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噪音:从迪伦到U2的抵抗之声

时代的噪音:从迪伦到U2的抵抗之声

从迪伦到U2的抵抗之声

7.6241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这本书的文字书写从二十世纪初到我们所处的二十一世纪,西方音乐人如何用音乐制造噪音,以反思时代、纪录历史,或者追求改变社会。这些音乐 人包括Pete Seeger, Woody Guthrie, Bob Dylan, John Lennon, The Clash, Bruce Springsteen, Patti Smith, Billy Bragg, U2。

除了深刻分析这些重要音乐人的创作理念,本书也试图刻划不同歷史阶段的社会反抗史:从二十世纪初的美国资本主义与工运早期阶段、三四十年代的左翼运动、五零年代的麦卡锡主义,六零年代的反战运动、民权运动,七八零年代的经济转型和雷根的新自由主义,以及九零年代的全球化/反全球化、战爭与和平、发展与贫穷。所以这本书的读者不只是摇滚乐迷,而是一本反抗的文化史。

张铁志的《声音与愤怒:摇滚乐可能改变世界吗?》(http://read.douban.com/ebook/438636/ ) 影响了我们对摇滚与政治的认识,《时代的噪音》则以更诗意的文字与更深刻的分析,深化我们对摇滚文化、抗议行动与歷史变迁之间关係的理解,而成为华语世界最重要的摇滚书之一。

张铁志,台湾当前最活跃的摇滚、文化与政治评论人,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候选人,多个NGO理事。著作《声音与愤怒:摇滚乐可以改变世界吗?》,引起广泛回响。曾任《南方周末》年度原创文化奖音乐类、《南方都市报》华语音乐传媒奖评委。现于台湾《中国时报》《联合报》,香港《信报》,大陆《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城市画报》,一五一十、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等两岸三地主要媒体撰写专栏。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但在一个日益商业化的社会,你不能老是恪守意识形态逻辑去圆枘方凿。6 人
  2. 琼·贝茨也曾问迪伦他俩有何不同。他说,很简单,你相信你可以改变世界,而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改变世界。6 人
  3. 对于音乐是否能改变世界,他的答案是:“音乐或许不能真正改变世界,但音乐可以改变听众对于世界的看法,”并且“音乐创作者的角色不是要提出答案,而是要问出正确的问题。改变世界的行动者应该是所有阅听人。”4 人
  4. 那实在是场竞相瞧不起人的比赛。听美国告示排行榜的瞧不起听中文歌的;听英国摇滚的瞧不起听告示排行榜的;听英国独立厂牌的瞧不起听主流英式摇滚的。每一个瞧不起其他多数人的都觉得自己比较“有态度”,而他们喜欢的音乐自然也得是“有态度”的音乐。对我这种追求态度的乐迷来讲,那几年真是一趟发现之旅,总能发现前方还有传说中更“有态度”的乐队,一山还比一山高。3 人
  5. 终于,我厌了。然后开始渐渐鄙夷这种大圈子里有小圈子,小圈子里还有更小圈子的游戏。3 人
  6. 例如在一九一一年三月,纽约市的一座纺织厂发生大火,一百多名女工因被雇主锁在里面而被活活烧死——这也是日后三月八日国际妇女节的由来。3 人
  7. 依我浅见, “有态度”往往只是一种姿态;而那种姿态除了区别人我、突出自己之外,它到底还想表达什么?它的背后可有任何内涵?2 人
  8. 伊恩·柯蒂斯(Ian Curtis)2 人
  9. 噪音不仅仅是政治观点、社会思想上的异议和抗议,也意味着音乐美学、艺术理念上的实验和创新。2 人
  10. 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谨防对中国摇滚和民谣由来已久的泛政治和意识形态化的解读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