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托比症候群

巴托比症候群

8.0117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诺贝尔文学奖大热人选、博尔赫斯与卡尔维诺的当下传人、著名导演阿尔莫多瓦最钟爱的作家之一恩里克•比拉-马塔斯享誉世界的惊世奇作

☆法国梅迪西文学奖、法国年度最佳外语小说等多项国际知名文学奖得主

☆西班牙读者票选21世纪前十年最佳小说第二名

“即便是文学大师如阿根廷的博尔赫斯或意大利的卡尔维诺,都能在其中找到亲切的共鸣。”

——《柯克思评论》

巴托比,美国文学巨擘梅尔维尔笔下一位以“我宁愿不”来拒绝一切的诡异角色,竟跃出纸页化身为一种病毒,弥漫在文学世界中,让众多作家无法下笔。得上巴托比症的人都无药可治,而任何抵抗此病的举动亦是徒劳。本书的叙述者是便是一位“巴托比”患者,他年轻时曾写过一本小说,但因为某种心灵创伤,他拒绝再写。直到某一天,他开始写日记,记录那些和他同病相怜的作家封笔之谜。奇怪的是,他的日记里看不见正文,只有脚注,好像正文被某种不知名的病毒吞噬了……

恩里克•比拉-马塔斯(Enrique Vila-Matas)是西班牙目前最重要的作家。目前已经出版了近三十部著作,体裁包括短篇、小说、随笔和论文集。2000年之前,他的文学声誉主要局限于西语世界、法国、意大利、葡萄牙和巴西等地。但随着《巴托比症候群》的成功,比拉-马塔斯逐渐被其他语言国家的读者接纳,影响力迅速扩大,他的作品已被翻译十余种语言在全球发行,并被媒体看作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又一热门人选。

2013年,法国重要的文学期刊《文学杂志》将比拉-马塔斯与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言、爱丽斯•门罗、帕慕克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一起并列为当今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

比拉-马塔斯还和波拉尼奥私交甚好,波拉尼奥甚至断言:“在当今的西班牙文坛上,比拉-马塔斯无人能及。”比拉-马塔斯还被波拉尼奥以一个角色写进了短篇集《地球上最后的夜晚》中。

西班牙著名导演阿尔莫多瓦也说过自己最钟爱比拉-马塔斯的小说。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写作,”如同法国当代小说家玛格丽特·杜拉斯所言,“其实就是‘不说话’,就是保持沉默,是无声的吼叫。”8 人
  2. 能自娱自乐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8 人
  3. 当语言的运用单纯只是为了创造阅读上的效果,而不能够超越人类心智的界限,就会沦为一种不道德的行为。6 人
  4. 王尔德死后,巴黎的一家报社为他写下一段相当贴切的遗言:“当我不知生活为何物时,我便写作;而现在,当我领悟到生命的真谛与欢愉时,我便无物可写了。” 6 人
  5. 克兰已经领悟到,一个作家真正能写的、惟一能写的,实质上便是“写作的不可能性”。5 人
  6. 我们都认识巴托比,他们是一群打从心底否定这个世界的人4 人
  7. 于是,我便这么一脚踏进了这个“不”的迷宫里,漫步游走在一条条藏身于当代文学潮流中的小径。这股当代文学的潮流可谓十足恼人,却又同时拥有莫名的吸引力,因为在这股潮流里,只有那么一条“惟一”的小径,正确指引了通往文学创作的真理。这股潮流在发问:“文学创作究竟是什么?文学创作究竟在何方?”4 人
  8. “大众是不明就里的,通常也是冷漠无情的,我们难道需要向他们展示作品设计的构想吗?我们有必要解释即兴创作时,不断修改与调整作品的过程吗?解释太多,当初最原始而单纯的感动都会变成矫揉造作、自夸自捧的诈骗了。” 4 人
  9. 在文学世界里,我追踪这种难以分类的“巴托比症状”已经好长时间了。我研究病症本身,也研究当代文学的弊端。那是一种本能的负面情绪,也可能是受到“无”吸引的一种莫名情绪,让某些作家就是无法写出东西来,即使他们对于文学创作抱持着严谨的态度(或许就是这种严格的自我要求,反而使得他们无法真正提笔写作)。有些作家则是在完成一两本书之后,就不再继续写作了;也有些作家起初能够非常顺畅地按照进度下笔,但某一天,却突然停滞,怎么也写不下去了。3 人
  10. 这种复杂局面的干扰会越发明显,使我们对于过去不曾想过的问题开始感到疑惑,让人身陷一种多管闲事的思维之中。这种局面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对拉丁人而言,则是迫使拉丁人丧失原有的种族特色,忘记自己随遇而安的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豁达,开始插手每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务,然后开始感到不安,开始在意之前根本不在意的琐事。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