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丽·三生万物

鱼丽·三生万物

吴越春秋浪漫谭

免费试读5,896 阅读

作品简介

——孤身一人,永无旅伴。心有不轨,爱上魔鬼。

《鱼丽之贝胄》:一个深陷山丘之中的部族正在准备祭祀,等待守护神一年一度的归来,女巫应当恭请他、满足他、从而保佑风调雨顺,征战无往不利。于是一位女巫受邀而来,然而……

《鱼丽之沉虎潜鹿》:“外越”拥有东海岸最深港,以及无数海外仙山,外越的田猎官日渐老迈,各地巫医被请来为他治病,却揭开这个家族与这个国家不为人知的一面……

《鱼丽之象弭》:春秋战国之交的吴越山河,诸侯横行的雪夜,有人只身上路。

其他需要说明的事——

《贝胄》、《沉虎潜鹿》杂志版于2011年在《九州志》刊登,本次为完整版。

《象弭》为全新作品。

感谢白北五,你的鼓励和信任促使我爬出那段幽暗逼仄的漫长谷底。

最后,感谢阅读此文的您,使我的拖延症治疗渐见成效。

作者自述

柳具足(抽屉/无心柳):写作者,初学画者。已出版小说《不堪抄》、《西湖六吊桥心中未遂》、《隐姿梦咄》和《比爱更喧嚣》。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废墟有光芒四射的当初,落魄者有崇高的瞬间,旧部族也有可供夸耀的过去,只是回忆代替不了未来。4 人
  2. 有时悲伤,是回忆起以往的欢乐,如今也并不觉得有趣,就像台风渐刮渐止,山叶灰黄,夏天已然消逝,只能留恋一些死去的物品:无角的菱、撕破的罗裳、布满屏风的山中小居、一些无关紧要的自傲与自欺。4 人
  3. “残忍,是这个时代的风貌。”沉虎沉吟,人人都成为他人的受害人与加害人。4 人
  4. 女巫们甘愿承担风险,是出于一股神秘力量的驱使,还有对爱情的幻想。因为她们都是多情种子,疯狂地爱着那个不存在的情人——威仪万态的神灵,它们终有一天,会屈服于她的舒展双臂和犹如情话的祷词,显现他必定的俊美和无法预料的神性。3 人
  5. 就算离海岸线只有五天路程,大多数人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收信、在这里死,一辈子也不去海边。3 人
  6. “这个世上直接的仇恨很少也很浅,更多的是来自四面八方模模糊糊的恨意,比淤泥更轻易地掩埋你,所以你这样斜着眼看他们也没什么不妥。”3 人
  7. 暴行是一种传染病……是感觉到某种巨大的不安,不是一个人的不安,而是对整个时代的不安。时代巨变的胎动。3 人
  8. 对于永恒的鬼神而言,人类就衰亡得太快了。2 人
  9. 葵叔叔动手了,因为他对陈风旧俗、酒的口味和粗陋的歌舞怀恨已久,必须发出他强忍多年的、对血统、家族的嘲弄,寄寓本乡的光杆恶棍必须展开一次反击,相比于在神的婚宴上抢走新娘的半人半马怪物,葵叔叔更接近劫刑场的亡命徒!2 人
  10. 葵叔叔在醉鬼中略显瘦削,也没有披风和利剑,他浑身都是牛血,眼神像顶断了犄角的公牛,他没什么可献出的,除了他自己。2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