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州公秘话

武州公秘话

谷崎润一郎作品系列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2380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小说是唯美派作家谷崎润一郎向"物语"这一古老文学形式发起挑战的又一次尝试。以战国时代为背景,将虚构主人公置入虚实交杂的考据史料,彰显出虚构写作的独特魅力。身为武藏守桐生家的儿子,武州公辉胜从小在牡鹿山城作人质。十三岁时,牡鹿山城遭围城,辉胜目睹青春少女手捧敌人首级的奇异画面,萌生了伴随一生的怪异性癖……本书配有大正昭和时期著名画家木村庄八三十八幅插画,尽情展现了谷崎作品的官能之美。

谷崎润一郎(1886-1965),日本唯美派文学代表作家。1910年以《刺青》、《麒麟》登上文坛,代表作有《痴人之爱》、《卍》、《春琴抄》、《阴翳礼赞》、《细雪》、《少将滋干之母》、《钥匙》和《疯癫老人日记》等。曾获每日出版文学奖、朝日文化奖和每日艺术大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来到走廊尽头,为免发出声响,老妪极其小心地拉开纸门,自己先下到庭院里,从怀中取出草鞋,整齐摆到法师丸面前。刚才因为火把光线太强,一直没看清楚,天上是阴历十三、十四的清冷皎月。附近建筑的白墙反射月光,地面更显明亮。白墙曲折形成的阴影间着月光,老妪疾步走在明暗交错的暗夜中,来到仓库模样的独栋屋前,打开门向法师丸招手:“就是这儿了。”法师丸对这屋子有印象。里面是摆武具的仓库,上面好像有个阁楼。可是跟着老妪进去以后,内部的模样与围城之前显著不同。因为战争的关系,原本收纳的武具及其他束之高阁的器具都拿出去了,地上空荡荡的;有个角落急就章地搭了一口灶。屋内漆黑一片,靠着灶下星点的柴火余烬及户外穿透进来的月光,法师丸只能辨认出这些2 人
  2. 刚才因为火把光线太强,一直没看清楚,天上是阴历十三、十四的清冷皎月。附近建筑的白墙反射月光,地面更显明亮。白墙曲折形成的阴影间着月光,老妪疾步走在明暗交错的暗夜中,来到仓库模样的独栋屋前,打开门向法师丸招手2 人
  3. 法师丸试着从人群中找寻昨晚的妇女,以证明那屋内的光景不是一场幻梦2 人
  4. 人死后是没有知觉的,这点他应该知道。所以,变成死人头摆在女孩面前会觉得幸福的幻想,本身就有矛盾,但光是幻想也很快乐。少年继续耽溺在自己变成首级、同时还有知觉的妄想中。他看着陆续传到她面前的首级,一一想象是自己的人头。然后她用梳背敲头,自己仿佛被敲着——这时他的快感达到顶点,脑子一阵酥麻,体内深处震颤不已。然后他又继续幻想,想自己是众多人头中最丑陋的一个——表情悲伤似要控诉什么,或是说不出脸孔哪儿奇怪,或是皮肤黝黑脏污,或是垂垂老矣,把这些都想成“自己”,比把自己想成英勇年轻武士的人头要来得幸福。也就是说,比起漂亮的死人头,他更羡慕丑恶的一方。2 人
  5. 他坚忍以待的努力终于在三天后的下午获得回报。他听到地板上传来优雅的足音,漆黑的坑道灯火微明,于是他先轻轻发出摩擦声,借以引起夫人注意。2 人
  6. 概括来说,被虐的快乐是一种“快感”,原本就带有利己性质,只是一般有此癖好者常会令自己身陷险境,然而武州公却能追逐这种绝大的秘密快感,同时一步步收服四周,扩张他的势力范围。2 人
  7. 至丽景殿拜访,话当年旧事,不觉夜幕低垂,阴历二十,残月升空,树影幢幢,附近橘树飘香,女官虽年华已去,风韵仍存,仪态万千,娓娓细述当年受君主恩宠之种种回忆。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