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即颠覆:无以名之的十年的政治写作

事实即颠覆:无以名之的十年的政治写作

无以名之的十年的政治写作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222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8.99¥15.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6-26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是蒂莫西•加顿艾什最新一本融历史研究与新闻报道于一体的文集,收入作者2000—2009年发表在《纽约书评》、《卫报》等媒体上的文章。作者追踪世界大事,从东欧的“橙色革命”、英国与欧洲及欧盟关系的演变,到伊斯兰主义的兴起、“9•11”、美国大选及反恐,再到缅甸、伊朗等非西方国家的新动向,其足迹几乎遍及全球,深度挖掘各种事件的来龙去脉,给当下事件的报道以历史的深度,并赋予它们文学化的表达,同时探讨作家与事实的关系。本书集中体现了加顿艾什这种独特的写作风格。

蒂莫西•加顿艾什(Timothy Garton Ash):英国牛津大学欧洲研究教授,圣安东尼学院以赛亚•伯林教授研究员,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为《卫报》、《泰晤士报》、《纽约书评》等报刊撰稿,并出版多本著作。代表作有We the People、The File:A Personal History、Facts are Subversive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评论是自由的,但事实是神圣的”2 人
  2. 问题通常没有被解决,只是被其他问题代替了而已。2 人
  3. 对于这类事件,完整准确又缜密的真相永远无法为人所知,但是有大量证据表明,除了许多自发的行为外,还有精心策划夺取权力的革命,它也是强有力的组成部分。2 人
  4. 尽管两场运动截然不同,但正是乌托邦的68革命和反乌托邦的89革命的共同作用给欧洲大部分国家和世界的许多国家带来了社会和文化自由、政治社会民主、全球化的改革资本主义。然而,在68革命周年纪念之际,我们正在发现这个改良资本主义的发动机房里的问题。如果正好在明年89革命周年纪念之际,问题进一步恶化,将会怎么样?现在看来,可能会出现一场革命。2 人
  5. 这不仅对我们在欧洲的地位至关重要,对项目本身也至关重要。英国人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清楚,如果没有情感认同的纽带、没有一些共同的神话、一些神秘感或者白芝浩(Bagehot)在描写英国宪法时直接称之为“魔法”的东西,人为创造的政治结构就无法幸存。当然,代指欧盟的欧洲目前就是一个人为创造的脆弱政治结构,英国曾经也是如此,可能现在又这样了。2 人
  6. 另一方面,从伏尔泰“踩死败类”(écraser l’infâme)的精神上来说,我们超越了美国。伏尔泰会为自己在当今欧洲社会看到的许多东西感到高兴,该东西是指盛行的世俗主义:世俗主义是一种积极、具有攻击性的意识形态。世俗主义可以说是法国的国教。实际上,前几天,有人引用了一位法国外交官的话。该外交官在提到提议的欧洲宪法时说,“我们不喜欢上帝”。前西班牙外交部长安娜·帕拉西奥(Ana Palacio)补充说,“我们高举的唯一旗帜是世俗主义”2 人
  7. ,显然,欧洲吸引年轻的伊斯兰教徒有很多方式。另一方面,他们来到这里生活的时候,他们在欧洲社会发现的一些东西有力地排除他们:咄咄逼人的世俗主义、无神论、道德相对论和享乐主义。其中一些年轻的伊斯兰教徒受到了这种富有攻击性的世俗主义的严重排斥,而他们正好是在欧洲,而不是在自己的国家,也不是在美国遇到这种世俗主义的,因此他们在此地变成了恐怖分子。协助在纽约发动9·11袭击的基地组织汉堡分支是如此;2003年3月11日,轰炸马德里的摩洛哥人肉炸弹是如此;在荷兰谋杀提奥·梵高的人也是如此。所以有人甚至称,欧洲社会富有攻击性的世俗主义并不是一种资产,反而是欧洲软实力的一种负担。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