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基因

自由的基因

我们现代世界的由来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1445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9.80¥14.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6-1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本书讲述了自由的故事,解释了为什么自由与其说是“西方的”、毋宁说是“英国的”独特发明。它向我们揭示了欧亚大陆西端一角湿冷孤岛上的居民如何偶然间发现了国家是个人的公仆而非主人的观念。

这一革命性观念创造出了财产与契约的概念,反过来又推动了工业化和现代资本主义进程。在这个民族的历史上,第一次生长出了奖励创造生产、而非弱肉强食的制度;这套制度被讲英语者所携带,一路漂洋过海,或者借助殖民统治者的强制推行,或者经由忠诚的拓殖者自觉履践,在1787年的费城,以纯粹和精妙的形式凝结在美国宪法中。

自由是英语民族成功的秘密,已经成为现代人集体潜意识的一部分。今天,我们视它为理所当然,以至于常常忘记了这一价值正是繁荣与有序的基础。本书带领我们快速回顾这段历史,启迪我们思考应如何面对未来。

丹尼尔·汉南,毕业于牛津大学,英国著名历史学者,政治家,专栏作家,保守党党员,欧洲议会保守与改革党团秘书长,重量级本地主义与反欧洲派倡导者。 2010年,丹尼尔·汉南 “炮轰” 首相戈登·布朗的演说视频成为当年收视率最高的政治类节目。 著有 The Plan: Twelve Months to Renew Britain,Why America Must Not Follow Europe,The New Road to Serfdom: A Letter of Warning to America。

徐爽,法学博士,现供职于中国政法大学。著有《旧王朝与新制度:清末立宪改革(1901-1911)纪事》,译有《言论的边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法律不是政府控制国家的工具,而是保证任何个体寻求救济的运行机制。2 人
  2. 法律制定者要对每个人负责,政府换届是和平普选的结果。2 人
  3. 辉格党和托利党的区别,深藏于人的本性。人往往是弱则怠,富愈贪,因此难免将维护安全与获得保障寄托在强大的执行部门身上。而人若健康,坚定,正直,对自己的体质和品格充满自信,那么,他会将大部分权力握在自己手中,除非为政府正当的、必须的要求,才愿意舍弃部分。2 人
  4. 以英语为母语的文化有很强的适应性,而西班牙语为母语的文化则很僵化。2 人
  5. 多语工作环境使我越来越体会到,英语天生就擅长表达经验的、实证的、平易近人的想法。2 人
  6. 乔治·奥威尔,于古今宇内皆可称最优秀的散文体作家,深深地懂得词汇的匮乏正是真相与自由的潜在大敌。2 人
  7. 美国早期的契约观是最深入骨髓的。在此观念影响下,他们一直认定自己及其后代都与上帝有个约定。2 人
  8. 英格兰法律演进的历史,以及由此传遍盎格鲁圈的自由的历史,便是英国成长为共同体,即民族国家的历史2 人
  9. 民族国家是保存自由的安全容器。公民对自身的身份意识,对国家权威的忠诚以及所激发出的爱国热诚,都有利于培育公民社会以及减弱对国家强制的需求。2 人
  10. 议会最初并且如今也不时作为最高法院出现,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