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摄影在中国

聚焦:摄影在中国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203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达盖尔银版摄影术于1839年诞生,随后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这项新发明便随着殖民扩张一起来到中国。从西方旅行家最早的摄影记录开始,到“文革”后的实验摄影,摄影在中国经过一个半世纪的变化,生发出了丰富多元的内涵,或者与瞬息万变的政治社会情势相关,或者表现个人的心灵世界,抑或以此为媒介直接与艺术本身对话。

巫鸿教授采用“深描”(thick description)的方法,选取十个极具代表性的个案,探索中国摄影表现的多重历史,在对事实进行仔细检验的基础上,他通过对摄影形式、图像、技术和社会语境的研究,结合近距离视觉分析和广泛的跨学科阐释,在更深层次上理解摄影师及其作品,开掘中国摄影的多元视觉传统,并探讨这些影像如何参与并构成了中国艺术的一个重要部分。

巫鸿,著名艺术史家、艺术评论家、策展人,美国国家文理学院终身院士,现任芝加哥大学美术史系和东亚语言文化系“斯本德杰出贡献教授”,东亚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及斯马特美术馆顾问策展人。

近年来致力于中国现当代艺术的研究与国际交流,策划众多重要展览,包括《瞬间:20世纪末的中国实验艺术》(1998)、《在中国展览实验艺术》(2000)、《重新解读:中国实验艺术十年(1990—2000)》(2002)、《过去和未来之间:中国新影像展》(2004)、《关于展览的展览》(2000、2016)、《中国当代摄影40年》(2017)。

代表著作有《武梁祠》《礼仪中的美术》《中国古代美术和建筑中的纪念碑性》《重屏》《废墟的故事》《走自己的路》《作品与展场》《荣荣的东村》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因此,对郎静山说来,集锦摄影如同传统中国文人画,可称为一种“后图像”(post-image):它并不是对某一固定瞬间客观影像的记录,而是在数幅影像的基础上进行的虚构创作,旨在表现照相者的“印象”或视觉记忆(图5.16)。4 人
  2. 艺术家似乎终于意识到,给一个静止图片带来生命的并非整体构图,而是无穷尽的细节,这些细节能够赋予静止图像以生命感,是因为它们引领着观者的视线在一个静止图像中游走,所以造成艺术再现中的视觉运动。4 人
  3. 照片中的假山石配合着斜桥上方的嶙峋树木,显示出“中国风”(chinoiserie)装饰风格的持续运用,将这些早期摄影图像纳入欧洲表现东方世界的视觉传统。3 人
  4. 直到1920—1930年代,摄影在中国才被个人用作艺术表达的重要媒介,而摄影中的“中国性”(Chineseness)因此也不再仅与政治身份及社会环境有关,而是和艺术创作发生了联系。3 人
  5. 通过把“个性”赋予籍籍无名的本地人,这些照片反映了新型的肖像摄影和老派的“中国类型和职业”(Chinese types and professions)图像的奇怪结合。3 人
  6. 这个调整的过程——即对已被挪用的本土视觉文化的再挪用——最后完全掩盖了殖民者塑造这一本地风格的初衷,将西方的执迷彻底演变成中国人的自我想象。3 人
  7. 霍米·巴巴(Homi Bhabha)对“程式化”(stereotyping)做了这样的阐述:“(程式化)是一种知识和认同的形式,它摇摆于永远‘在场’、已为人知以及总是需要被紧张重复的东西之间。”3 人
  8. 当然,导致失败的最终原因是这些探寻中的矛盾前提——仙境只能够在想象中存在,一旦被找到则魅力顿失。仙山图像的创作也面临着同样的两难:如何根据人们熟悉的尘世原型来塑造仙境的形象?3 人
  9. 这组照片反映出荣荣废墟照片的三个主要特征:一个是人物主体的消失,二是政治态度和意识形态的缺乏,三是扭曲的时间性与空间性。3 人
  10. 这种对自然主义风格既熟练又富于创造性的运用,使米勒跻身1850年代及1860年代的美国主流肖像摄影师之列。摄影史学者已经指出,这一时期美国人心目中的理想肖像照,是那些能够揭示人物内在性格的逼真影像,必须以“人物的外表为内在性格和真实本质的记号或表征”。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