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

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

现代世界形成过程中的地主和农民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552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9.99¥1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2-04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大学译丛: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考察了20世纪世界各国进入现代化的三条不同政治道路:一是以英、法、美为代表的西方民主道路;二是以德、日、意为代表的法西斯主义道路;三是以前苏联和中国为代表的共产主义道路。摩尔在《大学译丛: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中从历史角度揭示了专制和民主的起源,他认为各个社会农业商品化进程的彻底程度、商品化冲击下地主与农民的社会角色变化,决定了一国选择议会民主、法西斯、还是共产主义道路。

此外,摩尔还在这本著作中强调了提出中产阶级的壮大是民主得以存在和发展的条件等观点。这部巨著虽然颇具争议,但是其里程碑的地位无法被否认。

《大学译丛: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是与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涂尔干《论自杀》并称为20世纪社会科学三大名著。

1.荣获伍德罗 威尔逊奖以及麦基弗奖。

2.比较历史中的必读书,政治史学的里程碑。

摩尔·巴林顿(Moore, Barrington Jr. , 1913-2005),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 1913 年出生于华盛顿。大学时代,曾就读于威廉学院和耶鲁大学。毕业后执教于芝加哥大学和哈佛大学,并在哈佛的俄国研究中心从事研究工作。摩尔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多产作家,他先后出版过《苏联政治》(1950 )、《政治权力与社会理论》(论文集,1958 )、《专制和民主的社会起源》(1966 )、《人类苦难渊源的反思》 (1972) 和《非正义》(1978 )等著作。其中,《专制和民主的社会起源》是他的成名之作,也是他一生中最有影响的著作。该书出版后立即风靡美文化思想界,作者因此而荣获伍德罗·威尔逊奖(1968 )和麦基弗奖( 1969 )。尽管该书出版已有 30 多年,但仍畅销不衰,并获得西方学术经典的炫目位置。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对于自由来说,暴力是不可避免的吗?人们能够精确地计算和判断在通向现代化的不同道路中人类付出的代价,从而使理性评估变成可能吗?33 人
  2. 人们在考虑维持原状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的时候,也必须同时考虑改变现状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15 人
  3. 我们不用去考虑这一巨大的转变究竟发生在哪一个阶段,只需要指出那个帮助皇帝招募官僚从而更好地对抗贵族阶层的著名的科举制度在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就可以了。12 人
  4. 因此,在中国,就像在日本和印度一样,人口过剩并不仅仅是土地和人口之间的一个简单的算术比率,它还有着特定的经济和政治根源。12 人
  5. 本书试图找出一系列的历史条件,正是因为具备了这样的历史条件,农村两大群体中的一方或双方才能够演变成极其重要的力量,从而推动了不同形式西方议会民主制的出现、右翼专制(即法西斯政权)和左翼专制(即共产主义政权)的崛起。11 人
  6. 有必要指出的是,任何地方都没有证据表明民众想要一个工业化的社会,倒是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他们压根不想要。归根结底,至今为止所有形式的工业化都是自上而下的革命,是冷酷无情的少数人的把戏。10 人
  7. 在现代民主进程中,以及推而广之,在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技术社会转变的过程中,暴力和和平革命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联。9 人
  8. 回首19世纪,究竟是什么因素使得英国在走向民主的进程中脱颖而出?我们已经提到过那些从充满暴力的历史中沿袭下来的因素了:一个相对强大而且独立的议会,一个拥有自身经济基础的商业和工业利益群体,一个不算严重的农民问题。9 人
  9. 决定英国社会民主发展的因素有三个:一是拥有土地的绅士和贵族阶层脱离国王获得了独立,二是这一阶层为了应对那些拥有强大经济基础并在发展壮大的贸易和制造业阶层而将农业商品化,三是英国最终解决了农民问题。9 人
  10. 这种制度对于大规模的农业运作来讲并没有什么大的优势9 人
  11. 是官僚机构而不是土地本身,给地主阶级提供了最大的物质奖励。由于中国家9 人
  12. 中国的解决方案是允许或多或少的公开腐败。8 人
  13. 摩尔发现了一个模式,那就是当一个传统国家变得强大而其农业商品化却相对薄弱的时候,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就会获得成功。7 人
  14. 缺乏一种能够制止这种压榨的有效机制可能是这个制度最根本的结构性弱点之一。7 人
  15. 我们能够对自由民主、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三条不同的现代化道路的历史发展进程进行比较研究吗?6 人
  16. 这些革命的一个关键特征就是,产生了一个拥有独立经济基础的社会群体,该群体奋起扫除那些过去遗留下来的阻止资本主义民主发展的障碍。6 人
  17. 农民应对农业商品化挑战的方式是决定政治结果的关键性因素。6 人
  18. 远在亚当·斯密之前,零散居住在农村的英国人就开始意识到自我利益和经济自由是人类社会的自然基础6 人
  19. 在经济方面,内战并没有造成土地财产从一个群体或者阶层向另一个群体或阶层的大规模转移6 人
  20. 英国的和平的民主发展道路的先决条件之一是欧洲大陆政权不会给英国带来任何威胁。6 人
  21. 治者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尽量避免过多地压榨农民以至于迫使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成为土匪,或者加入到那些心怀不满的上层群体所领导的暴动中去。6 人
  22. 没有发生革命的原因更多地应该归结为日本社会将没有财产的人和拥有财产的人联结在一起的一系列纽带,这些纽带有助于维持社会的稳定。6 人
  23. 对于摩尔来说,民主制度的建立取决于“农民问题”的消除。也就是说,民主的进步从来都离不开圈地法和高地清洗运动之类因素所带来的巨大苦痛。5 人
  24. 关于惯性的假设,也就是文化和社会的连续性是无需解释的,它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两者都需要在每一代重新创造,通常伴以巨大的痛苦和折磨。为了维持和传递一个价值体系,人类受尽折磨——被殴打、被欺凌、被监禁、被投入集中营、被劝诱、被贿赂、被推举成英雄、被迫阅读报纸、站在墙根前被集体射杀,有时候甚至被迫接受社会学的教育。5 人
  25. 本章的重点是农村各阶级在向工业化转变进程中所发挥的独特而显著的作用。5 人
  26. 都铎王朝的和平政策与羊毛贸易的持续刺激相结合,极大地推动了商业和资本主义在农村的发展。5 人
  27. 资本主义和议会民主原则与英国内战期间被取代的原则是直接对立的,这些被取代的原则包括:在政治方面,依靠宗教力量维护统治权威;在经济方面,为消费而生产而不该为个人赢利而生产。5 人
  28. 在19世纪,跟在更早的时期一样,富裕的贵族、绅士以及商业和专业人士中的上层群体之间的界线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摇摆不定。5 人
  29. 与英国相比,法国的商业和制造业是比较落后的。5 人
  30. 旺代的特殊性在于革命对神职人员的打击,这是影响最大的因素,因为这反映出革命是在对经济、政治和社会同时进行攻击。5 人
  31. 只知道为民主欢呼的那些人可能使人看不到民主所造成的痛苦,如果人们能够看清这一点,那么这些痛苦也许就能够被避免或者有所减轻。4 人
  32. 亨利八世在1536年和1539年没收修道院资产的做法可能提高了那些新的具有商业意识的地主的地位4 人
  33. 而在英国,统治者只取得了非常有限的一点成功,这反倒为议会制民主取得最终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4 人
  34. 军人们更多来自绅士以下的社会阶层,基本上就是自耕农和农民。4 人
  35. 导致这一结局的,是长期以来存在的暴力和胁迫行为,而且这种行为主要是在法律和秩序的框架下发生的,尽管最终形成了一个更为坚实的基础从而使民主制度得以建立,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因为这一点就无视上层阶级对下层阶级大规模地采取暴力这一事实。4 人
  36. 议会是一个灵活的制度,该制度一方面搭建了一个舞台,使得新的社会阶层为了满足自身不断增长的愿望而进入这个舞台,另一方面又形成了一种机制,用来和平地解决这些社会阶层之间的利益冲突。4 人
  37. 在英国,农村和城镇的结合主要针对的是王室,不仅内战以前是这样,内战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都是这样。在法国,这种结合却是通过王权促成的,从而产生了不同于英国的政治和社会结果。4 人
  38. 过分地纠结于革命暴力的恐怖,却忘记了那些“正常”时期的恐怖,这纯粹是褊狭的伪善。4 人
  39. 如果没有法国大革命,贵族和资产阶级之间的融合可能会继续引领法国走向一条自上而下的保守的现代化道路,这条道路呈现出与德国和日本所发生的情况相似的轮廓。4 人
  40. 只有出现一些特殊的历史情境才能让劳动力没有自由的农业社会和逐渐兴起的工业资本主义变得势不两立。4 人
  41. 北方资本家通过利用这些趋势可以使自己不需要仰仗南方的“容克贵族”就能保住劳动力。4 人
  42. 所谓帝国制度的核心就是结合中国固有的土匪主义并饰以伪儒教来为地主土地所有制提供强大的政治支持,这展示了国民党统治与西方法西斯主义之间耐人寻味的相似性。4 人
  43. 中国之所以仍然处于前工业时代,主要原因就是士绅阶层的后继者们始终把持着根本的政治控制权。4 人
  44. 农民起义和暴动在推动这两个国家最终走上现代化的共产主义道路而不是资本主义的反动道路或者是民主道路方面,再一次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4 人
  45. 在中国,农民社会的结构,加上把农民和上层阶级联结在一起的纽带力量相对薄弱,这两点都可以用来解释中国为什么总是特别容易出现农民起义,也能够揭示出这些起义所面临的一些障碍以及自身的局限性。4 人
  46. 第二条道路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条资本主义道路,但是,由于没有受到强有力的革命冲击,因此它所采取的是一种反动和倒退的政治形式,并最终发展成为法西斯主义。4 人

喜欢「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