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现实 我的主义

我的现实 我的主义

阎连科文学对话录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9140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选取了当代著名作家阎连科与评论家、翻译家的多次有关文学问题的对话,追寻土地、介入现实、谈论语言、评论世界文学,在观点交锋和激情碰撞中,勾绘出一幅文学图景。

这是一本写作宣言,一次生命剖析,一场从土地出发的文学之旅:阎连科畅谈自己三十年写作历程,细数笔下故事与人物的诞生,纵论世界文学名家。第一次提出了“神实主义”创作观念,为我们理解中国文学提供了新的思路。

阎连科,中国当代创作力最旺盛、想象力最丰富的作家之一,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对文学现实的一次冲击,多次获得包括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在内的重要文学奖项,其作品被译为日、韩、法、英、德、意大利、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十余种语言,在近二十个国家出版发行。主要作品有《日光流年》、《坚硬如水》、《为人民服务》、《受活》、《丁庄梦》、《风雅颂》等。阎连科的每一部作品出版,都会引来一场媒体狂欢,他也是中国当代作品被禁最多的作家。2010年,阎连科推出最新长篇小说《四书》(繁体字版,另有多种外文版正在翻译中),是他“神实主义”写作观念的一次大胆实践。

作品目录

  1. 我的现实 我的主义
  2. 第一辑 写作,是对土地与民间的信仰
  3. 一、生存,在我的记忆中占有重要位置
  4. 二、最初的写作是为了逃离土地
  5. 三、土地对我的要求,就是我对它们的书写
  6. 四、民间,有无尽的写作资源
  7. 五、民间真实:我小说的起点和归宿
  8. 第二辑 现实、存在与现实主义
  9. 一、 直面现实,是拿头撞墙的艺术
  10. 二、作家,应该表现出对“人民”的厚爱
  11. 三、时间,是艺术的无刃之刀
  12. 四、存在的荒寒与乌托邦的诗意之灯
  13. 五、 独有的情感, 是现实存在的艺术标码
  14. 第三辑 追寻结构和语言的力量
  15. 一、 结构: 是小说内蕴的必然要求
  16. 二、语言:由故事的灵魂所决定
  17. 三、 创造和变化应该是全方位的
  18. 第四辑 文体:是一种写作的超越
  19. 一、 文体觉醒的最初萌动
  20. 二、文体自觉的长篇实践
  21. 三、文体与故事的平衡和制约
  22. 四、文体下的真实与理论
  23. 第五辑 文学的阅读资源
  24. 一、 拉美文学:中国新时期文学的催生剂
  25. 二、拉美作家的炫目光彩
  26. 三、翻译文学,中国当代文学振翅的一翼
  27. 四、中国当代文学内在的缺失
  28. 第六辑 我的现实我的主义
  29. 一、当代文学漫谈
  30. 二、作家与批评家
  31. 三、当代文学中的“神实主义”写作
  32. 四、写作最难是糊涂
  33. 第七辑 随想随言说
  34. 一、写作是情感焦虑的结果
  35. 二、文学的个人主义
  36. 三、文学与亚洲“新生存困境”
  37. 四、“乌托邦”笼罩下的个人写作
  38. 五、当代文学中的中外关系
  39. 后记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神实主义,我想应该有个简单的说法。即:在创作中摒弃固有真实生活的表面逻辑关系,去探求一种“不存在”的真实,看不见的真实,被真实掩盖的真实。5 人
  2. 我是说,我们应该理顺、弄清中国文学和许多外来文学的关系,弄清我们今天写作的方向,彻底地走出一条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学路线。4 人
  3. 我以为,马尔克斯对中国作家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他让中国作家重4 人
  4. 他们的眼光在认识社会现实的时候都是审美的,而我们认识现实的时候则往往是社会的3 人
  5. 好的结构,在小说中是一种力量,也是小说的血肉。3 人
  6. 在写作中,你发出的声音必须是你自己对世界的看法,是要用自己的声音唱自己的歌。所谓自己的声音,就是你的个性,而不是他人都具备的共性;所谓唱自己的歌,就是要写出你对世界的看法、你对人生的看法、你对情感的看法、你对万事万物的感受和看法。3 人
  7. 。试想,一个人有了能把地球撬起来的力量,他会做什么事情?撬不动地球,他能撬动一栋高楼;撬不动一栋高楼,他能撬翻一列火车。权力就是力量杠杆的支点,是每一个人人生的支点。面对这样的权力,你会不对权力厌恶吗?还会对权力崇拜吗?2 人
  8. :生活中有一种真实,是在大家的目光中不存在的真实,它只在我的目光中发生和存在;这个真实在另外的一个世界中存在,在我们凡俗的世界中是没有的。但是,你不能因为没有见到就认为它不存在、不真实。换句话说:生活中有一种不存在的存在,不真实的真实。这不是神秘、不是怪诞、不是寓言,它就是真实,就是存在。2 人
  9. 对我而言,某种创造的机缘已经成熟了。我在想我的下一部小说,无论谁说它是假的都与我没有关系。我已经可以特别“霸道”地去写我的小说了。完全不考虑文学的真假问题了。某种小说里的东西,我说它是存在的现实,他就不再是荒诞和想象,就一定是确实的存在,真切地发生。就是绝对的“真实”。2 人
  10. :就我来说,和现实的紧张关系,除非不写作才会缓解,只要你坐在书桌前面,这种和现实的紧张关系马上就会表现出来。《日光流年》还相对平静一些,从《坚硬如水》开始,到《受活》,再到《丁庄梦》,这种关系如你所说,不是紧张,而是有些尖锐了。紧张、对立、尖锐,是好事,也是坏事。就像是一根绷紧的弦,绷紧必须有一个度,过松时拉不出好的音韵,过紧时一触即发、一触即断,可能什么音韵也没有了。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