用,不管这将给当地人民的生计和福利带来多大影响。9 人
  7. 简言之,新自由主义化就是将一切都金融化。8 人
  8. 纽约管理财政危机的方式,开辟了1980年代新自由主义实践的道路——国内是通过里根政府,而国际上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如下原则得以确立:当下述两方——一方是金融机构和债券持有人报酬的完整性,另一方是公民幸福——发生冲突时,应优先考虑前者。它强调政府的角色是创造良好的商业环境,而不是满足广大人民的需要和福利。8 人
  9. 这一点恰恰是波兰尼所担心的:自由主义(包括新自由主义)的乌托邦计划,最终只能靠权威主义来维持。为了小部分人的自由,大多数人的自由将受到限制。8 人
  10. 再分配效果和不断增长的社会不平等已经成为新自由主义化过程中的必然特征,亦是整个计划的结构性因素7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