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911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是乔伊斯由其弃作《斯蒂芬英雄》改写而成的一部半自传体小说。小说颠覆了传统的叙事方式,以意识流的手法描写了极具艺术家气质的青年斯蒂芬痛苦曲折的成长历程,以及在成长过程中对于宗教传统、民族情绪、家庭生活的反思。本书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乔伊斯本人的生活体验,展现出了一位艺术家复杂敏感的内心世界。在此之后,书中的青年斯蒂芬继续成长,走入了意识流鸿篇《尤利西斯》之中。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是乔伊斯意识流小说的发端之作,出版后虽屡遭非议,却得到了庞德的盛赞。本书开启了西方文学的新时代,此后的巨著《尤利西斯》和《芬尼根的守灵夜》均为本书的续篇。

美国兰登书屋选出的20世纪百部优秀小说榜上,本书名列第三位。

詹姆斯·乔伊斯(1882—1941),爱尔兰作家、诗人,现代派文学的先驱。一生仅著有四部小说,但每部都极具分量。美国兰登书屋选出的20世纪百部优秀小说榜上,《尤利西斯》和《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高居第一位和第三位。

一生在国外颠沛流离,作品却从未离开都柏林。《尤利西斯》出版后,乔伊斯谈及他对故土的专注,这样说道:“我总是写都柏林,是因为如果我能抵达都柏林的心脏,就能抵达世界所有城市的心脏。”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命运或禀性的渊薮将他和他们分离开来。他的心灵仿佛比他们的要老成许多:他的心灵凌驾于他们的奋斗、幸福和悔恨之上,闪耀着清辉,如月光照耀青春年少的地球。青春生气曾经在他们内心激荡,而他内心从未有过这样的激荡。他从未感受过与别人惺惺相知的快乐,也从未体验过狷狂强健的男人感觉,他从未了解过孝敬恭顺的意义。他的灵魂里没有任何激动之情,只有冷冷的、残忍的、没有爱意的欲望。他的童年逝去了,失去了,随之而去的,是他那颗有能力享受单纯快乐的灵魂,他飘浮在生活里,一如月亮那荒凉的外壳。6 人
  2. 长辈们或者精疲力竭地在路上跋涉,或者在路边某个肮脏的酒馆里驻足,他们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心爱的各种话题,谈论爱尔兰的政局,谈论芒斯特省,谈论他们自己家族的传说,所有这一切斯蒂芬都听得津津有味。有听不懂的词儿,他就反复自己念叨,直到牢牢记住:他因此而对周围的真实世界有了一星半点的了解。终有一时,他将投身那个生活世界,那个时刻好像越靠越近,他私底下已经开始做好准备,要承担他感觉正等他承担的伟大角色,而这角色的性质他却只是模糊地有些预感。4 人
  3. 他想,天天晚上沿路赶着车送牛奶,要是能戴双暖和的手套,口袋里还装着鼓鼓的一袋可以取来吃的姜汁饼,这种生活该是相当惬意的。4 人
  4. 甚至就在那天晚上,当他跌跌撞撞沿着琼斯路往家走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某种力量让那突然聚结的怒气轻易离他而去,就如熟软的果子轻易就揭脱了果皮一样。4 人
  5. 实际上,悲剧性的情感,是一张看往两个方向的面孔,一方看着恐惧,一方看着怜悯,两者皆为其中一个过程。4 人
  6. 一段时间以来,他察觉到家中有细微变化;他原以为亘古不变的,现在却有了变化,他那种少年对世界的看法就这样不断地遭受如此众多的轻微冲击。他心灵深处偶尔能感觉到躁动不安的雄心壮志,可是它们找不到一展身手的途径。3 人
  7. 他们孤身厮守,寂静夜色环绕着他们:柔情极致的那一瞬间,他将脱胎换骨。在她的秋波下,他将消融得难以捉摸,瞬间之后,他将脱胎换骨。在那神奇的一瞬间,他已经甩掉了软弱、怯懦,和稚嫩。3 人
  8. 他的心灵本来正在追寻千变万化的幻影,这时却犹疑着停下了追逐的脚步,他听到周围不断地响起父亲的声音,各位老师的声音,都在激励他,要他首先要做绅士,首先要做虔诚的天主教徒。这些声音如今在他耳边听来却很空洞。体育馆开馆之际,他听到另一个声音在激励他,要坚强,要有男子气概,要保持身体健康,而民族复兴运动开始在学院里展开之时,又有一个声音命令他,要他忠于祖国,要为弘扬祖国的语言和传统尽自己的力量。如他所预见的那样,在俗世中,会有一个尘俗的声音叫他要勉力劳作,于沉沦中托举起父亲,与此同时,又有志同道合的学友鼓励他做个正直体面的学生,要为他们抵挡责难,要为他们求情逃脱,还要尽全力为他们争取到学校的额外假期。所有这些喧嚷而空洞的声音使他在追逐幻影的时候犹疑着停下来。他只在瞬间听从这些声音,但只有远离它们,听不到它们的召唤,或孤身独处,或与幻影中的同志相伴,他才是快乐的。3 人
  9. 他们那枯燥乏味的虔诚和他们头上抹的廉价头油叫人恶心的味道令他退避三舍,不肯靠近他们祈祷所向的祭坛。他退而借助邪恶的虚伪去与人相处,如此即可轻易欺哄他们的纯真,他不禁对这种纯真感到怀疑。3 人
  10. 这些回忆唤醒了某种本能,这本能比教育和虔诚都来得强烈,他每朝那种生活接近一点,这种本能就加快一点,那是一种微妙而充满敌意的本能,使他全身戒备,不肯屈从。他抗拒那种生活中的清冷和规矩。3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