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读15:我们的黄金时代

单读15:我们的黄金时代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264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1. 阿乙、颜歌、双雪涛、文珍、李静睿、李娟、邹波、刘子超、云也退……《单读》视野中最好的一批青年作家,首次集体发声——《单读》始终关注年轻、活跃的新声音,这一辑,我们将首次集体介绍这个华丽的、完整的新作家阵容。其中包括:在国内风头正劲、并闯入国际文坛的小说家阿乙、颜歌、双雪涛、文珍、李静睿;在非虚构、散文方面早早树立高度个人风格的李娟、邹波、刘子超、云也退,他们也是最具国际化潜质的一代非虚构作者;评论家范晔、张定浩、包慧怡奠定了这一代作者的审美高度,写出了我们时代最好的文学批评;出版人彭伦、译者陆大鹏在海外作品译介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通过他们,我们得以阅读更广阔的世界;画家王顷,大器晚成,进入创作爆发期,是国内艺术界最具潜力的一座宝藏。无一例外,他们的足迹和视野,跨越了国界、语言和创作媒介的边界,始终在个人化与公共性的张力之中推进,没有放弃发言,持续地为《单读》这个中文世界里的“全球青年思想策源地”输血。

2.独家刊载学者王德威访谈,探秘年轻一代作家的写作与命运——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明系讲座教授、台湾文学批评学者王德威与《单读》探讨了国内年轻一代写作者的处境。相较前辈,青年作家在生活上是幸运的,全球化让各种经验唾手可得,而文学中民族与世界的议题如何平衡处置?王德威仍然用读者的态度谦卑地看待作家的创作,关注着青年作家写作中的个人印记和对当下生活的感知。

3.两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得主全部亮相,共同创造“我们的黄金时代”——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已经持续两年,作为中文世界第一个以独立书店为标杆的文学奖项,它搜寻着这个时代中最敏锐的感受者,发掘最具活力的文字。本辑《单读》收录了2015年、2016年两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青年作家的作品:张定浩的诗已经深入人心,这次他以批评家的身份讲述关于穆旦诗歌的解读误区,李静睿的最新小说作品也将同时发布;两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文学翻译包慧怡、陆大鹏也分别寄来了他们的诗作与随笔;2015年年度旅行作家刘子超的最新译稿,也抢先在《单读》试读……这将是一次少有的机会,系统地检阅他们的文学历险。

经常有人使用“黄金时代”的提法,有的人是真心这么认为,而有的人是持有反讽之意。这次《单读》在当下的情形之下,重提这个概念,则是出于我们对于“黄金时代”的另一重理解——在焦虑之际保持清醒,在沉默之时尝试发声,在混乱之地继续潜行,既然我们遭遇的是一个充满变革的时代,那么我们就去拥抱变革,既然所有人都说可能性已经几乎穷尽,那我们就偏要试试还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既然我们周围仍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热爱写作、阅读和思考,那么谁又能否认,这不是他们的黄金时代呢?尤其,我们不再期待谁的奖赏,甚至不期待鼓励,我们等待迎接批评、讽刺和漠视。因为,如果我们一再在过去与未来之间迷路,那么唯有站在现在的泥土中,重新举起希望的火炬,是时候从悲观中清醒,让写作重新振奋起来。

本辑《单读》以特刊形式,收录国内最好的新生代、中生代作家的文章,包括两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大奖得主的作品。其中包括阿乙、颜歌、文珍、李静睿等新锐小说家的短篇,这一代最优秀的青年学者张定浩、范晔等人的文学评论,李娟、云也退的随笔,邹波的非虚构作品,包慧怡的诗歌和艺术家王顷的摄影,以及译者彭伦、陆大鹏、刘子超在人文历史和旅行文学方面的最新作品。每一个门类的作者与选文,都竭力标注出最新一代作者创造力的水准线,提供丰富、多元的视角,以及深度与可读性兼具的文本。希望在大众文化的战场中,以更加积极的面貌,引发更多的思想争鸣。

阿乙:江西瑞昌人,生于1976年。“人民文学中篇小说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林斤澜短篇小说奖”得主。出版有短篇小说集《灰故事》、《鸟,看见我了》、《春天在哪里》,中篇小说《下面,我该干些什么》、《模范青年》,随笔集《寡人》、《阳光猛烈,万物显形》,近期出版精选小说合集《五百万汉字》。作品已被翻译成多国语言。

颜歌:青年小说家。1994年开始发表作品,曾在《收获》、《人民文学》、《作家》等杂志发表小说、散文多篇,至今出版《关河》、《异兽志》、《五月女王》等十一部作品(集)。2011-2012年在美国杜克大学做访问学者时,完成个人第五部长篇小说《我们家》,小说在《收获》杂志2012年第五期发表,获得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新人奖。

文珍:中山大学金融本科,北京大学文学创作与研究方向硕士。发表小说散文若干,历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 第二届“西湖·新锐文学奖”等。出版小说集《十一味爱》、《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柒》。

李静睿:出生于四川自贡,南京大学新闻系毕业,曾做八年法律记者,现专业写作。第二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青年作家,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北方大道》、《小城故事》、随笔集《愿你的道路漫长》、长篇小说《微小的命运》。

双雪涛:沈阳人,曾在银行工作多年,现自由写作。2011年小说处女作《翅鬼》获首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首度入围台北文学奖的大陆作家,后出版作品包括《聋哑时代》、《平原上的摩西》,近期有短篇小说集《飞行家》出版。

包慧怡:1985年生于上海,都柏林大学英语系中世纪文学博士,复旦大学英文系讲师。研究中古英语宗教诗及中世纪感官史,着重8-15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著有散文集《翡翠岛编年》。出版译作十一种,包括伊丽莎白·毕肖普《唯有孤独恒常如新》、西尔维亚·普拉斯《爱丽尔》、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好骨头》、保罗·奥斯特《隐者》等。获首届“书店文学奖”、“诗东西PEW评论奖”,曾任2014年都柏林市驻市译者、圣三一学院客席讲师。

王顷:画家,摄影师,1968 年出生于河南,1996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现执教于天津美术学院新媒体艺术学院。在河南、大理、连州、台北、北京、香港多次举办个展。

李娟:籍贯四川乐至县,1979年出生于新疆奎屯,1999年开始写作。长期居住在新疆阿泰勒地区,与母亲、外婆等亲人一起,以开小卖部、做裁缝等为生,跟随放牧的哈萨克族人流转在广袤的北疆阿尔泰山区。曾在《南方周末》、《文汇报》等开设专栏,出版有个人散文集《九篇雪》、《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请放声歌唱》,非虚构长篇《冬牧场》及“羊道”三部曲。曾获“人民文学奖”、“上海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天山文艺奖”等。

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英国小说家,生于伦敦,先后毕业于伊顿公学和皇家军事学院,后又前往德国慕尼黑和瑞士日内瓦学习语言。曾在路透社莫斯科记者站工作,后来回到英国从事金融和股票方面的工作。“二战”期间担任英国海军情报局局长的私人秘书,后来成为《太阳报》国际版经理。1952年,已经退役的弗莱明开始根据自己的间谍经验创作007系列小说,取得巨大的成功,被多次改编成电影,经久不衰。

刘子超:作家、译者、媒体人,1984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中德媒体使者、牛津大学访问学者。著有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获2015年“书店文学奖”。

云也退:作家,书评人,2013年“腾讯大家”年度致敬作家。近期有原创作品《自由与爱之地:入以色列记》出版,并译有爱德华·萨义德《开端》、托尼·朱特《责任的重负》等。

彭伦:编辑,加盟“99读书人”,著有图书《格兰塔·英国最佳青年小说家》,译有图书《天才的编辑》、《我与兰登书屋:贝内特·瑟夫回忆录》等。

陆大鹏:英德译者,热爱一切long ago和far away的东西。代表译作“地中海史诗三部曲”、《阿拉伯的劳伦斯》。

邹波:专栏作家。现居加拿大,曾任《经济观察报》设计总监、《生活》杂志采访部主任等职,出版有《书与画像》、《现实即弯路》等。

范晔:大学教师,译者,马尔克斯授权中文正式版《百年孤独》的译者,还译有西语诗人圣胡安·德拉·克鲁斯·塞尔努达、阿莱克桑德雷、希梅内斯等人的诗作,阿根廷作家科塔萨尔的小说等。

张定浩:笔名waits,1976年生于安徽,现供职于上海某杂志。著有随笔集《既见君子:过去时代的诗与人》、文论集《批评的准备》、译著《我:六次非演讲》等。2016年凭借诗集《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获首届“书店文学奖”。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世上的一切都清淡了,模糊了,疏远了,也就显得高雅了,文明了,恰当了。5 人
  2. 《单读》本身也在这个向外环游世界、向内自我找寻的过程中。3 人
  3. 我讲一句老话,世界总在那里,但生活是最眼前的,怎么在每天这样一个穿衣吃饭的人生里面去找寻那些刺痛你的,让你兴奋、刺激的东西,这是所有作家辛勤寻找的命题。但是,我们眼前的生活状态,未必容易给予刺激或刺痛你的材料。3 人
  4. 作家在观察世界之后,怎样平心静气地来写作,怎样构建他想象中的语言世界,这也是一种翻译的功夫。3 人
  5. 相信,明白的人会越来越多,这种明白就像厉害的瘟疫,用不上半天,就会在匪伙里传遍。3 人
  6. 积攒的社会经验似乎可以和知识上的匮乏形成某种暂时的制衡。2 人
  7. 即便在现有的文学版图中,主流越来越靠近主流,边缘越来越自甘边缘,独立、多元与流动的文学经验,逐渐失去了。在这种情势下,我们再次抛出“黄金时代”的命名是冒险的,近乎一种挑衅,也是自我挑衅。2 人
  8. 当然,对于真正的创作者而言,关于时代的叙事都有可能是一个伪命题。不管在什么年代,一旦打通和日常生活的通道,真正的文学就会浮现出来。真诚,是它唯一的特点2 人
  9. 这是那种时刻,你真实地感受到自己以完整的面貌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们活在一起。这就是黄金时代的感觉。2 人
  10. 作品的好坏其实很难只用纯粹审美的标准来判断,不是说你写得漂亮就是好作品。作家怎么巧妙地运用小说创作的媒体,仍然是作家如何面向生活本身的问题。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