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时期的爱情

革命时期的爱情

8.589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14.99¥1.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19-07-19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王小波被誉为中国的乔依斯兼卡夫卡,亦是唯一一位两次获得世界华语文学界的重要奖项“台湾联合报系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的中国大陆作家。他的小说为人们贡献了迄今为止现代汉语小说所能达到的最高的阅读快感,他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别样的世界,他让人们明白了:哦,原来小说还可以这样写。

本世纪初,有一位印象派画家画了一批伦敦的风景画,在伦敦展出,引起了很大轰动——他画的天空全是红的。观众当然以为是画家存心要标新立异,然而当他们步出画廊,抬头看天时,发现因为污染的缘故,伦敦的天空的确是砖红色的。天空应当是蓝色的,但实际上是红色的;正如我们的生活不应该是我写的这样,但实际上,它正是我写的这个样子。

王小波(1952-1997)当代著名学者、作家。1952年出生于北京,先后当过知青、民办教师、工人、大学教师、自由撰稿人。1995年,以《黄金时代》成名。代表作“时代三部曲”:《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和《青铜时代》。唯一一位两次获得世界华语文学界的重要奖项“台湾联合报系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的中国大陆作家。唯一一部电影剧本《东宫.西宫》获阿根廷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并且荣膺1997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入围作品,成为在国际电影节为中国取得最佳编剧奖的第一人。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而且如果肚子里空空如也,每个人都会想入非非。5 人
  2. 指标这种东西,是一切浪漫情调的死敌。假如有上级下达指标令我每周和老婆做爱三次的话,我就会把自己阉掉。5 人
  3. 人活在世界上,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所以我只求它货真价实。5 人
  4. 小时候我去逮蜻蜓,把逮到的蜻蜓都放到铁纱窗做的笼子里放着,然后再逐一把它们捉出来电死。没被电到的蜻蜓都对正在死去的蜻蜓漠然视之。因此我想到,可能蜻蜓要到电流从身上通过时,才知到中了头彩,如梦方醒吧。4 人
  5. 我仿佛已经很老了,又好像很年轻。革命时期好像是过去了,又仿佛还没开始。爱情仿佛结束了,又好像还没有到来。我仿佛中过了头彩,又好像还没到开彩的日子。这一切好像是结束了,又仿佛是刚刚开始。4 人
  6. 在百无聊赖之中,每个人都想找别人的麻烦。3 人
  7. 现在我认为,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3 人
  8. 事实上,不管在任何场合,只要在座有三个以上的人,我就尽量不说话。要是只有两个人,我就什么都敢说。这是我一生不可更改的习惯。3 人
  9. 这件事说明,外表呆头呆脑,好像十分朴实,而内心多愁善感,悲观厌世——这些就是我的本性。2 人
  10. 有人说印象派,有人说毕加索的蓝色时期,还有人说是资产阶级的颓废主义,就是没人说它是胡萝卜。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