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

大同

阅读6517 阅读

作品简介

一个人的遭遇。他很年轻,但时间已不属于他。他被逼着去成为儿子、丈夫和父亲,但无能于责任,无能于爱。他有写作的梦,自由的梦。但他没有名字,没有脸。

文字的密度可能有些大,文风可能有些繁复。用批评的行话来说,便是“翻译体”。没有办法,实在写不了短句,接不了地气,只能成为“天气派”。

作者自述

1、是以一个朋友为原型,同时也牵涉到其他朋友。可能会得罪人,写完其实是想锁起来的。

2、我没有去过大同,不过曾试图沿着萧军当年的路,从临汾步行到延安,也是半途而废。文中写去大同,是借用了这段路上的见闻。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如果人的一生就是对自身无能的忍受,这样的生活是否值得过?10 人
  2. 可人就是绝症,不可能好的。10 人
  3. 不管他们如何显得亲密,他们不可能同时入睡,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总得有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留在黑暗中。7 人
  4. 当他还在出版社的时候,他觉得他缺的是自由。等他得到自由,他发现自己缺的其实是才能。6 人
  5. 爱情这种东西他早已决定了用右手来解决。穷人只配拥有性欲,的确这样。后来他发现自己可能连性欲也被剥除了,那更像是毛衣偶尔迸出的静电的火花。6 人
  6. 他从前以为不自信是真诚的另一种说法,厌世才是道德的,现在才体会到那种迷人的中心主义也许是才能的根本。5 人
  7. 想到自己不得不是这人,而不是另一人,他就感到疑虑。难道就没有可能搞错,否则他为什么这般与自己格格不入,然后还得用一生去忠实于这偶然的错误,并将其变成一桩成就。5 人
  8. 他是个业余基督徒,和养猫爱好者,等于买了双份保险,不需为末日发愁。4 人
  9. 尽管离家已多年,他的文字还散发着泥土的气息。他尤其喜欢用白描和方言,写带笑的苦难和从蚂蚁中提取神的美,因此深受主流文学圈子的推崇。4 人
  10. 那种抽象的羞辱,注定的卑贱,他只能试图通过阅读来得暂时的解脱。借着语言散发出的幽暗的光,他那浸满毒素的灵魂才能获得一丝颤抖的高贵,一些做人的感觉。4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