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开阔混同的精神世界

庄子:开阔混同的精神世界

经典里的中国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在周文化成为主流之前,先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里。水草丰茂,烟雾缭绕,到处是沼泽、森林,鬼怪幽灵飘荡其间,人不过是这大地上栖息的其中一物类而已。这种“连续的世界观”在商朝灭亡以后,保留在了宋(商遗民的国家)和楚国文化里,而《庄子》及其精神本身反映的便是这样一种观念。庄子用自己高超的叙事技巧构筑起一个混沌的世界,在这里,有硕大无比的大鹏、大鱼,有长寿绵绵的大龟、大树,有海上仙山。他会跟你说各种荒诞的故事和寓言,但始终不肯点破,直到最后,你也分不清何为真实、何为幻象。

杨照,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本名李明骏,1963年生,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候选人。曾任《明日报》总主笔、远流出版公司编辑部制作总监、台北艺术大学兼任讲师、《新新闻》周刊总编辑、总主笔、副社长等职;现为新汇流基金会董事长,“诚品讲堂”、“敏隆讲堂”长期经典课程讲师,并在News98电台、BRAVO FM91.3电台主持广播节目。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相较于《论语》《孟子》,《楚辞》《庄子》要难读、难解得多,一部分的原因,就来自“书同文”后的统一传抄差异。5 人
  2. 。要到魏晋时期,“老庄”并列之说才取代了“黄老”,成为流行用语。5 人
  3. “游”,就是在自身适合的尺度规模,自在的状态。5 人
  4. 孟子、庄子的道理,是用说的、用辩的,没有多久之后,荀子、老子的道理,就变成是用写的、用铺陈的了。4 人
  5. 雄辩时代一去不复返。后来的中国传统中,雄辩风格基本上消失,至少从未被认真地建立为一门特殊知识或价值,因而也就很难对《庄子》的雄辩有正面的、肯定的凸显和发挥。4 人
  6. “化”是《庄子》书中一个常见的关键字。庄子要带我进入的那个世界,不只广大,在已知之外包围了无穷的未知,而且这个世界从来不停留,你不能假定现在看到的就是其状态、面貌,下一刻甚至下一瞬间,此物便“化”为彼物,始终变动不居,充满了我们无法掌握的变化可能性。4 人
  7. 。高一点、有智慧一点的人,即使全天下的人都称赞他,他也不会因此而受到鼓励,即使全天下的人都反4 人
  8. 我们习惯形容美好的声音为“天籁”,或“如同天籁般美好”。若还原庄子的本意,这是莫名其妙的说法。“天籁”是听不见的、捉摸不到的大自然之“息”,我们能听到的,只是“天籁”通过万物,让万物自己发出的声音。“天籁”之所以是“天”,正因为不是具体的、物理的声音,而是抽象的、混同的声音的源头。4 人
  9. 庄子不谈如何应付人世,不教人如何处理人世,而是示范用什么方式将人世放到对的位子上,看出其相对的渺小与无妄。庄子要我们打开眼睛,真正看到、衷心相信:人世并不值得我们投注那么大的心力,更不必说耗用全部时间去关切、去应付。3 人
  10. 《老子》的文字,也是收束、权威、接近祈使句式的,大大不同于正处于“百家争鸣”高峰时的那种开放、雄辩的风格。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