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24/7

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7.8421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21世纪资本主义不断扩张,每时每刻都在操控我们的生活,迫使我们陷入无尽的奔忙,让我们注意力涣散,感知力受损,并破坏着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人类生命已经被裹挟进了没有间歇的持续状态,不停地运行。

睡眠是人们从纷繁世界中抽身而退且暂作修整的必要行为。由于它本质上不能带来效益,给生产、流通和消费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因此永远与24/7体制的要求相冲突。资本主义对睡眠的侵蚀也愈演愈烈。以北美地区为例,20世纪初的人每天要睡10个小时,上一代人睡8个小时,如今北美成年人平均每晚睡大约6.5个小时。也许,我们将进入无眠时代。

乔纳森·克拉里,美国当代著名艺术史家,视觉艺术、电影、摄影研究专家,哥伦比亚大学当代艺术与理论迈耶·夏皮罗讲座教授,“区域出版公司”(Zone Books)创始人。他于2000年出版的著作《知觉的悬置:注意力、景观与现代文化 》(Suspensions of Perception:Attention,Spectacle and Modern Culture)获得2001年特里林图书奖,成为当下被讨论得最多的同类著作之一。另著有《观察者的技术:论19世纪的视觉与现代性》(Techniques of the Observer:On Vision and Modernity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合并》(Incorporation)(合编)。

许多,毕业于上海大学文化研究系,商业人类学研究者。

沈清,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学院高等研究院,媒体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资本主义的同质化力量与任何固有的二元区分结构都无法兼容:神圣与亵渎,狂欢节与工作日,自然与文化,机械与有机,不一而足。因此,任何固执地把睡眠看成“自然”的说法都变得无法接受了。当然人们每天还是会睡觉,即使在众多大城市里,夜里依然是相对安静的。不过,睡眠如今不再被看作是必然的或自然的经验。相反,它被看作一种可变的功能,但也可以被控制,与很多其他事物一样,只能从工具性和生理性的角度加以定义。最近的研究显示,很多人夜里醒来一次或多次查看短信或数据,这种人的数量在大幅增长。电子设备上都有“睡眠模式”的设置,这种语言上的变化看似无关紧要,但却是很普遍的。电子设备能够在耗电量低的休眠状态下运行,这种观念改造了睡眠,使睡眠变成仅仅延迟或弱化运行的状态。开机/关机的对立逻辑过时了,以至于没有什么能够彻底关机,也不存在真正的休息。5 人
  2. 每年有数十亿美金投入到这样的研究,研究如何减少做决定的时间、如何消除反应和思考所无端耗费的时间。这就是当下技术进步的形式——对时间和经验无情的捕获和控制。5 人
  3. 日常生活在结构上依然顽固地保留着生命无形地循环的脉动。19世纪和20世纪初,资本主义现代化产生的诸多后果看上去是与日常生活相对立的,因为它们从根本上说是累积性的、反循环的和发展式的,习惯和重复也变得程序化了。4 人
  4. 居伊·德波(Guy Debord)的“景观表达的不过是社会想要睡觉的愿望”。3 人
  5. ,24/7既无实质又很抽象,但它之无情正在于它不可能的时间感。因为人类时间的肌理模糊且曲折,24/7总是对这一弱点和不足大肆贬损。它抹掉了任何暂缓期限和变幻无定的重要性或价值。它鼓吹永恒可用、随处可得所带来的便利,借以掩盖它取消周期性的事实,几千年来这种周期性塑造了大多数文明的生活样式:3 人
  6. 日益加速强化的消费的节奏、速度与模式是如何塑造人类的经验与感知的。3 人
  7. 2 人
  8. 不让人睡觉是外部力量对自我的暴力剥夺,是对人性的蓄意毁灭。2 人
  9. 睡眠的一大罪状是,它把有节奏的交替循环嵌入到我们的生命中,如阳光与黑暗,活动与休息,工作与休养,这种交替在别的地方都被消灭或压制了。与任何被视作自然的事物一样,睡眠的历史当然有丰富的层次。它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或完全同一的,在好几个世纪和几千年时间里,它都呈现出形形色色的样貌。2 人
  10. 休谟的《人性论》开篇就指出,睡眠与狂热和疯癫一道构成了人类追求知识的障碍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