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上下册)

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上下册)

西方现代批评经典译丛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540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超值满减满500减300、满200减120、满100减60、满50减30活动详情

作品简介

当简•爱和罗切斯特跨越身份地位的差异,终于站在神父面前要宣誓结合时,一个疯女人的出现粉碎了简•爱的一切梦想,这个疯女人就是罗切斯特的妻子——伯莎。这个疯女人毁掉了庄园,弄瞎了罗切斯特,自己也葬身火海,但也因此成全了简•爱与罗切斯特的姻缘。

本书问世前,大多数读者对伯莎这 个疯女人并不太重视,自从有了本书,人们忽而重新发现了一个类别。这些疯女人公然无视“妇道”,花枝招展、野心勃勃、作恶多端、自取灭亡……但本书作者桑德拉•吉尔伯特和苏珊•古芭告诉我们,每个温顺善良的女人背后,都或多或少拖着一个癫狂的影子。她们将这个疯女人从阁楼上请下来,就是为了抨击父权主义文化对女性的精神束缚。

《阁楼上的疯女人》被誉为20世纪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圣经》,也是当代美国文论中的经典。在这部著作中,作者重读了19世纪著名女作家如简•奥斯汀、玛丽•雪莱、勃朗特姐妹、艾米莉•狄金森等人的作品,打破了民族、地域与时间等多方面限制的疆界,将19世纪的英美女性文学视为一个整体进行了综合研究,梳理并归纳了构成19世纪英美女性文学传统中一系列重要的意象、象征与隐喻,如天使、魔鬼、月光、水、面纱、蛛网等等。

此书自问世以来,以其激进的批评姿态和对19世纪英美女性文学的全新阐释,对西方文学与文化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桑德拉•吉尔伯特(Sandra M. Gilbert)、苏珊•古芭(Susan Gubar)

均为西方女权主义和女性主义文学研究领域颇具影响力的学者。她们是当代美国女权主义文学批评的创始人之一。两人长期合作,撰写了《阁楼上的疯女人》《诺顿女性文学选集》《没有男人的地带》等女权主义批评论著。

杨莉馨

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英美文学、女性文学及中外文学关系研究。已出版学术专著《西方女性主义文论研究》《异域性与本土化:女性主义诗学在中国的流变与影响》《20世纪文坛上的英伦百合:弗吉尼亚•伍尔夫在中国》《“我的河在向你奔来”:20世纪英语女作家在中国》等;译著有《葛特露和克劳狄斯——〈哈姆莱特〉前传》《通过身体思考》《阅读日记:重温十二部文学经典》《文尼莎与弗吉尼亚》等。

作品目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上)
  2. 总序(一)
  3. 总序(二)
  4. 初版序言
  5. 第二版导言 学术界的疯女人
  6. 第一部分 走向女性主义诗学
  7. 第一章 王后的窥镜:女性创造力、男性笔下的女性形象和有关文学父性特征的隐喻
  8. 第二章 句子的影响力量:女性作家与作者身份的焦虑
  9. 第三章 洞穴的寓言
  10. 第二部分 在小说之屋内:简·奥斯汀笔下可能的房客
  11. 第四章 关在散文里:奥斯汀少女时代作品中的性别与文体
  12. 第五章 简·奥斯汀的覆盖故事(及其秘密的代理人)
  13. 第三部分 我们是如何堕落的?弥尔顿的女儿们
  14. 第六章 弥尔顿的幽灵:父权诗歌与女性读者
  15. 第七章 恐怖的孪生子:玛丽·雪莱笔下的怪物夏娃
  16. 第八章 从反面透视:艾米莉·勃朗特的地狱《圣经》
  17. 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下)
  18. 第四部分 夏洛蒂·勃朗特的幽灵自我
  19. 第九章 心房里有一个秘密的伤口:《教师》中的学生
  20. 第十章 自我与灵魂的对话:相貌平常的简的历程
  21. 第十一章 《谢利》中有关饥饿根源的思考
  22. 第十二章 露茜·斯诺被埋葬的生活
  23. 第五部分 乔治·艾略特小说中的监禁与意识
  24. 第十三章 由于失落而敏感:乔治·艾略特面纱背后的幻象
  25. 第十四章 作为毁灭天使的乔治·艾略特
  26. 第六部分 愤怒的力量:19世纪的女性诗歌
  27. 第十五章 放弃的美学
  28. 第十六章 女人——白色:艾米莉·狄金森的蛛丝
  29. 译跋:“标出那新崛起的亚特兰蒂斯”
  30. 译名对照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怀有不同目的使用了有关文学父性特征的比喻,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似乎都同意一点,即一部文学文本并不仅仅只是表达了它字面上的意义,它还代表了一种权威,这一权威具有神秘的清晰性与物质性4 人
  2. 正是由于女性被剥夺了笔所代表的权威——即主体性,她就不仅要被从文化(它的象征物很可能就是笔)中加以放逐,还要让自己成为文化或崇拜、或恐惧、或爱戴、或痛恨的神秘而格格不入的他者性(Otherness)的极端体现形式。4 人
  3. 因此,再一次地,我们发现,正是由于女性被定义为完全被动的、彻底失去创造力(就是“无足轻重的人”)的生物,她们才有可能受到男性艺术家们的尊敬。因为她们象征意义上的虚空状态使她们显得“纯洁”,因而也就自然代表了无私(Self-less),而这一词汇还隐含着所有的有关道德与心理的微妙含义。4 人
  4. 因此,一位男性诗人所感受到的“影响的焦虑”,到了一位女性诗人那里,就会更多地为“作者身份的焦虑”(anxiety of authorship)所取代——这种“作者身份的焦虑”表现的是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即女性诗人担心自己无法进行创造,担心由于自己绝不可能成为一位“前辈”,因此,写作的行为只能孤立她,并最终将她毁灭。4 人
  5. 它的意义还和作者联系在一起——这个作者的意思就是说,是一个创造了、导致了某种事物的存在的人,是孕育者、创始人、父亲,或者祖先,他还用笔写下了自己的思想。3 人
  6. (1)它是一种属于个体的开创、建构、确立的力量——简言之,也就是开始;(2)这一力量以及它的生产较之以前的存在不断增长;(3)操纵这一力量的个体控制了与之相关的所有事务,以及随后产生的一切;(4)权威始终保持着恒定性。3 人
  7. 我们的文化将文学中的作者身份与父权制的权威混为一谈的历史性错误。3 人
  8. 特里林的另一本书《诚与真》(Sincerity and Authenticity)则把西方文学史和哲学史上关于主观和个人的传统这两个问题分析得淋漓尽致。2 人
  9. 《阿克瑟尔的城堡》(Axel’s Castle)和《到芬兰车站》(To the Finland Station)2 人
  10. ,女性只不过是“第二性”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