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传:跃升年代

希特勒传:跃升年代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67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9.99¥3.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11-2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希特勒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身为历史学家的本书作者福尔克尔·乌尔里希,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在书中细细探究德国第三帝国领导人希特勒。这位众所周知的独裁者在撇下“元首”的头衔之后,作为一个“人”,会呈现出何种样貌?他有何令人喜欢或厌恶的特质?有何天赋或才能?他的心理情结与凶残的杀人欲望又是如何? 本书推翻了关于希特勒本人所有错误的陈词滥调,从希特勒的人格特征、私人社交圈以及他与女性的关系、他的统治方式和理念等各个侧面着手,完整而又多层次地刻画出了一个独特的历史人物形象。书中大量引用与希特勒同时代人的证词,既包括他的崇拜者,也有反对派,首度披露大量的迄今为止从未被发现的全新历史文献。 在作者笔下,希特勒不再是一个空洞的恐怖符号。当一个有“魅力”的希特勒活生生地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们不会忘记他犯下的滔天罪行,相反,我们的心中会生出警惕和恐惧。本书主要聚焦于希特勒从崛起至1939年独揽大权的巅峰时期,是本世纪值得注目的希特勒传记。

2004年9月,奥利弗·西斯贝格(Oliver Hirschbiegel)执导的电影《帝国的毁灭》(Der Untergang)在德国上映,这部获得了奥斯卡奖提名的电影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影片以冷静客观的态度描述了希特勒藏身于地堡的后12天,希特勒被还原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有感情,有喜怒哀乐,他也会关心下属,面对妇女、儿童时时流露出脉脉温情。电影上映之后,德国媒体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可以把希特勒作为一个人来刻画?” 对此,《希特勒传:跃升年代》的作者——德国著名传记作家福尔克尔·乌尔里希给出了斩钉截铁的答案:“是的,我们可以这样做!而且我们也必须这样做!” 本书作为文学界的《帝国的毁灭》,洋洋上百万字的巨著远比一部电影讲述希勒特更加全面、更加深刻。 希特勒是一个有着强烈个性和多面性的人,他绝非以往人们所说“只会煽动民众的低层次情绪”的“眼界狭隘、能力有限的庸才”,他不仅有宣传的口才,更有针对不同对象扮演不同角色的表演才能,希特勒是个有魅力的人。作者破除了长久以来弥散于学术界和文艺界的“恶魔神话”,所以他笔下的形象更显得晦涩复杂,更能引起人们沉重的反思。正如托马斯·曼在《兄弟希特勒》中所言:“希特勒的出现并非偶然,他是一种真正正常的德国现象!” 对希特勒进行人性化的描写并不意味着为纳粹脱罪,当一个有“魅力”的希特勒活生生地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们不会忘记他犯下的滔天罪行,相反,我们的心中生出警惕和恐惧,因为恶魔并非天生的,恶魔生活于人群之中,它徘徊于每个人的心头,只要有合适的气候和土壤,恶魔播撒的种子就有可能生根发芽。

福尔克尔·乌尔里希,1943年出生,著名传记作家、历史学家、专栏作家、电视媒体人。 主修历史、文学与哲学,目前居于汉堡。《时代》杂志旗下著名作家,《时代杂志历史篇》合作出版人,1990年至2009年间曾担任《汉堡周刊》的《政治书》主编,并出版过多部关于19世纪和20世纪历史的专著,众多成就使他于2008年荣获德国耶拿大学荣誉博士头衔。曾经因在新闻出版业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得德国弗雷德里希·克尔大奖。《希特勒传:跃升年代》是作者数十年心血之作,被学术界评价为本世纪、真实、值得注目的希特勒传记。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它以某种令人羞愧的方式包含了以下一切:早期的‘艰难’、懒惰和可悲的不确定性,无处安身感,也就是说不知自己想要什么,在社会上和内心里像个十足的波西米亚人一样慵懒度日,对理智和光荣的日常事务采取一种高傲的、自我感觉良好的拒绝态度——究竟原因何在呢?原因在于他们有种模糊的预感,他们生来该做某种尚不确定的事业,可一旦把它说出口会惹得人们哄堂大笑。9 人
  2. 1918年10月13日到14日的夜间,希特勒和几个战友成为毒气战的牺牲品,具体地说是一种叫Lost的战争武器,也被称为“黄十字”毒气,或者因为其特殊的气味被称为芥子毒气。4 人
  3. 希特勒上台是否能被阻止的问题一再让历史学家们伤脑筋。当然,德国早就存在着强烈的4 人
  4. 在内心彷徨时,他宁愿让自己的想象凌驾于清醒的现实。3 人
  5. Norbert 2 人
  6. 布洛克把德国独裁者描述成“一个彻底无原则的投机主义者”,受到“权力欲”——而且是“最原始最纯粹”的权力欲的驱使。2 人
  7. 如果没有众人心甘情愿帮助希特勒爬到高位,他的罪恶目的也不可能变成现实。2 人
  8. 埃伯哈特·耶克尔在1979年的报告会中总结说,死去的希特勒“将永远与德国人同在,与幸存者同在,与后来者同在,甚至与尚未出生的人同在,他不是他们的同代人,而是一座记录着人性极限的永恒纪念碑”。2 人
  9. 斯特·库比泽克(August Kubizek)回忆说,“因为他觉得‘席克尔格鲁贝’这个姓太粗俗、太土气,写起来又麻烦又不实用,而‘西德勒’又太无趣和软弱。‘希特勒’好听又令人印象深刻。”事实上我们的确怀疑,一个姓席克尔格鲁贝的人是否还能给德国人“政界救世主”的印象。“席克尔格鲁贝万岁!”的口号只会让人觉得好笑。2 人
  10. 不必过度解读希特勒的童年经历。在那个年代体罚被视作正常的教育手段,独断专行的父亲和作为补偿的慈爱的母亲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的中产阶级家庭里是一种常见的组合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