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男男男男!

男男男男男男!

阅读45212 阅读
在找到真爱之前,单身女性要如何自处?

第五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 新女性故事:单身状态组 优秀奖作品

查看比赛详情
读者评委评分:7.23
编辑评论:作者另辟蹊径地将“单身状态”描述为一种不稳定的情感状态。小说中女主角乔羚是一个富有强烈自我意识、精神自由的新时代女性,她周旋于不同的男人之间,却依然保持着一种追寻自我独立的能力。小说语言细密缠绵,对于人物情感心理动态的剖析解读非常出色,极具个人风格。

作品简介

一直暗恋已婚上司的女生乔羚在和一名建筑系男生邂逅时,意外发现了男友将要向她求婚的秘密。与此同时,一场巨大的职业危机也正向她悄悄逼近……

情爱漩涡?多角关系?职场潜规则?自我的迷失?爱情的拷问?

通常来说,单身意味着更多的不确定性——作为一个独立的原子,单身的我们将与别的原子发生更多的碰撞。而在这个飞速变化的时代,经济和科技的进步又让结果的多样性呈指数型增长。但任何一个人,如果体验过爱,也体验过彻底的孤独,就会发现,也许自己真正渴望的,只有一件事—和另一个原子,纯粹而完全的联结。

那也许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不过,在找到那份爱之前,单身的我们要如何自处呢?

作者自述

这个故事写到最后时我在箱根旅行,无意中看到巴士上的广告:宝拉美术馆在进行开馆十五周年的特别展览——毕加索与夏卡尔。

我大喜过望。

夏卡尔是我今年才知道的一位画家,我被他梦幻似童话的画风所吸引。在他的画里最常出现的意象:飞向天空的马,站在屋顶的公鸡,悬浮空中紧紧相拥的蓝脸男子和恋人。

真的在现场看到他的画时,我想哭。他比我想象的还要纯粹和浪漫一百倍。

展览主办方将夏卡尔的创作生涯根据他的生平分为好几个阶段:游子离乡、恋人絮语、流亡美国。这是一种常见的展出方式,参观者会根据画家人生阶段的来揣摩他不同的创作状态。

但是,看着看着,我突然意识到,作为创作者本人,夏卡尔并不像此刻的我们一样,知道接下来在等待着他的是什么。他并不知道自己51岁时将因躲避纳粹的迫害而逃亡美国,也并不知道3年后挚爱的妻子就将先他一步死去。

他也更不知道,届时,他的人生几乎才走到一半。

但结果我们也都看到了。他只是一直画了下去。

因为那是他生命燃烧的唯一方式。

完成这部小说,我觉得自己好像也朝那种感觉又靠近了一点。

看完画走出来,我竟又在小小的纪念品商店偶遇了在小说中提到的另一幅画作:马蒂斯的剪纸画《伊卡洛斯》。金色画框里A4大小的硬纸板高悬于墙上。伊卡洛斯那颗红色的小心脏在对我眨眼睛。

那一刻,我是真的相信了——有一副画,它就是在那里等我的。

同样地,我也相信了——有一个故事,它就是那里等我的。

它曾化作不同面貌与我相见。

有时是梦,有时是言,有时是雨,有时是一个吻。

有时我与它相认,将它悉心记录。

有时我与它擦肩。它没走远,耐心地化作我头上的云。

这半年来,我应该在一天的每一个时段里都修改过它。

我也曾透过很多温暖的眼睛抚摸它,像把手浸在河水里打磨卵石。

而当它终于成熟,在盛夏的蝉声里化成雨水滴落在我的心口,我明白了一种感觉,叫做幸福。

一种创作的幸福。

一种人之为人的幸福。

希望它也能给你带来这样的感觉。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爱情、婚姻、幸福,这三个东西,分开来看,分开去努力的话,好像难度不是很大吧。但我总觉,如果你硬要把它们三个拧到一起,拧成一股绳子,好像就很难了。也许用掉一生的精力和运气后可以做到。但那么努力,真的值得吗?我来人间一趟,就是为了拧这根绳子吗?”12 人
  2. 人和人互相了解有很多种方式,交换名片,或是交换体液。9 人
  3. 潘牧和小南。这两个人就像是开瓶器和软木塞子。开瓶器上尖尖的铁钩一点点地旋进去,软木塞看似纹丝不动,里面其实已四分五裂。就是那样。一个人只能被另一个人深深地旋在里面,一动不动,只有这样才不疼,其它什么样都疼。当然开瓶器也别想再拔出来了。9 人
  4. 同样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成分可十分明确:氮约占78%,氧约占21%,稀有气体约占0.939%。那么爱呢?当你说爱我,当我说爱你,我们如何知道彼此是在引用相同的含义?8 人
  5. 据说人和人之间的吻都将是他们第一个吻的重复。7 人
  6. 我一直觉得人和人的交谈就像画迷宫。字句交织成道路和方向牌,终点是彼此的心。7 人
  7. 每次见面,我有百分之三十的真实,他有百分之三十的真实,我们一共有百分之九的真实。7 人
  8. “就说你也许因为太想要恋爱,所以只要有人对你表示有兴趣,就像沙漠里出现了一个漩涡,你可能就会陷进去,从而完全忘了自己要的是什么。”7 人
  9. 我好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就像一条河,静静地奔涌向前,入海是唯一使命,沿途经过的都是风景。在重力的深处,除了前进,对方向一无所知。即使是有人在岸边大声喊停,这条河也只能回望一瞬,然后又被自身推搡着继续前进,如此,循环往复。我融化在我里,我流淌在我里。我感觉不到自己,却又在不停地追逐着自己。7 人
  10. “林林深”。连说两个”林”字需要用舌尖抵住上齿齿龈轻弹两下。4 人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