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〇年代:中国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八〇年代:中国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938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5.00¥23.78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6-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1980年代,有一个特殊群体,它的主要人物是经济学家或经济工作者。从空间而言,他们的舞台多在北京三里河、月坛北小街、皇城根9号院一带;从人物跨度而言,上下三代。第一代,是像薛暮桥、孙冶方、马洪、蒋一苇等这一代,既是革命者,又是学者;既是马克思主义者,又不是教条主义者。在改革开放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中国需要改革,当历史机会到来时,全身心投入,披荆斩棘,呕心沥血。第二代,是1949年以后成长起来的学者,诸如刘国光、董辅礽、孙尚清、吴敬琏、厉以宁、赵人伟等,他们年富力强,承担起历史使命,先是用正统理论阐释改革,把政策和理论联系在一起;继而补修现代经济学,呼唤市场取向改革。第三代,曾经是老三届,当过工人、农民、知识青年,对中国社会有着深刻的了解,又赶上上大学、读研究生,带着强烈的问题意识和学以致用之心,以极大的热情和激情直接切入到改革的核心问题,有创见,有合作精神,他们中间的不少人相继脱颖而出;从贡献而言,他们承上启下,将发自中国社会底层农民、工人、老百姓的自发的改革意愿和呐喊转化成执政党的文件政策,转化成学术理论。他们为让人们接受在今天看来的常识付出了极大的心智。没有这个特殊群体的努力,没有他们的桥梁作用,背负着巨大历史包袱的中国改革怎么能够起航?

1980年代是一切从头开始、英雄不问来路的时代,是思想启蒙的时代,是求贤若渴的时代,是充满激情畅想的时代,是物质匮乏、精神饱满的时代,是经济学家没有和商人结合的时代,是穿军大衣、骑自行车、吃食堂、住陋室的时代,是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一起创造历史的时代。

经济学家作为一种类型的知识分子和学者,常常以个人,或主导一种思潮来参与和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政策。这种群体性的、大规模的、全方位的参与和影响,实在是中国经济改革中的一个独特现象。

虽然时间并不久远,虽然很多当事人健在,但是,历史被有意无意地遮蔽、遗忘、误解了。我总是想,把那些被埋没的,发掘出来;把那些走向模糊的,清晰起来;把那些被歪曲的,纠正过来。

重温1980年代。这是他们的故事,也是你们的故事,还是我们的故事。

柳红,1960年生,山西人。独立学者,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1982年,毕业于上海机械学院自动化系,工学学士;198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系经济学硕士。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1979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在3年内要贯彻“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八字方针。其中调整是关键。所谓调整,归根结底是调整经济结构。23 人
  2.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人们解放思想,开始思考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为什么没有发挥出来,怎么才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4 人
  3. 我在这里并不是说80年代的经济学家有多么了不起,而是在讲,那是中国经济学家的智慧经过长时间积聚之后的爆发,经过长久压抑之后的显现,经过长期封闭之后的开放,其力度和精彩非同一般。3 人
  4. 1980年代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经济改革启动之时,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和组织改革,没有现成的理论和思想指导改革,不清楚目标,不清楚过程,对走向和风险都没有办法估计。知道要改革,却不知道怎么改,更不知道要改成什么样子;知道改革如同过河,却不知道彼岸有多远;知道可能要摸着石头过河,却并不清楚石头在哪里,有多少石头。所以,中国的经济改革是历史自发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说,这是被动的改革,是仓促的改革。3 人
  5. 在北京西城区月坛北小街二号院3号楼二层的经济所走廊中央,摆放着孙冶方雕像。每一次走过,都会注目,而另一幅雕像——罗丹的《思想者》也会同时跃入脑海。2 人
  6.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经济研究所所长刘明夫连发15问2 人
  7. 其实,30年后,中国的劳动就业体系,也没有实现薛暮桥的理想。2 人
  8. 写文章要么让人痛,要么让人痒,最忌讳的是不痛不痒。所谓痛,就是要击中要害,所谓痒,就是要说出别人想说又没有说出的话。2 人
  9. 进入80年代的中国,没有哪一项决策是单纯的改革问题、发展问题或产业政策问题,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有能力将这些问题统一起来考虑。推动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避免重蹈过去几十年的决策失误,是当时国务院的一个突出特征。这需要创建新型的决策咨询机构。可以说,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是应运而生。2 人
  10. 技术经济研究中心是国务院领导下的研究咨询机构,不是行政机构,没有什么行政权力。但是,我们的研究成果不是一般的研究报告,而是为国务院决定政策、确定方略提供资料和参考意见。如果接受了,就会变成党和国家的决定、指示或条例。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