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伏

埋伏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免费试读311 阅读

作品简介

人的欲望是正当的,也是无穷无尽的,但在重重力量的挤压之下,它必将变形,且失去常态,最终超出自己的控制力。无论是叶小雨对房子的狂热期待,还是顾毅企图一箭双雕的左拥右抱,甚或刘莲情爱压抑中的惊人之举,都是他们人生的死穴,被暗中隐藏的埋伏者随手一击,便兵败如山倒,成为永不醒来的噩梦。

一对进城夫妻,与他们的女房东的狗血故事。

杨不易,本名杨方毅,生于1976年,四川广安人,居成都。媒体编辑、撰稿人,曾任媒体情感访谈专栏记者。在《中篇小说选刊》《山东文学》《青年作家》《草原》等发表中短篇小说、评论。出版有小说集《伪单身时期》

作者自述

《埋伏》创作谈:欲望裂变

————杨不易

房奴是个老话题了,只要待在城市里,绝大多数人都感同身受吧。

  来到这座城市后,我租了十二年房子住,东南西北都搬遍了。一开始,是城郊结合部农民的房子,单间,石棉瓦,煤炉放在走廊上,还经常跟人合租。后来,农民的房子拆迁了,我们只好搬到居民小区的清水房,仍然跟人合租。再后来,有了妻儿,仍然租房住,到处搬……如果说房子是现代城市人头顶的一座大山,对于从农村进城来的人们,房子就是如来佛的五指山,四面八方压将过来,那真是能出人命的。

  正如梁鸿在《出梁庄记》里描写的那样,从农村进城的人们,不管是抬砖头、蹬三轮的“蓝领”,还是喝咖啡坐办公室的“白领”,始终有一种惶惶的飘泊感。有了房子,就是在城里站住脚,结束居无定所的标志。他们不敢轻易在城市安家,但一旦有了安家的愿望,为了房子,他们必须比城市原住民付出更多,放弃更多,因此谱写了一部又一部的“房奴狂想曲”,成为房奴中独特的一族。

  在我的身边,有太多这样的“房奴”。他们离开贫穷的乡村,或者念书,或者打工,孑然一身来到城市,没有父辈留下的人脉,也没有父辈留下的房产,甚至连一个亲友都没有。要在原本压力巨大的城市里生存下来,安家立业,谈何容易?历经辛酸和委屈,他们有的成功地留了下来,有的在社会底层流落辗转,永无终日。我的一个合租者,在我耗尽心力买房安家搬走五年之后,他仍带着妻儿租住在那套清水房里。他在那套房子里,暂居了十多年,并且还在继续。他的故事,是这篇小说灵感的直接触发点。

  《埋伏》最早的题目叫《满十送一》,整个故事的用力方向,就是表现这样一部五味杂陈的“房奴狂想曲”,三个人的感情纠缠,正是重压下的裂变一种。叶小雨和顾毅就是头顶五指山的两个人,为了在城市里买房子,扎下根来,他们拼死拼活地挣钱,节衣缩食,贪图小便宜,生活理念中充满侥幸幻想和机会主义。因此,这样一个离奇的“满十送一”协议,两口子才会深信不疑,充满期待,让他们的婚姻有了刘莲这个“埋伏者”。

  人的欲望是正当的,也是无穷无尽的,但在重重力量的挤压之下,它必将变形,且失去常态,最终超出自己的控制力。无论是叶小雨对房子的狂热期待,还是顾毅企图一箭双雕的左拥右抱,甚或刘莲情爱压抑中的惊人之举,都是他们人生的死穴,被暗中隐藏的埋伏者随手一击,便兵败如山倒,成为永不醒来的噩梦。

  是的,这篇看上去更像情爱小说的《埋伏》,事实上讲了一对进城房奴夫妻的故事。但房奴,又何尝不是情爱之奴,欲望之奴?但愿这篇小说可以在我,以及我身边的那些朋友们的心上,轻轻一撩。

  值得一说的,是这个小说的结构。对此我颇费了些心思。我希望不断尝试在小说中精心布局,用精巧的结构来达到某些目的和效果,衍生出更多的意味。精巧的结构,是小说创作者的用“心”。正如一场深谋远虑的埋伏战,岂可草率行事?

作品目录

载入中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