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和玛格丽特

大师和玛格丽特

9.3382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0.90¥1.0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6-27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布尔加科夫贡献给世界的把现实、历史、幻想、神话糅合为一体的神奇作品。

魔王沃兰德扮作魔术师造访二十年代莫斯科,检视莫斯科居民的内心世界,给无神论者带来震惊和冲击;无名大师写作了千余年前彼拉多审判耶稣的历史小说,不容于世,被迫住进精神病院;崇拜大师才华的秘密情人玛格丽特不仅成为魔王盛大舞会上的女王,而且在魔王帮助下最终与大师一起进入永恒的世界……

在开放性的叙述迷宫中,在宗教神话故事的架构下,在光怪陆离的魔幻场景里,人性的本质和历史的真实渐渐显露。

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1891—1940),前苏联小说家、剧作家,出生于乌克兰基辅一个神学教授家庭。一战期间曾参加红十字会,后成为战士、医生、记者。20年代早期开始从事文学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白卫军》(后改为剧本《土尔宾一家》,收入剧作集《逃亡》)、《大师和玛格丽特》、 《莫里哀先生传》等,中篇小说《不祥的蛋》、《魔障》、《狗心》等,剧本《卓伊卡的住宅》、《紫红色岛屿》、《莫里 哀》等(均收入剧作集《逃亡》)。在布尔加科夫生前,其大部分作品受到严厉抨击,被禁止出版或公演。他作品中荒诞、象征、讽刺的表现手法,与其幽默而不失从容的语言风格相得益彰。在他的小说中,深刻的哲理内涵与惊人的艺术技巧结合,真实与虚幻交织,合理与荒诞并存,梦幻与现实融为一体,他也因此被认为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鼻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再有,你为何对人总以‘善人’相称呢?人人都如此相称吗?讲!”“是的,”囚徒说,“世上没有恶人。”3 人
  2. 麇集3 人
  3. 2 人
  4. 燠热2 人
  5. 事实上这位公民哪条腿也不瘸,身材既不矮小,也不魁梧,只不过个头稍高而已。至于牙,左侧镶的是白金牙套,右侧是金牙。穿着一身价格昂贵的灰常服,脚上是一双与衣服同色的进口皮鞋。灰色贝雷帽潇洒地歪戴在脑袋上,腋下夹着一根文明棍,黑色镶头雕成了狮子狗脑袋形状。此人看上去四十出头,嘴角微歪,胡子刮得挺干净,黑发,右眼珠乌黑,左眼珠不知为什么却是绿的。眉如漆描,一高一低。一句话,是个外国佬。2 人
  6. “真该把康德抓起来。单冲他这套谬论,就该打发他到索洛夫基去蹲上三年!”伊万冷不防脱口说了这么一句。2 人
  7. “我也深以为憾。”陌生人说话时一只眸子熠熠发光。随即又说:“不过,有这么一个问题我始终百思不解: 如果没有上帝,那么请问,谁来支配芸芸众生的一切呢?谁又是天下的主宰呢?”“人自己支配自己呗。”流浪汉忙愤愤地回答。其实,这个问题他也闹不清。“对不起,”陌生人客客气气地说,“若是说到支配,总得在一段说得过去的时间里有一个比较拿得准的计划才成吧?人要是非但无法对短得可笑的一小段时间——比如说一千年吧——提出任何计划,甚至连自己的明天也无法担保,那么请问二位,这支配二字又怎能谈得上呢?”2 人
  8. “我也深以为憾。”陌生人说话时一只眸子熠熠发光。随即又说:“不过,有这么一个问题我始终百思不解: 如果没有上帝,那么请问,谁来支配芸芸众生的一切呢?谁又是天下的主宰呢?”“人自己支配自己呗。”流浪汉忙愤愤地回答。其实,这个问题他也闹不清。“对不起,”陌生人客客气气地说,“若是说到支配,总得在一段说得过去的时间里有一个比较拿得准的计划才成吧?人要是非但无法对短得可笑的一小段时间——比如说一千年吧——提出任何计划,甚至连自己的明天也无法担保,那么请问二位,这支配二字又怎能谈得上呢?”“说实在的,”这回陌生人转向了别尔利奥兹,“就拿您来说吧,试想,正当您支配着别人和自己,在那儿发号施令的时候,总之,正当您春风得意的时候,突然,您……嘻嘻……肺子里冒出个大瘤子……”只见外国佬甜蜜地一笑,仿佛能琢磨出肺子里长瘤子这档子事来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似的。“是的,瘤子……”他像只猫似的眯起眼睛,把这个刺耳的词儿又说了一遍,“结果呢,您这种支配说完就完!“于是您哪,除了保命要紧,别的事可就一概不感兴趣了。一来二去家里人事事瞒着您,您也估摸出大事不好,赶紧四处求访名医。后来就连走方郎中也不放过了,甚而至于还算命打卦。可是求医问药也好,求神打卦也罢,全都无济于事了。这您心里明镜似的。最后的结局别提多惨: 两天前还自以为能支配这支配那,如今却躺在木头匣子里一动不动了。身边的人也心里有数: 躺着的这家伙再也不中用了。于是就把他塞进炉膛,一烧了之。“有时还更糟: 某某人刚打算到基斯洛沃茨克去疗养,”说到这儿外国佬拿眼睛朝别尔利奥兹一瞟,“心里想,这还不是小事一桩吗?可谁知就连这点小事也支配不了,因为不知怎么搞的他竟会一跤滑到电车轮子底下轧死!您说,自己支配能支配到这个份上吗?您难道不认为,说他完全受别人支配反倒更合乎情理吗?”说罢,陌生人吃吃怪笑起来。2 人
  9. 人要是非但无法对短得可笑的一小段时间——比如说一千年吧——提出任何计划,甚至连自己的明天也无法担保,那么请问二位,这支配二字又怎能谈得上呢?”2 人
  10. 主编和诗人全都惊傻了,原因不仅在于烟盒里的香烟果然是“伸手”牌的,更出奇的是那只烟盒: 它硕大无比,赤金打就,盖子开合之间,钻石镶嵌的三角图案闪出蓝白二色光焰。这一来,两位文学家的想法可就不尽相同了。别尔利奥兹想:“唔,的确是个外国人!”流浪汉却想:“真他妈的带劲!吓!……”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