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普鲁斯特共度假日

与普鲁斯特共度假日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18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8.00¥12.60
译林出版社 7月暑期特价截止至:2019-07-23 00: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与普鲁斯特共度假日》是八位学者阅读普鲁斯特小说的心得体会,分为“时间”“人物”“社交界”“爱情”“想象的事物”“地方”“普鲁斯特和哲学家”“艺术”八个章节,深入浅出,引人入胜。并附有《追忆似水年华》梗概和精彩片段,绝对是送给普鲁斯特爱好者的一道大餐。

徐和瑾(1940-2015),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理事,著名翻译家,著名普鲁斯特研究专家。他的译著有《交际花盛衰记》《娜娜》《长夜行》《梵蒂冈地窖》等。编有《新法汉小词典》《大辞海·外国文学卷》《实用法语信函》等。从2004年起,徐和瑾先生致力于以一人之力,重译法国文学的高峰——《追忆似水年华》,在因病去世之前,已经完成了四卷半。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译序4 人
  2. “可惜的是,要身患重病或腿部骨折,才有时间去看《追忆似水年华》。”2 人
  3. 《在花季少女倩影下》的开头,德·诺普瓦先生——这位社交界人士即将鼓励年轻的叙述者从事文学创作——在主人公的父母家里吃晚饭。主人公想要“了解”这位愿意帮助他的先生,却在几年后发现生活中的一条重要规律,也就是《追忆》的一条规律,那就是我们永远无法了解别人。2 人
  4. 普鲁斯特对我们说,有些失去的东西是无法挽回的,而且在当时无法衡量。《所多玛和蛾摩拉》中的一页说出了这种迟到的体验,当时叙述者处于少年时代,他突然对死亡有了理解,并说:“事件发生的真正日期往往并非是感情记载的日期。”他脱鞋时的一种偶然感觉是必不可少的,使他知道再也无法见到外婆。《追忆似水年华》是为我们周围的死者建造的纪念碑。这部小说使这些死者开口说话,并纪念他们。无意识回忆产生了一种复杂的感觉,既感到失去,又感到复活。2 人
  5. 因此,我们的存在和身体完全毁灭时,有某种东西并未被毁灭:存在的这些残余物使叙述者感到幸福。两种时间在相互碰撞。现在和过去的碰撞,使主人公处于一种既非现在又非过去的时间之中,但这是时间性的一种本质。这种碰撞不就已是超现实主义者的“痉挛性美”的碰撞,或者仍然是以从瞬间的美中提取永久的美作为现代性使命的波德莱尔梦寐以求的碰撞?马德莱娜蛋糕的滋味比任何事物都要转瞬即逝,却打开了通向永恒的道路。普鲁斯特在此把这个隐喻确定为他写作的动力:首先是碰撞,然后是综合,这是“美的风格不可或缺的环节”。普鲁斯特是浪漫派,也许是最后一位。2 人
  6. 普鲁斯特跟其他许多人一样,认为要使自己成熟,只有首先模仿一些大师。因此,我们只要发愤工作,研究最伟大的人物在一所学校即心灵的学校里所做之事,就能学会自己的手艺。就这样,普鲁斯特学习自己的手艺,首先在巴尔扎克那里学,接着在福楼拜那里学句子和风格,然后在司汤达那里学,学会看到一个景色就会有某些心醉神迷的时刻,最后在英国作家那里学,特别是向乔治·艾略特和托马斯·哈代学。他伟大的老师是巴尔扎克,这仍然不容置疑。他熟悉巴尔扎克的全部作品,还高兴地在《追忆》中加以引述。然而,巴尔扎克并非是一个楷模。普鲁斯特想做的是截然不同的事。他是在谈到他想象中的画家埃尔斯蒂尔和埃尔斯蒂尔伟大的老师夏尔丹之间的关系时是这样说的,并说我们喜欢的事,只有在放弃时才能重新去做。这是一种辩证法:我们首先是巴尔扎克的风格,然后是反巴尔扎克的风格,只有这样才能有自己的特色。2 人
  7. 因此我们看到,为何文学是对命运的一种报复。如果死亡是我们的命运,文学则是我们不死的地方。2 人
  8. 在《欢乐与时日》中,他已进行解释,认为真正的音乐你无法进入,你无法把自己的感情沉浸在这种音乐之中。因此,斯万并未听懂樊特伊奏鸣曲。在普鲁斯特的小说中,有的东西能跟黑格尔的哲学相比,这是因为获得知识要经过一些阶段。而我们处于第一阶段,在这个阶段,对艺术感兴趣是一件好事,但你只是为了在波提切利的画上看到你喜欢的女人的形象,只是在樊特伊的音乐中置入爱恋的情感,这就说明你不是真正的艺术家,你没有真正懂得什么是艺术。2 人
  9. “在生活中,重要的不是喜爱什么,[……]而是喜爱本身。”2 人
  10. “你恋爱之后,就不再爱任何人。”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