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的心灵

苏联的心灵

共产主义时代的俄国文化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5111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2.00¥8.40
译林出版社初夏特价截止至:2019-05-29 00: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收录了以赛亚·伯林关于苏联的一些从未发表过的文章。既有对二战后他与帕斯捷尔纳克和阿赫玛托娃等苏联作家的几次著名会晤的记叙,也有他呈交给英国外交部的关于斯大林统治下苏联艺术状况的公文;既有对曼德尔施塔姆和帕斯捷尔纳克的肖像描绘,也有他访问苏联后对苏俄文化的印象速写等等。以赛亚·伯林从身世与文化上都与俄国有着直接的渊源,对俄国知识阶层有深刻的同情与了解,本书为我们了解苏联时期俄罗斯的文化生活一般状况,以及知识分子的遭遇与命运,提供了非常珍贵的材料。

以赛亚·伯林(1909—1997),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史家,20世纪最著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一。出生于俄国里加的一个犹太人家庭,1920年随父母前往英国。1928年进入牛津大学攻读文学和哲学,1932年获选全灵学院研究员,并在新学院任哲学讲师,其间与艾耶尔、奥斯丁等参与了日常语言哲学的运动。二战期间,先后在纽约、华盛顿和莫斯科担任外交职务。1946年重新回牛津教授哲学课程,并把研究方向转向思想史。1957年成为牛津大学社会与政治理论教授,并获封爵士。1966年至1975年担任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院长。

主要著作有《卡尔·马克思》(1939)、《自由四论》(1969,后扩充为《自由论》)、《维柯与赫尔德》(1976)、《俄国思想家》(1978)、《概念与范畴》(1978)、《反潮流》(1979)、《个人印象》(1980)、《扭曲的人性之材》(1990)、《现实感》(19997)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就目前而言,苏联对新鲜事物的极端渴求和不加批判地接受现有的低劣精神产品之间的巨大反差,是当前苏联文化最显著的一个现象。5 人
  2. 好奇心本身、个人独立探索精神、创造和思考美好事物的愿望、寻求真理本身的愿望、追求某些目的的愿望(这些目的本身确是人类的目的,能够满足我们天性中某些深层欲望),都是有害的,因为它们会扩大人们之间的差异,而不利于一个整体性社会的和谐发展。4 人
  3. 苏联的文艺界非常独特,从西方的观点进行类比是难以理解的。由于各种原因,俄罗斯在各个历史时期一直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保持某种程度的隔绝,因而也从未真正成为西方传统的一部分。事实上,在她的文学中,对于她与西方之间不轻松的关系,始终流露着一种特别矛盾的心态:时而表现为一种希望融入并成为欧洲生活主流的狂热而毫不餍足的渴求;时而又表现出对西方价值带着怨恨(“西徐亚人式的”)的轻蔑,而且这绝不仅仅限于公开表明信仰的斯拉夫派;但更常见的是将这两种相互对立的情绪既未妥善也不自然地结合起来。这种交织着爱与恨的情绪渗透在几乎每一位著名的俄罗斯作家的作品中,有时在抵制这样或那样的外来影响的过程中还会上升成为强烈的感情,影响着格里鲍耶陀夫、普希金、果戈理、涅克拉索夫、陀思妥耶夫斯基、赫尔岑、托尔斯泰、契诃夫以及勃洛克的伟大作品。4 人
  4. 全神贯注且不厌其烦地沉浸于对社会和道德问题的思考,或许是整个俄罗斯艺术和思想的一个最为引人注目的特征;这一特征极大地影响了十月革命,而且在革命胜利后还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激烈论战。论战的一方主要是那些艺术上的叛逆者,他们指望革命能够实现他们最激进的“反资产阶级”的主张(并形成一种普遍的态度);另一方主要是那些务实的政治家,他们希望所有的艺术和知识活动都能够直接服从于革命的社会和经济目标。4 人
  5. 苏联社会中最深刻的裂痕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差异4 人
  6. 共产主义教育工作者的任务……主要是斯大林所谓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任务,亦即,对人进行调试,使得人们只会提出很容易获得答案的问题,让人们在成长过程中因最小的摩擦而顺其自然地适应所处的社会……好奇心本身、个人独立探索精神、创造和思考美好事物的愿望、寻求真理本身的愿望、追求某些目的的愿望(这些目的本身确是人类的目的,能够满足我们天性中某些深层欲望),都是有害的,因为它们会扩大人们之间的差异,而不利于一个整体性社会的和谐发展。以赛亚·伯林,《民主、共产主义和个人》3 人
  7. 它们的工作就是思考我们所处的社会、国家和世界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并寻求解决之道。因此它们又被称为智库。3 人
  8.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19世纪和20世纪初几乎所有的俄国知识分子(也有一些例外)内心都秉持着这样一种信念: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相互关联的,而且存在着某种在原则上能够解决这所有问题的理论体系;甚至认为,发现这种体系是一切道德、社会生活和教育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如果是为关注个别的或个人的目的,比如说为自己追求知识、艺术创作、追求幸福或个人自由而放弃对这种理论体系的求索,则被看成是主观任性、失去理智、自私自利,是逃避人的责任的不道德行为。3 人
  9. 斯大林对知识分子有一句著名的且非常耐人寻味的描述,称他们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说法完全出自马克思主义的假设。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在对历史和社会进行“科学”分析的基础上阐明正确的社会目标;然“”后,通过各种教育或熏陶的手段,使他们的同胞协调思想,像一台调试准确、运转高效的机器的各个协调部件一样,把握已揭示出的真理并按要求行动。3 人
  10. 这样全体人民就好像永远都在疲于奔命,而且左左右右、步履维艰。个人能否保全自己取决于他是否能够准确地感觉到中央权力机关何时会下达前进或后退的命令,以及他是否能够迅速调整自己转向新方向。在这里,时间的把握至关重要。由于惰性或政治方面的不敏感而导致的误算,更糟的是由于在政治上或道德上的坚定,使他在一条已经被判了死刑的路线上徘徊太久,如果他还顽固不化的话,几乎肯定意味着遭到羞辱或者死亡。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