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来了:现代中国之惑

“鬼子”来了:现代中国之惑

现代中国之惑

7.586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8.80¥12.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13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对于延续了两千年文化传统的古老中国来说,近代一两百年面临最严峻的现实莫过于“鬼子来了”。这里的“鬼子”,不仅是指当年侵占中国半壁江山的“日本鬼子”,从更广阔的意义上讲,自始至终都是挟西方现代工业文明而来的“西洋鬼子”。古老在这个异质文明的冲击下,沿海和内地、城市和乡村、精英与民众,乃至各种不同人群之间,在行为、观念和生活交往方式上都益现悬隔、碰撞,社会乱象丛生、矛盾层出不穷,人们在思想、观念上的差距,也近乎天壤之别,越来越多的读书人“日日夜夜在新、旧、中、西中打滚”,在迷思和困惑中前行。

为何许多人不爱国?在不同的语境中,“民族主义”有什么高低优劣之分?“民族国家”和“国民国家”又有何差别?中国近代的发展究竟应该以谁为师,而老师为何总是欺负学生?为什么说抗日战争是民族复兴的枢纽?“中学”和“西学”到底谁“化”谁?这个世界有没有一个幸福终点站?

中国的出路有且只有一条,那就是中国的现代化。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从跻身现代国家之林的角度看,“鬼子来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杨奎松,历任中共中央党校《党史研究》编辑部编辑、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讲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现代史,著有《“中间地带”的革命》、《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忍不住的“关怀”》、《西安事变新探》、《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等专著十余种,并在China Quarterly、Diplomatic History、Cold War History,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及日本等地学术杂志上,发表研究论文二百余篇。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林语堂对包括三元里民众在内的广东人还有一种评价。他说,广东人是中国古代南方吃蛇的土著与南下中原文化的“强烈混合物”,一方面迷信鬼神、恪守传统,一方面又冒险好斗、顽强彪悍。这也使得广东人在维护自身利益和自身文化方面,容易表现得较其他地方更激烈。特别是底层民众,往往只有乡土情结。谁当皇帝,与他无关;伤害了本乡本土的利益,任谁也要反。3 人
  2. 惟受此影响,中国社会沿海和内地、城市和乡村、精英与民众,乃至各种不同人群之间,在行为、观念及生活、交往方式上益现悬隔、碰撞,发展程度参差不齐,以致社会乱象丛生、矛盾冲突层出不穷,几乎不可避免。时至今日,人与人之间在思想上、观念上之差距,仍会有天壤之别。2 人
  3. “过去不自知其为国,今见败于他国,乃始自知其为国也2 人
  4. 西学的基础是科学,一旦认同科学的价值,就意味着要否定以经学为基础的中学。2 人
  5. 何谓“启蒙”,比较中西概念,其实是有些差异的。用秦晖的话来说,中文“启蒙”通常带有“教导无知小孩”之义,西文“启蒙”强调的却是“照亮(中世纪的)黑暗”。2 人
  6. 同年签订的《中美续增条约》中,清政府才首度在外交层面触及了国籍问题,因为双方的规定使保护本国侨民成了清政府的一项重要外交事务。此后,清政府才逐渐开始主动加强与海外华侨之间的联系,并针对大批租界或租借地华人改籍现象,于1903年出台了《大清国籍条例》,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专门针对国籍问题的法律,虽然是建立在血统主义基础上,却多少具有某种现代意义2 人
  7. 因为整个“中华革命军”计划,特别是1916年3月开始在青岛组建这支“东北军”的计划,主要是靠日本人出钱、出枪,甚至出人、出地方。像青岛这时就在日本军队占领下,部队军事骨干主要也是留日士官生和日本浪人。孙中山早年结识的日本友人梅屋庄吉负责东北军的“武器输入”,并捐赠了一所“飞行训练学校”;日本黑龙会成员萱野长知则出任东北军的顾问,负责协调与日本各方的关系。日本驻军还一度利用他们控制的胶济铁路和沿线地区的便利,协助东北军打下潍县,挺进济南。不难看出,孙中山把这支部队称为“东北军”,怕也是有意为之。值得注意的是,孙中山得到日本帮助,组织起一支军队来与中央政府作战,并非是一次十分成功的经历。他的成功实际上只持续了几个月时间。当年6月6日,袁世凯突然暴毙,日本当局很快就改变了对华策略,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再也得不到日本军方的支持了。没有日本军方的默许,失去了来自日本人的经费援助,这支军队也就失去了活动和存在的基础,最后不得不交给北京政府改编了事。2 人
  8. 据日本《东亚先觉志士记传》记载,仅辛亥革命前就有一千三百名日本人死在中国,包括和孙中山及同盟会关系密切的黑龙会的七百余名成员。2 人
  9. 三种主义、无数道路的选择,在一个偌大的中国,会催生出“你一国,我一国”来,应该也不算是现代民族国家时代一种不易理解的怪现象吧。2 人
  10. 毕竟,“恶国家甚于无国家”。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