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的绅士

客厅里的绅士

毛姆文集(精装版)

8.160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9.99¥5.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8-2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一九二二年,当毛姆作为剧作家、短篇及长篇小说家甚至社交名流均取得巨大成功之际,他将这些全部放下,远赴东南亚进行了一次长途而且相当艰苦的旅行。从英国坐船到锡兰,在那儿他听说了缅甸东北部掸邦偏远的景栋之诸多乐事,于是他经仰光去到曼德勒,在那儿骑上骡子,走了整整二十六天前往这个令人着迷的地方;然后一路跋涉到泰国边境,来到曼谷,又坐船去了柬埔寨,徒步来到吴哥,最后乘河船去西贡,沿着海岸经顺化到了河内。

毛姆在逆伊洛瓦底江往蒲甘的船上偶然读到赫兹里特《论旅行》中的一段话:“妙哉!挣脱俗世与舆论羁绊——把我等那苦苦纠缠、令人烦恼、没完没了的自我身份丢于自然之中,做个当下之人,清除所有累赘——只凭一碟杂碎维系万物,除了晚上的酒债,什么也不亏欠——不再寻求喝彩并遭逢鄙视,仅以客厅里的绅士这一名衔为人所知!”顿如醍醐灌顶,遂决定写这样一本游记,并以“客厅里的绅士”为其书名。可是直到七年之后,他才真正提笔写成此书,并在“序言”中坦承:“本书不像《在中国屏风上》乃意外所获。书中记述的旅行为我所愿;但我起初就有意将之成书。《在中国屏风上》我写得开心。同类题材我想再试手艺,但规模要更精细,并采用一种我能赋予明确模式的形式。这是风格的演练。”

威廉·萨姆塞特·毛姆(1874—1965),英国著名作家,被誉为“最会讲故事的作家”,整个英语世界最畅销的作家之一。毛姆是一位成功的多产作家,在长篇小说、短篇小说和戏剧领域里都有建树。不过毛姆本人对自己的评价却很谦虚:“我只不过是二流作家中排在前面的一个。” 毛姆最知名、最畅销的小说《人性的枷锁》(1915)在其去世前的销量就已超过了一千万册。除长篇外,毛姆还是一个出色的短篇小说家,他的短篇小说有一百多部。1946年,毛姆设立了萨姆塞特·毛姆奖,奖励优秀的年轻作家,鼓励 并资助他们到各处旅游。1952年,牛津大学授予毛姆名誉博士学位。1954年,英王室授予他“荣誉侍从”称号。1965年12月16日毛姆在法国尼斯去逝。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旅行是因为喜欢到处走动,我享受旅行给我的自由感觉,我很高兴摆脱羁绊、责任和义务,我喜爱未知事物;我结识一些奇人,他们给我片刻欢娱,有时也予我写作主题;我时常腻烦自己,觉得借助旅行可以丰富自我,让自己略有改观。我旅行一趟,回来的时候不会依然故我。6 人
  2. 作家常常遭遇的不幸之一,是生前所受褒扬太少,死后则又太多。5 人
  3. 橘黄色的蝴蝶群集于一堆粪便,让我想起那些可爱的晚装女郎徘徊在一位肥佬金融家的周围。5 人
  4. 为了这一美妙的安宁,为了这一醇厚的寂静,那些观光统统值得忍受。5 人
  5. 在我看来,在这些东方国度,最令人难忘、最令人惊叹的古迹,既不是寺庙,也不是要塞,也不是长城,而是人。那些依循古老习俗的农民,属于一个比吴哥窟、中国长城或埃及金字塔远为古老的时代。5 人
  6. 大仲马可曾说过,戏剧之中,再也没有比关起门来发生的事情更为戏剧了?4 人
  7. “我给你讲。我要是娶她,就得在缅甸待一辈子。我迟早要退休,到时我想回老家住。我不想在这里入土,我想埋在英国的教堂墓地。我在这儿很快活,但我不想永远住在这里。我做不到。我需要英国。我有时候烦了这些灼热的阳光和耀眼的色彩。我需要阴天、细雨纷纷和乡村的味道。我回去的时候,将是一个可笑的胖老头,即使我给得起钱也老得打不动猎,但我可以钓鱼。我不想打老虎,我想打兔子。我可以适当打打高尔夫。我知道自己会落伍,我们这些在这儿过了一生的家伙总是如此,但我可以去当地俱乐部走走,跟从印度退休回来的英国人说说话。我想脚下踩着英国乡镇的灰色人行道,我想可以走去跟屠户吵一架,因为他昨天给我的牛排我咬不动,我想逛逛旧书店。我想小时候就认识我的人在街上跟我打招呼。我想自己的房子后面有个围起来的花园种玫瑰。我猜你听了这些会觉得很乏味很乡下很无趣,但我们这些人一直都是这样过的,我自己也想这样过。你可以说这是一个梦,但它是我的所有,是我在世上的一切,我不能放弃。”4 人
  8. 骡子就像有些哲学家那样知晓,唯一的自由,就是做对事情的能力;别的能力只是放纵。它们无需质疑,它们只需劳作而死。4 人
  9. 这个教训在于,即使最明智的人也很容易自高自大:给他某些特权,他就忘乎所以,声称这些是他不可剥夺的权利;予他少许权威,他就变成暴君。给傻瓜一套制服,上面缝一两个标签,他就以为自己的话即是法律。4 人
  10. 一本游记不应练习文风,而是以个人的方式去看真实的世界。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