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巴纳德的堕落:毛姆短篇小说全集1

爱德华·巴纳德的堕落:毛姆短篇小说全集1

毛姆短篇小说全集Ⅰ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9142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4.00¥1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7-19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即使一切消亡,仍然会有一个作家讲述的世界留存下来,从新加坡到玛贵斯群岛,它将完全而且永远属于毛姆。我们步入这个露天游廊和三角帆船的世界,就像走进柯南•道尔的贝克街,带着快乐和永恒的归乡之感。”——希瑞尔·康纳利

短篇小说在毛姆的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安东尼·伯吉斯就曾评价他写下了“英语文学中最好的短篇故事”。《人性的枷锁》《刀锋》等长篇小说使毛姆名闻世界,而他的短篇则以编织故事的精湛技巧,对人性和社会生活的敏锐洞察,为其赢得了更多读者,成为一种全球现象。

1951年,毛姆出版四卷本短篇小说全集,共收录91个故事,并亲自确定篇目和顺序,为每一卷撰写序言。1963年企鹅出版社在此基础上推出新版,自此被认作标准定本,多次重版。本书即译自2002年企鹅版全集。

毛姆作品中文译本繁多,短篇小说多以精选集形式出版。本次计划推出的《毛姆短篇小说全集》(四卷本)将首次以精彩译文再现毛姆短篇作品的全貌。本书为第一卷。

作者:毛姆(W. Somerset Maugham,1874—1965),英国著名小说家、剧作家、短篇小说作家。

马尔克斯将毛姆列为最钟爱的作者之一。奥威尔称毛姆是“影响我最大的现代作家,我深深地钦佩他摒除虚饰讲述故事的能力”。“007”之父伊恩·弗莱明称其特工系列作品深受毛姆的启发。而安东尼·伯吉斯则在其杰作《尘世权力》中以毛姆为原型塑造了复杂迷人的角色。

毛姆生于律师家庭,父母早逝,十岁之前生活在巴黎,后由伯父接回英国抚养。曾在坎特伯雷国王学校和海德堡大学接受教育,后进入伦敦圣托马斯医学院学医。1897年小说处女作《兰贝斯的丽莎》 获得成功,后专事文学创作。1902年初涉剧坛,渐成为与萧伯纳齐名的剧作家,红极一时。随着《人性的枷锁》、《月亮和六便士》等长篇小说出版,作为小说家的声誉得以巩固。

一战期间曾为英国情报部门工作。1916年前往南太平洋旅行,此后多次到远东。1921年出版《颤动的叶子:南太平洋群岛故事集》,之后陆续出版《木麻黄树》《阿金》等十多部短篇集,为当时最负盛名的短篇小说家。

其他作品包括多种游记、散文、文艺评论和回忆录。1954年,毛姆被授予大英帝国“荣誉侍从”称号,成为皇家文学会会员。1965年逝世于法国里维埃拉。

译者:陈以侃,1985年出生于浙江嘉善,自由译者、书评人。曾在上海交大和复旦学习英文,2012至2015年在上海译文担任编辑。译有《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终极游戏》,合译有《额尔金书信和日记选》、《格兰塔·不列颠》等;偶作评论,见于《上海书评》、《三联生活周刊》、《文景》、《书城》、《外国文艺》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和妻子相处多年,他已经明白要生活祥和,最好还是把结束语留给对方说。5 人
  2. 他们都不说话,气氛压抑。欲望是哀伤的。4 人
  3. 。‘两极之间,暗如深渊。’”我感觉他引用诗句时脸上在微笑。“但奇怪的是我不知道自己哪一步走错了。”4 人
  4. 欲望是哀伤的。3 人
  5. 不过这种海上的亲密关系倒不一定是趣味相投,更多的只是因为避不开彼此罢了。2 人
  6. 你感觉他的谦恭多礼只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强加给自己的职责2 人
  7. 我们得把他们最出乎本性的举动定为罪孽。不仅通奸、说谎和盗窃是罪孽,暴露身体、跳舞、不来教堂也是罪孽。我让女孩袒露胸部成为罪孽,让男子不穿裤子也成为罪孽。2 人
  8. 伊维雷在城市的边缘。你从港口边的一条小道穿进去,在黑暗中一直往前走,还要跨过一座摇摇晃晃的小桥,最后你发现自己到了一条满是车辙和坑陷的废路,周围突然亮堂起来。路两边都是停车的地方,一个个酒馆都亮得俗丽,里面传出嘈杂的机械钢琴声。你还能见到理发店和卖烟草的人。空气中有种骚动,你可以闻到对快乐的期待。这条路把伊维雷分成了两半,你到了地方不管朝左朝右拐都是一条窄巷,那里一排排都是小平房,建得就很干净,还仔仔细细都刷了遍绿漆。屋与屋之间的小路又宽又直,整块区域的规划就如同一座花园城市,那种体面的复制之感,那种规则和整洁,都让人觉得既滑稽又可怕,因为对爱的追求从未像此刻这般系统和有序。2 人
  9. 他只觉得这雨中有种残忍,甚至莫名有些可怖,好似大自然原始的力量就蕴藏在那份歹毒里。这里的雨甚至不能说是倾泻而下,它简直是奔涌而来的,仿佛是天堂决堤了一般。瓦楞铁屋顶上没有间歇起伏的轰鸣声让人快要发疯。这雨水好像自己有大仇要报。有时候你会觉得雨再不停你就要尖叫了,可突然你又感觉被抽光了力气,连骨头都软了,心里只剩痛苦和绝望。2 人
  10. “我在等你,”戴维森的声音很冷漠,听上去有些诡异,“我希望你们都跟我一起为我们失足姐妹的灵魂祈祷。”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