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疴遍地

沉疴遍地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838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2.80¥20.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0-05-26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我们今天生活的方式中有某种根本性的谬误。”托尼·朱特在本书中揭示了我们如何陷入这种危险境地,指引我们直面社会弊病,并为所在的世界承担责任。朱特重新激活了我们的政治对话,使我们可以想象一种新的统治方式和更好的生活。

这部精练的作品凝结了托尼·朱特一生的思索,将他对历史和现在的洞悉嘱托给后世。

我们知道各种东西的价钱是多少,但对它们的价值几何却一无所知。我们不再质疑一项司法判决或立法行为:它善吗?公平吗?正确吗?它会带来一个更好的社会或更好的世界吗?这些问题曾经是根本的政治问题,尽管它们不能轻易回答。我们必须再次学习提出这些问题。

托尼·朱特(Tony Judt,1948—2010)当代最著名的欧洲问题和欧洲思想研究专家。1948年出生于英国伦敦,毕业于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和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后执教于剑桥、牛津、伯克利和纽约大学。1995年创办雷马克研究所,专事研究欧洲问题。经常为《纽约时报》、《泰晤士报文学副刊》、《新共和》等撰稿。著有《重估价值:反思被遗忘的20世纪》、《战后欧洲史》、《责任的重负:布鲁姆、加缪、阿隆和法国的20世纪》、《思虑二十世纪》等作品。其中《战后欧洲史》被认为是无法被超越的史学著作。2007年获汉娜·阿伦特奖,2009年因他的“智慧、洞察力和非凡的勇气”获奥威尔终身成就奖。2010年8月因病去世。

杜先菊:毕业于北京大学,后赴英国牛津大学留学,转至美国布兰戴斯大学完成博士学位。曾在希伯来大学、哈佛大学进修和从事研究工作。主要研究领域为中东历史与外交、中国和以色列外交关系史等。译有《以色列现代史》等,著有《中国以色列外交关系史》。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当代生活的物质主义和自私性,并不是人类生存条件中天然固有的。许多今天看起来“自然”的现象,都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对创造财富的迷恋,对私有化和私营部门的顶礼膜拜,愈加恶化的贫富差距。更重要的是,伴随着这些现象的聒噪说辞:对不受约束的市场毫无批判的崇拜,对公共部门的蔑视,对无限增长的幻想。4 人
  2. 欧洲没有一个地方有人支持废除公共医疗、结束免费或补贴的教育、减少提供公共交通和其他基本服务。4 人
  3. “这种对有钱有势者的钦佩乃至近乎崇拜,对贫穷卑微之人的蔑视,或至少是忽视……(是)……我们的道德情操败坏的极大的和最普遍的原因。”4 人
  4. 一帮年轻人对他们生活的空虚、对他们的世界那种令人沮丧的无目的性表达出类似的挫折感,上一轮还是在20世纪20年代:历史学家们谈及“迷惘的一代”,并不是一种偶然。3 人
  5. 要看清人们眼前的事,是需要不断努力的。3 人
  6. 描述早期商业资本主义的最敏锐的作家之一孔多塞侯爵(the Marquis de Condorcet)就带着厌恶预见到了这样的前景:“在一个狂热的民族眼里,自由不过是保障金融活动之安全的必要条件。”那个时代的革命有一种将赚钱的自由和自由本身混为一谈的危险。3 人
  7. 沉疴遍地,病魔肆虐,财富聚集,众生危亡。——奥利弗·哥尔德斯密斯(Oliver Goldsmith)《荒村》(1770年)2 人
  8. 如果今天的年轻人陷入迷惘,原因并不是缺乏目标。和学生或小学生挑起任何话题,都可以引出令人触目惊心的一串焦虑。事实上,成长中的一代在敏锐地为他们即将继承的世界而担忧。但是,伴随着这种担忧的,是一种普遍的沮丧情绪:“我们”知道有什么不对,有很多我们不喜欢的东西,但是,我们该相信什么?我们该怎么办?2 人
  9. 自由主义者是反对干预他人事务的人:他能够容忍不同的态度和非传统的行为。自由主义者有史以来就主张将他人排斥在自己的生活之外,给个人以最大的生存空间,以自己选择的方式发展。2 人
  10. 另一方面,社会民主主义者是某种混合体。他们和自由主义者一样致力于文化和宗教宽容。但是,在公共政策上,社会民主主义者相信为了公共利益而采取公共行动是可能的,也是有益的。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