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上)

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上)

西方现代批评经典译丛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662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49.00¥2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7-05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当简•爱和罗切斯特跨越身份地位的差异,终于站在神父面前要宣誓结合时,一个疯女人的出现粉碎了简•爱的一切梦想,这个疯女人就是罗切斯特的妻子——伯莎。这个疯女人毁掉了庄园,弄瞎了罗切斯特,自己也葬身火海,但也因此成全了简•爱与罗切斯特的姻缘。

本书问世前,大多数读者对伯莎这 个疯女人并不太重视,自从有了本书,人们忽而重新发现了一个类别。这些疯女人公然无视“妇道”,花枝招展、野心勃勃、作恶多端、自取灭亡……但本书作者桑德拉•吉尔伯特和苏珊•古芭告诉我们,每个温顺善良的女人背后,都或多或少拖着一个癫狂的影子。她们将这个疯女人从阁楼上请下来,就是为了抨击父权主义文化对女性的精神束缚。

《阁楼上的疯女人》被誉为20世纪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圣经》,也是当代美国文论中的经典。在这部著作中,作者重读了19世纪著名女作家如简•奥斯汀、玛丽•雪莱、勃朗特姐妹、艾米莉•狄金森等人的作品,打破了民族、地域与时间等多方面限制的疆界,将19世纪的英美女性文学视为一个整体进行了综合研究,梳理并归纳了构成19世纪英美女性文学传统中一系列重要的意象、象征与隐喻,如天使、魔鬼、月光、水、面纱、蛛网等等。

此书自问世以来,以其激进的批评姿态和对19世纪英美女性文学的全新阐释,对西方文学与文化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桑德拉•吉尔伯特(Sandra M. Gilbert)、苏珊•古芭(Susan Gubar)

均为西方女权主义和女性主义文学研究领域颇具影响力的学者。她们是当代美国女权主义文学批评的创始人之一。两人长期合作,撰写了《阁楼上的疯女人》《诺顿女性文学选集》《没有男人的地带》等女权主义批评论著。

杨莉馨

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英美文学、女性文学及中外文学关系研究。已出版学术专著《西方女性主义文论研究》《异域性与本土化:女性主义诗学在中国的流变与影响》《20世纪文坛上的英伦百合:弗吉尼亚•伍尔夫在中国》《“我的河在向你奔来”:20世纪英语女作家在中国》等;译著有《葛特露和克劳狄斯——〈哈姆莱特〉前传》《通过身体思考》《阅读日记:重温十二部文学经典》《文尼莎与弗吉尼亚》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毕竟,从夏娃、密涅尔瓦、索菲亚、伽拉忒亚以来,体现出父权制特征的神话都是把女性定义为被男性创造、来自男性和为了男性而存在的,她们是男性思想、肋骨和创造才能的衍生物。5 人
  2. 母性是始终居于中心位置的。我们竭力抗拒“父权诗歌”和诗学,和我们这一代的所有其他女性主义批评家一样,想要为创造力寻找别的可供选择的切入角度。假如从比喻意义上说,钢笔未必代表了阴茎(阴茎自然也根本不是什么钢笔!)的话,那么子宫又意味着什么呢,华兹华斯称子宫具有“明智的被动性”,它或者又表现为活跃而带血的能量,它所滋养出来的,又是属于谁的美学呢?当然,我们只要一开始着手寻找阐释创造力的新的途径,就会被责备为具有本质主义(essentialism)的倾向。我曾经寄了一份表达我们对于柏拉图的洞穴(Plato’s cave)的新想法的文章给一位老友,2 人
  3. 歌德在《浮士德》(Faust)中提到的“永恒女性”(Eternal Feminine)的著名形象使得女性从忏悔的妓女转变而为天使般的处女,她们成为神圣的天父和他凡间的儿子们之间的中介。2 人
  4. 她现在12岁,她的故事已经被写入天际。她将日复一日地去发现而不是去创造自己的故事;当她凝神注视着这种生活时,又是好奇又是惊恐,因为它的每一阶段都可以预先看得清清楚楚,每一个日子都在以无可抗拒的力量朝着它最终的目的地走去。2 人
  5. 爱玛的形象还提醒我们,拥有智慧的女性是用言辞来对自己受到限制的处境作出反应的,因为言辞成为她的武器,成为她抗拒陈腐平庸的手段,成为一种至少从表面上看控制了她的生活的方式。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