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子木十

茶子木十

免费试读

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 职业女性故事组 入围作品

查看比赛详情

作品简介

木十,木家茶叶第十五代传人,大当家,名字茶叶取半,一半生命锁于茶叶一半生命因十过满难于受折。在承担木家百年基业的困顿中寻找出路,寻找自己。

世间的事大多是鱼与熊掌、如来与卿,这样的困惑对于职场中的女性更加强烈。承担着家族声誉与命运的木十,一生挣扎寻找,成长的养分造就的固有的自我和慢慢打开的新世界之间矛盾与传承,社会赋予的要承担的职责和个体自由发展之间的碰撞与共存,这是看起来旧旧的木十的人生难点,也是所有女性无法逃脱的命运。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人人都说木十活成了一杯茶,苦香都是要品才知道,面上总是清淡的,眼神里也是微微波澜,你看不出昨天今天,你要跟她坐下,喝一杯茶,品一品,懂的人才会懂。8 人
  2. 其实并没有多少人觉得这事有多重要,所有的束缚都是自己给的。8 人
  3. 以茶敬客,不能满,做人当谨记,常以不足为谦。7 人
  4. 木十笑了,说:“你以后也会遇见一个像大勇那样的人,他是这个世界的给你的极致诱惑,也是一盏灯,你跟着走,总有一天会找到生活的意义,而至于他走到哪里,你是管不了的。”6 人
  5. 清风有约山峦无二5 人
  6. 可能因为实在是在心里做了太久的准备,知道总有这么一天的,所以分开了也并不会因为突如其来而痛哭不已,所有的悲伤和难过都一点一点地分摊到了每一天的时间里,没有办法落泪。5 人
  7. “穿新鞋,走老路,有什么意思。”4 人
  8. 茶怎么能是旧的东西?年年上新。可是人是可能是旧的。4 人
  9. 从来没有想过要走的人,一旦真的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4 人
  10. “虽然明白分离才是人生的主旋律,但是每次面对还是会难受。”4 人
  11. 种植选地,品种养护,采哪片茶叶,如何翻炒,用什么水,泡几分……每一点都是大学问,要学要懂还要熟练运用。3 人
  12. 木十泡了两杯不同的茶,问大卫,这个怎样?大卫说好香。问大卫,那个怎样?大卫说好香。木十说两杯有什么不同,大卫就歪着头眨巴着眼睛说不出来。3 人
  13. 可是人是可能是旧的。3 人
  14. 木十还说,这世上所有行业都要自己体悟,搬砖的都各有不同,别说做茶了。3 人
  15. 大卫帮木十把生意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木十常常怀疑他不是学建筑的,大卫说其实这是互通的,你了解了事物的构造之后就比较容易搭建出你想要的城堡。3 人
  16. 懂这些事的过程分分秒秒都与她无关。3 人
  17. 可是单单来看,就是个“满”,九九归一,十全却很难十美。2 人
  18. 大勇在上海读了大学,他学了经济学管理学等等一堆木十不懂的东西,他见了霓虹灯射灯等等木十没见过的灯光,但他心里仍旧记得他要回去娶木十。见过那么多大城市的姑娘后大勇越来越觉得木十太不同了。木十就像是山里漫山遍野的茶树,绿得毫不起眼,总微微笑地带着一份淡泊和谦和,让人心神安宁,总觉得世上没有什么是难的,一切都好。2 人
  19. 木十就像是山里漫山遍野的茶树,绿得毫不起眼,总微微笑地带着一份淡泊和谦和,让人心神安宁,总觉得世上没有什么是难的,一切都好2 人
  20. 木家老宅的地面都是土地,扫一层,薄一点,奶奶舍不得扫。2 人
  21. 奶奶坐在旁边的摇椅上,说:“不用管先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你随你自己。”2 人
  22. 留江河虽然叫河,实际不过五米宽,却斗胆叫了河。茶花虽然叫茶花其实根本不懂茶,却叫了茶花。2 人
  23. 像大卫这种直截了当的反而容易回避,因为太坦荡显得真话像个笑话,于是就可以一笑了之。2 人
  24. 如果不答应,就是毁了一个人的一个梦,那个人还是大勇,木十做不到。2 人
  25. “没有!”木十肯定地说。2 人
  26. 大卫问木十严老板为什么这么高兴,木十说一盏茶喝完了,如果不显得高兴就会让人知道心里空荡。2 人
  27. 大卫就详细地给木十讲,怎么给房子的每一个零部件做上编码,怎么详细地绘图,最后再怎么按照图纸和编码在另一个地方把房子按照原样组装起来。木十听傻了,这世上连没有脚的房子都能走。2 人
  28. 茶叶泡到最后就是要沉底,茶香要入喉,茶水入手要甘香深刻,“面子”都是浮气,自己喝一口,自己知味。2 人
  29. 但是重新开始需要的是一段结束。她还没有结束,不知道怎么重新开始。2 人
  30. 连着魂的,连着魂就能觉出美感,特别好2 人
  31. 2 人
  32. 大勇看了一眼木十的黑色高跟鞋,说:“如果脚疼就贴创可贴。”“你还挺懂呢!”木十说这句话满心的遗憾,懂这些事的过程分分秒秒都与她无关。“这些都是常识。”木十哼笑一声,何必解释呢?2 人
  33. 你是山里的一株茶树啊,你到了这里你活不了的。2 人
  34. 她从留江河来到黄浦江,并不是什么小溪奔流入海,她只是想要找一个人。找另一个木十。2 人
  35. “怎么?戒了?”木十问。“不是,怕你说烟气污了茶叶。”严老板老老实实地回答。“其实茶叶没有那么娇气。”“对嘛,我知道,娇气的是人嘛!”2 人

喜欢「茶子木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