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荣的东村:中国实验艺术的瞬间

荣荣的东村:中国实验艺术的瞬间

世纪文景巫鸿作品系列

8.157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荣荣,1992年来到北京。两眼睁得大大的,带着一架新买的相机。

“东村”,是中国实验艺术史上的一段神话。在这片破败的家园,荣荣和一群挣扎在贫困线上的艺术家——张洹、左小祖咒、段英梅、马六明等——以行为演出和摄影的方式,给中国实验艺术界带来了直接冲击。

巫鸿以荣荣镜头下的 东村作为特定视角,串联起其“东村”系列的三组摄影作品:1993—1994年原生态环境中的东村艺术家及其艺术创作; 东村艺术家群体被迫解散后,1994—1998年继续的行为艺术项目; 荣荣从“东村”到以后日子里的自摄像。 这份档案的目的,在于探索这些照片在历史层面、艺术层面、自传层面上的诸种意义,它有关内在空间和外在空间之间——关于一个艺术家的内心世界,包括他的美梦、幻想、激奋、焦虑,同一段集体的历史之间——微妙的交互影响。

巫鸿,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美术史家。著有《中国古代艺术与建筑的“纪念碑性”》、《重屏——中国绘画中的媒材与再现》、《废墟的故事——中国美术和视觉文化中的“在场”与“缺席”》、《物尽其用——老百姓的当代艺术》等。

荣荣 原名卢志荣,福建漳州人。中国当代摄影艺术最重要的代表人之一。1992年在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摄影教研室学习,1993年搬至北京郊区的东村,开始对东村的年轻前卫艺术家进行长期拍摄,1996年创办《新摄影》杂志,2007年创立“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事实上,当这些艺术家在被外界所接受之前,他们作为“实验艺术家”的自我身份是通过照片中的形象而得到确认的。4 人
  2. 作为随意的即兴表现,这些非正式行为常常是艺术家对特定环境和事件作出的直接反应。它们源于艺术家的生活经历,有意模糊了艺术与现实之间的界线。或具有讽刺意味,或自我陶醉,或愤世嫉俗。作为艺术实验,这些项目使东村艺术家得以探索以身体作为艺术媒介的种种可能性。这种探索是对批判性策略和艺术语汇的双重探求,使东村艺术家有别于其他一些与美术院校和商业画廊关系密切的艺术家。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实验艺术界内部,东村艺术家从很早就得到了“肆无忌惮”的名声,他们的身体艺术也常常被误解为赢得国外批评家认可的便捷手段。随着有关他们“极端和残忍”的艺术实验的流言蜚语,他们发觉自己不仅受到当权者的压制,同时也被许多同行艺术家所谴责。他们对这种状况作出的反应是对社会规范更深层次的对抗,他们的即兴行为成为这种持续对抗性的日常表达。4 人
  3. 这两个行为活动标志了东村艺术家之间大规模合作的巅峰和终结。3 人
  4. 其目的不是还原历史的超验性和可靠性,而是突出不同参与者讲述这个历史的视角和方式。我觉得这个模式对于“东村”尤其适合:由于讲述者都是艺术家,他们的叙事应该被看成是其艺术的一部分。2 人
  5. 由于讲述者都是艺术家,他们的叙事应该被看成是其艺术的一部分。2 人
  6. 他们采用了大洋彼岸纽约的一个另类艺术空间的名字,将自己的住地命名为“东村”。2 人
  7. 对于这一代当代艺术家们来说,“文化大革命”已经成为遥远的过去,他们的作品主要反映的是中国现阶段的变革,而不是历史的记忆。他们在北京—— 一个对变化中的社会环境和政治状态最为敏感的中国城市——找到了这样的刺激。2 人
  8. 把搬到此地的行动当成是一个自我放逐的行为2 人
  9. 东村群体最大的意义在于它的形成乃是通过行为艺术家和摄影家的密切协作,通过充当彼此的模特和观众,为相互的作品提供了灵感。在中国当代实验艺术的大环境中来看,这种协作促成了1990年代和21世纪前几年最重要的发展之一,即不同艺术媒材之间日益加强的互动关系。其中行为艺术特别激发了实验艺术家的想像力,这些艺术家中的许多人也越发被摄影所吸引,不仅从中汲取灵感,而且开始拍摄照片,作为自己的作品。2 人
  10. 其中行为艺术特别激发了实验艺术家的想像力,这些艺术家中的许多人也越发被摄影所吸引,不仅从中汲取灵感,而且开始拍摄照片,作为自己的作品。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