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与暴力

迷信与暴力

历史中的宣誓、决斗、神判与酷刑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024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42.00¥1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3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作者旁征博引,记述了西欧各主要民族和国家的法律中对宣誓断讼、决斗断讼、神判断讼、刑讯逼供等各种古老司法程序的规定,并介绍了相关著名案例,同时对西方法学充斥着迷信和暴力的、不为人知的黑暗过往进行了深刻的反思,比以往更加清晰地阐明一些渐趋消亡的旧俗和迷信的来源。

亨利·查尔斯·李(Henry Charles Lea,1825—1909),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美国历史学会主席(President of AHA,1903)。他被认为是美国第一个欧洲中世纪历史方面的专家,尤其精通社会制度、法律和宗教史。哈佛大学,曾接受他女儿的捐赠,设立中世纪史方面的亨利·查尔斯·李教授职位来纪念他。其代表作有《迷信与暴力》(Superstition and Force)、《中世纪宗教裁判史》(History of the Inquisition of the Middle Ages)以及《西班牙宗教裁判史》(History of the Inquisition of Spain)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犯罪的概念,即所谓的“危害社会的错误行为”,在未开化的社会体制中显得过于抽象而难觅其踪4 人
  2. 这种“血钱”无论从何种意义来说都算不上针对犯罪而施加的惩罚,它只是一种促使受害方放弃行使其报复权的补偿,其中的社会利益不在于抑制犯罪,而在于防止无休止的家族仇杀以维护和平。“忏悔者爱德华”(Edward the Confessor)4 人
  3. 圣物的定义却有些模糊——“有三种圣物可以指以为誓:神父的权杖、上帝的名义,以及举以宣誓的手。”3 人
  4. 决斗解决争议已被明文禁止,而在11、12世纪,为了避免通过神判洗脱罪名,他们最终接纳了无罪共誓作为审判教会成员的一种特殊模式。3 人
  5. 在古老时代,做错事的人无须向法律或国家赎罪,而只须向被害者进行补偿。2 人
  6. 在这样的单位内部,有一条总的法则:每一个个体都要对整体负责,整体又要对每一个个体负责。2 人
  7. 每一个个体都要对整体负责,整体又要对每一个个体负责。一个体现此制度特色的例子,就是在杀人犯罪中,通常由杀人者的族人支付给受害者家属赔偿金,或称为“血钱”(wer-gild,英文相当于blood-money)2 人
  8. 因儿子杀害其姐(妹)之罪被处罚金2 人
  9. “忏悔者爱德华”(Edward the Confessor)2 人
  10. ,丹麦的埃里克七世(Eric VII)在1269年,免除了谋杀犯亲属们分担血钱的责任,不过收缴的血钱依然在遇害者的亲属中分配。2 人
  11. 基督教的引入,以及随之而来、盛行于世的教会僧侣统治,令针对古老社会组织形式的改革势在必行,因为教会的纽带打破了传统的家庭关系的连缀。2 人
  12. 不同2 人
  13. 13世纪,萨克森人的当地法规定,2 人
  14. 在15世纪被巴塞尔(Bale)的议会宣布废除。2 人
  15. 7世纪2 人
  16. 在威尔士的立法中,主教、领主、聋人、哑巴、语言不通者和孕妇,都被授予了用誓言免罪的特权。2 人
  17. 把誓言置于人类智慧所能想到的最有效的保障之下。2 人
  18. 法官席邻接神庙席,诉讼各方,包括法官与证人们,都在圣坛上向一枚专用于此的神圣指环庄严宣誓。其上洒了祭品公牛的鲜血之后,宣誓者召唤2 人
  19. 然而所有这些预防措施都没怎么能够阻止狡诈的海洋之王弄虚作假,以至于我们看到《维京人格伦传说》(Viga-Glums Saga)中格伦(Glum)架谎凿空,他在三座神庙中宣誓以否认一桩谋杀指控,其间曾经呼唤主神奥丁(Odin)发誓,他巧舌如簧,实质上承认罪责,但在当时的情境中,听上去却像否认一般。2 人
  20. 如果故意犯下伪证之罪,7年的忏悔苦修方可赎罪;如果不是故意,16个月的忏悔即可赎罪,若为保护生命或肢体而犯,4个月即可洗清罪责。2 人
  21. 各族,在最远古时期想必有共同的始祖,他们都在各自的律法中为这种脱罪法留有一席之地,它因而成了从南意大利到苏格兰通行的惯例。2 人
  22. 因此,无罪共誓者必须是那些“若此人被杀则最有利可图”的亲属。2 人
  23. 一位大领主抵得上7位自耕农。2 人
  24. 在条顿民族中,我所看到的唯一支持这一推测的表示,出现在伦巴底法典之中,其中罗萨里斯这位该族最早成文法的编纂者,废除了以往既存的“认罪后又发誓予以否认”的特权。2 人
  25. 共誓人显然绝非证人,不能指望他们提供证人证言,他们只是明确表达对本方当事人诚实品质的信心而已。2 人
  26. 如果毫无保留地允许共誓人免受虚假宣誓的指控,共誓就是对其所支持一方正义性的无条件论断2 人
  27. 那时候,整个法律体系仍是一堆文理不通的东西。究其起源,这种规则不过是将亲属们聚合在一起抵挡来自法庭的沉重压力,就如同他们在战斗中共同御敌一样2 人
  28. 在英格兰,可能是共誓的衍生物——陪审团审判制度的缘故,与别的地方相比,前者在这里更早地失去了其重要性。2 人
  29. 三种法律体制,与它们自己的初衷南辕北辙,尤其体现在:多少完整地保留了最荒谬的否定性证据规则——决斗神判,以及不久之后引入的酷刑,使被告人面临最残暴的“自证无罪”的制度。2 人
  30. 誓词不再是对当事人本人陈述的毫无保留的确认,而仅仅是对其信任的声明。2 人
  31. 所谓的原告证人无非就是愿意和他一同发誓的亲友,并非完全意义上的证人。2 人
  32. 决斗断讼是一种司法制度,而决斗的习惯则是一种几乎存在于各个种族和时代的普遍现象,两者之间有着很大区别。2 人
  33. 一个的目标是寻求报复,获得赔偿;另一个则是探查真相,公正执法。2 人
  34. 哥特人,虽然没有受到罗马的影响,但是对司法决斗的热衷丝毫不亚于他们的条顿亲族2 人
  35. 决斗被用于判断证人是否做了伪证2 人
  36. 推翻判决的结果很可能是一笔沉重的罚金,以及剥夺法官职权,这是亨利一世的律法中为执法不公规定的制裁措施。2 人
  37. :每当人类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便放弃自己的判断力,以自身有限的理性作为试金石,试探造物主不可思议的力量,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指望神明展现力量,而且希望天意的干涉可应请求而发生。如此一来,奇迹被指望着如同日常之事般、理所应当地发生,每当人类选择以正义的承诺和不公的威胁试探神明的时候,自然法的法则就会被搁置一旁。被2 人

喜欢「迷信与暴力」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