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曼帝国的衰亡:一战中东,1914—1920

奥斯曼帝国的衰亡:一战中东,1914—1920

一战中东,1914—1920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577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栩栩如生地重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中东,描写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扮演的角色。中东是地缘政治的关键,奥斯曼帝国得到德国金钱、武器和军事顾问的支持,向英法俄军队开战。土耳其人在加利波利、美索不达米亚和加沙,给协约国以决定性的打击,然而战局逆转。巴格达、耶路撒冷、大马士革相继陷落。战后胜利者瓜分奥斯曼帝国,种下了现代阿拉伯世界永无止境的冲突根源。

尤金•罗根(Eugene Rogan),英国历史学家,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中东现代史高级研究员,前中东中心主任。他的作品《奥斯曼帝国晚期的国家边界》获得了阿尔伯特•胡拉尼奖(Albert Hourani Prize),另有畅销作《阿拉伯人》。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交战双方的战壕有时距离非常接近,近到都能听见对方讲话。如此近距离使双方的士兵彼此体谅,停火时他们便往敌方战壕丢零食。一位土耳其士兵记得他曾把香烟、葡萄干、榛子与杏仁扔进澳新阵线。入侵者也扔以水果罐头与果酱表示感谢。埃明·彻尔觉得非常神奇,没有人会把礼物混着泥土扔给对方,也没有人用手榴弹回赠零食。双方的食物交换都出于一片好意。3 人
  2. 就拿那些老旧木头房子门外常见的一种石块来说好了,它们多半是方形的,边角不甚整齐,经过年月洗刷,表面凹凸不平。当初这些石头的主要作用是放置每一户人家吃剩的饭菜,好让街上流浪的狗不必为了争夺食物而打架。2 人
  3. 2 人
  4. 不断变形又不断自我分裂的民族认同运动,和幽灵一般不停回归的宗教认同政治,正是这一切争端的最大催化剂。2 人
  5. 帝国、宗教以及民族这三者之间的繁杂角斗2 人
  6. 欧洲列强对付和肢解奥斯曼帝国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鼓动民族主义,不止在宣传上支援它广大辖土内各个有心谋求自治的民族主义者,甚至干脆动手出兵2 人
  7. 高加索战役、达达尼尔海峡之战、美索不达米亚战役,还有巴勒斯坦战役2 人
  8. 包括土耳其人、阿尔巴尼亚人、阿拉伯人、库尔德人,还有众多宗教团体—占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什叶派穆斯林,十几个不同的基督教派和规模不小的犹太教群体。此前政府也曾试图培养民族认同感,但终因社会多元化而未能成功,2 人
  9. 1909年,许多奥斯曼土耳其人怀疑亚美尼亚少数民族预谋脱离帝国,另建国家。亚美尼亚人拥有自己的语言和独特的基督教礼拜仪式,还有一个在奥斯曼治下延续长达几世纪的公共组织,独立的宗教团体米利特(Millet)。他们几乎具备一切19世纪民族主义运动的先决条件,除了一点:他们并没有聚居在同一地理区域。作为一个民族,他们散布在俄罗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边境、安纳托利亚东部地区、地中海沿海地带,以及奥斯曼各大商业都市。最大的亚美尼亚人聚居地就在首都伊斯坦布尔城内。若不能在一方土地内拥有足够多的人数,他们永远不可能希望建国,除非—理所当然—他们能找到某个大国支持他们的建国事业。2 人
  10. 巴尔干诸国曾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19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