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玄·物哀·寂

幽玄·物哀·寂

日本美学三大关键词研究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614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大西克礼是日本现代美学史上有重要贡献的、具有自己独特而系统的美学理论体系的美学家,是日本现代美学由明治、大正时期向昭和前期以及由昭和前期向昭和后期即战后的过渡和转型过程的重要中介。

《幽玄·物哀·寂》对日本传统美学的三大关键词 “幽玄”、“物哀”、“寂” 进行了系统深入的剖析和阐释,以其体系性的建构、文化语义学的方法、细致的理论分析、独到的阐发与见解,而在日本传统文论与美学的研究中卓荦超伦,堪称日本乃至东方美学的经典著作。本书将大西克礼的美学研究“三部曲” 《“幽玄”论》《“物哀”论》 《“寂”论》合为一卷。

《幽玄·物哀·寂》对于中国读者深入理解日本民族的美学观念与审美趣味,对于有效把握日本文学艺术的民族特性乃至日本民族的文化心理,对于比较诗学与比较文学的研究,都极有参考价值。

大西克礼(1888-1959),毕业于东京大学美学专业,1930年后长期在东京大学担任美学教职,1950年退休后仍埋头于美学的翻译与研究,译作有康德的《判断力批判》等,著有《〈判断力批判〉的研究》(1932)、《现象学派的美学》(1938)、《幽玄与哀》(1940)、《风雅论——“寂”的研究》(1941)、《〈万叶集〉的自然感情》(1944)、《美意识论史》(1950)、去世后出版《美学》(上、下两卷,1960-1961)、《浪漫主义美学与艺术论》(1969)等,是日本学院派美学的确立者和代表人物。

作品目录

  1. 日本美学基础概念的提炼与阐发
  2. 【幽玄论】
  3. 一 作为艺术的歌道,作为美学思想的歌学
  4. 二 作为价值概念与样式概念的“幽玄”
  5. 三 中世歌学中的“幽玄”概念的展开
  6. 四 正彻、心敬、世阿弥、禅竹的“幽玄”概念
  7. 五 “幽玄”和“有心”,“幽玄体”和“有心体”
  8. 六 样式概念的价值意义和记述意义
  9. 七 作为美的概念的“幽玄”的内容,对其加以考察的视点
  10. 八 “幽玄”概念审美意义的分析
  11. 【物哀论】
  12. 一 “哀”概念的多义性及美学考察的困难
  13. 二 “哀”的语义,其积极与消极的意味
  14. 三 本居宣长关于“物哀”的学说
  15. 四 所谓感情上的“深刻”,对“哀”的主观主义解释
  16. 五 “哀”从心理学向美学的展开,一般审美意味向特殊审美意味的分化
  17. 六 作为审美体验的“哀”的构造
  18. 七 美与“哀”、悲哀与美的关系
  19. 八 美的现象学性格与哀愁
  20. 九 平安朝时代的生活氛围与“哀”的审美文化
  21. 十 知性文化的缺陷,唯美主义倾向,“忧郁”的概念
  22. 十一 平安朝时代的自然感情与“哀”
  23. 十二 “哀”的用例研究,其意味的五个阶段
  24. 十三 作为特殊审美意味的“哀”的用例
  25. 十四 关于情趣象征问题
  26. 十五 审美范畴“哀”的完成
  27. 【寂】论
  28. 前言
  29. 一 序论
  30. 二 俳论中的美学问题(一)
  31. 三 俳论中的美学问题(二)
  32. 四 俳谐的艺术本质与“风雅”概念
  33. 五 “寂”的一般意味与特殊意味
  34. 六 作为审美范畴的“寂”(一)
  35. 七 作为审美范畴的“寂”(二)
  36. 八 作为审美范畴的“寂”(三)
  37. 九 “寂”的美学界限与茶室的审美价值
  38. 译者后记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江户时代兴起了一股以本居宣长等人为代表旨在抗衡“汉学”的“国学”思潮,本居宣长为了证明“日本之道”不同于中国的“道”,通过分析和歌与《源氏物语》,提出了“物哀”的观念,“物哀”论以主情主义反对中国儒家的道德主义、以唯美主义来抗衡中国式的唯善主义,极大地启发了近代日本文学理论家、美学家的思路。6 人
  2. 1906年,美术史家冈仓天心用英文撰写了《茶之书》,向西方世界展示了日本人及其茶道的独特的美,特别是指出了茶道所推崇的“不对称”和“不完美”之美及其与西方审美趣味的不同。5 人
  3. “风流”就是“散漫的、诗性的、耽美的生活”,“是对世俗的无言的挑战”,认为“风流”中包含着传统的“物哀”(もののあはれ)、“寂枝折”(さびしをり)乃至“无常感”的成分。5 人
  4. 关于“寂”,大西克礼认为“寂”含有三个层面上的含义。第一,“寂”就是“寂寥”的意思。在空间的角度上具有收缩的意味,与这个意味相近的有“孤寂”“孤高”“闲寂”“空寂”“寂静”“空虚”等意思,再稍加引申,就有了单纯、淡泊、清静、朴素、清贫等意思。第二,“寂”是“宿”“老”“古”的意思,所体现的是时间上的积淀性,是对象在外部显示出的某种程度的磨灭和衰朽,是确认此类事物所具有的审美价值。第三,是“带有……意味”的意思。也就是说,“寂”(さぶ、さび)这个接尾词可以置于某一个名词之后,表示“带有……的样子”的意思,通过这一独特的语法功能作用,就可以将虚与实、老与少、雅与俗等对立的事物联系起来、统一起来,充实其审美内涵。5 人
  5. 他进一步将平安时代的“物哀”的精神特性总结为:“带着一种永久思恋色彩的官能享乐主义、浸泡在泪水中的唯美主义、时刻背负着‘世界苦’意识的快乐主义;或者又可以表述为:被官能享乐主义所束缚的心灵的永远渴求、唯美主义笼罩下的眼泪、涂上快乐主义色彩的‘世界苦’意识。”4 人
  6. 平安朝是一个“意志力不足的时代,其原因大概在于持续数世纪的贵族的平静生活、眼界的狭小、精神的松弛、享乐的过度、新鲜刺激的缺乏。从当时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可以看出,紧张、坚强、壮烈的意志力,他们完全不欣赏;而对意志力薄弱而引起的一切丑恶又缺乏正确评价的能力,毋宁说他们是把坚强的意志力视为丑恶”。他进一步将平安时代的“物哀”的精神特性总结为:“带着一种永久思恋色彩的官能享乐主义、浸泡在泪水中的唯美主义、时刻背负着‘世界苦’意识的快乐主义;或者又可以表述为:被官能享乐主义所束缚的心灵的永远渴求、唯美主义笼罩下的眼泪、涂上快乐主义色彩的‘世界苦’意识。”4 人
  7. 从纵向的审美意识及美学发展史上看,在比喻的意义上可以说,“物哀”是鲜花,它绚烂华美,开放于平安朝文化的灿烂春天;“幽玄”是果,它成熟于日本武士贵族与僧侣文化的鼎盛时代的夏末秋初;“寂”是飘落中的叶子,它是日本古典文化由盛及衰、新的平民文化兴起的象征,是秋末冬初的景象,也是古典文化终结、近代文化萌动的预告。4 人
  8. 1923年,和辻哲郎(1889—1960)发表了《关于“物哀”》,对本居宣长的“物哀”论做了评述。这或许是现代第一篇将“物哀”这个关键概念作为研究课题的论文。3 人
  9. 从美学形态上说,“物哀”论属于创作主体论,特别是创作主体的审美情感论,“幽玄”论是“艺术本体”论和艺术内容论,“寂”论则是创作主体与客体(宇宙自然)相和谐的“审美境界”论、“审美心胸”论或“审美态度”论。3 人
  10. 明治维新之前的千年间,日本历史上精神文化、学术思想方面大都依赖于中国资源,明治维新之后则主要依赖欧美。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