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不离

生死不离

以此纪念走过灾难的我们

免费试读18,269 阅读

作品简介

2008年,汶川地震袭击我的家乡。

我有很多亲人、朋友、同学、老师,不幸在这场灾难中失去圆满。

我和我的家人也历经艰难险阻,才得以团聚。

而喜新厌旧的记忆,它正在一点点摒弃着那些曾经对于它的主人我,最最刻骨铭心的时刻。偶尔,我会为此慌乱。就好像一个人曾经打败过一个凶残的敌人,可是随着年岁的老去,敌人的容貌在他脑海里,渐渐模糊不清了。

我对自己说,趁往事还没有遗忘殆尽,我要把那场灾难中自己经历和看到的恐惧、勇敢、绝望和希望,用文字记录下来。我把这些文字合成一集,取名《生死不离》,是因为有感于当年成龙先生唱遍灾区的那首同名歌曲。

我想,终有一日,我们都将华发苍颜,神智混沌。

或者,在冬日暖阳下的藤椅里,某位缺了牙齿的老太婆,还可以骄傲地指着一段文字对膝下撒娇的儿孙细细道来:“好险啊!那个时候啊……”于是老小一起体味,生命的脆弱与韧性。我常觉得,生命像是一场内容丰富的探险游戏。像采蘑菇游戏的小玛丽,当你蹦蹦跳跳满怀热情出发,却永远无法预测,下一刻路上哪里会蹦出怪兽,或者什么时候足下会裂出深渊。

九月薇影,八零年代某个深秋生于蜀地。婴儿时期便在母亲的语文课堂中学步学语,受到珍贵启蒙。五岁时,因一本《365夜故事》与文学结缘,近三十年来,虽历经世事波折,而关于文学的理想竟如生命中无意嵌入的一粒小石子,越是疼痛磨砺越是温润光泽。现居川西北一隅历经沧桑的古城,教育照顾稚子,并为家中室内装饰设计工作室兼职设计与策划。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人的一生,一定会有一些记忆,即使到了你白雪双鬓、神志不清,回想起来仍然揪心窒息,如同噩梦。9 人
  2. 在无从抗拒的天灾面前,生或者死,都不过一场偶然。在我的一生中,正是从这份偶然开始,更加无比坚定地信仰人与人之间那种被叫做爱的神奇物质。8 人
  3. 什么叫无助?不是你暗恋的女子新交了男朋友,不是你的老板不肯给你过年红包;甚至不是你刚刚失业却被房东前来催收房租,更不是你每日经过华丽的楼盘广告还没有存够首付。真正的无助,是明明还有呼吸还活着,却如此明确地感受到,你,和你所爱的人的生命,正在被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所主宰。这种力量不仅不可抗衡,连丝毫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你以为你可以竭尽全力奋不顾身,到后来才发现其实无论你做什么,都全然无效。在精神上你可以高唱战歌,但是在行动上,你却永远处在被动的一方。6 人
  4. 行走不过是一种经历,我们最终需要的,是一个温暖宁静的,家的港湾。5 人
  5. 在我就要走出门洞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脱掉的牛仔裤。但旋即,我毫不犹豫地冲向了人群。在那一刻,仪容的完美和生命的珍贵相比,前者真是太微不足道了。后来我听说有人因为正在洗澡或者正在睡觉,逃跑时回头去穿衣服而被永远埋在了废墟。在深深惋惜的同时,我猜想,大概是因为他们没有如我一般一个人在六楼上经历长达几十秒的等死的绝望。没有真正抵达过生命边缘的人,总还想在生的前提之下附加上些微条件。殊不知灾难面前,命运对苍生吝啬到何种程度。4 人
  6. 因为年轻,每个人身体里都狂热燃烧着一枚太阳。把这份巨大的热能与人分享,是所有年轻人不能抑制的本能。爱得更有力量。3 人
  7. 我们最好时时反刍一下,二零零八年两点二十八分那一刻,我们在想什么。然后再问问自己,时隔三年我们对生活所期望的东西,是不是迅速的冗赘贪婪起来?3 人
  8. 汶川大地震发生的前五天,我从西安回来,曾在一篇游记散文中写下这样的文字:“蜀地多好啊!进可攻退可守,风调雨顺,良田万顷,金沙遗址出土的装粮食的陶罐,年代比西周还久远,巨大到要两三个成年人合抱,农业发达以及社会情况,可见一斑。可历代帝王们偏偏要在这风吹沙扬之地点兵遣将、作坐拥天下之状,却并不知晓天下究竟有多大。”2 人
  9. 行走不过是一种经历,我们最终需要的,是一个温暖宁静的,家的港湾。在2 人
  10. 谶语2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