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衰亡

    阅读
    ¥0.99
    • 导言
    • 目录
    • 作品信息

    自从文艺复兴大史家Flavio Biondo研究“罗马帝国的衰亡”以来,这成了西洋古代史分量最重的学术议题,一代又一代历史学者对此呕心沥血,提出了五花八门的理论学说。本文作者是二世纪重量级古代史学家,文章言简意赅地总结了二十世纪史学家对这个论题的研究概况及其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命题。

    本文抱有一个朴素的目的,那就是重申在基督教的胜利和罗马帝国的衰亡之间有着直接联系的观点。不过,这当然并不意味着简单地回归吉本。

    阿诺德·莫米利亚诺(Arnaldo Dante Momigliano),1908年生于意大利,1987年卒于伦敦,犹太裔,早年师从著名古典学家De Santis。1936年,28岁的莫米利亚诺执掌都灵大学罗马史教习,后因意大利的“反犹法案”而移居英国,先后在牛津大学万灵学院和伦敦大学学院执教,执掌以格罗特(George Grote)的名字命名的希腊史教习,直到去世。在此期间,莫米利亚诺受聘定期赴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思想委员会”)和意大利比萨高等师范学院开设课,执掌芝加哥大学“Alexander White 人文讲座教席”。在芝加哥大学,他结识了犹太裔政治哲学家Leo Strauss,成为终生的朋友,并为后者的亚里斯多芬研究撰写书评。

    莫米利亚诺以罗马史撰研究起家,后又延伸至希腊史撰、古代晚期政治史,对近现代史撰与历史哲学(维柯、孟德斯鸠、吉本、克罗齐等)亦有精深研究。作为一位古代史学家,莫米利亚诺具备西方学院派最标准的古典研究资格,即精通希腊文、拉丁文和希伯来文三种古代语言,不仅如此,他还同时用意大利文、英文、德文、法文和西班牙文阅读、撰写并发表论文。他的优点不仅在于对古代一手文献如数家珍,而且更为可贵的是,他对自文艺复兴以降一直到现当代的各家门派的二手研究文献也拥有同等的熟悉程度,并能够给以充分的尊重,哪怕是一篇名不见经传的博士论文。——“学统”这个词在他的文字中拥有最生动的存在。欧美学界不仅公认莫米利亚诺为二十世纪古代史领域的领袖,而且也是最博学的人。1974年,莫米利亚诺被授予至高无上的大英帝国骑士团荣誉勋衔(Knight Commander of the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KBE)。

    值得一提的是,莫米利亚诺的研究强项之一是公元3-5世纪,也就是让勒南、吉本、孟德斯鸠感伤不已的古代晚期,这是一个衰亡与新生交替出现的时段,也是古代欧洲与亚洲几大民族与文明势力冲撞得最剧烈、最混乱的时段,不但政治与军事风云变幻不定,而且宗教与哲学教义也满天乱飞,世相纷乱,人心不稳。这个时段被古代史学界公认为最难啃的硬骨头,能够驾轻就熟地穿梭其间的学者寥若晨星,莫米利亚诺无疑是其中之一。而且,在笔者看来,他最难能可贵的地方是心胸开朗地地直面这个时段的充满失败、屈辱、背叛与变异的“犹太人问题”,表现之一就是对Flavius Josephus这个犹太民族最具争议的大史家表示充分的尊重和倚重!在“犹太人问题”研究方面,莫米利亚诺比Eric Voegelin更深刻,比Leo Strauss更有心胸。

    在研究风格方面,莫米利亚诺最显著的地方是在古代史的研究领域中保持政治思想家的眼光。这一点在“古代世界的自由与和平”(1940)中有所透露,他这样写道:“贡斯当、阿克顿、耶林和耶利内克都是伟大的思想家,但不是古代史学家。古代史学家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甚至伟大的伯里(J.B.Bury),在他的《思想自由史》中也只把无足轻重的寥寥数页分配给了古代世界。这是古代史与最重要的欧洲主流思潮孤立开来的典型例子,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时代最好的古代史学家经常在技术上的聪明多于心灵上的深刻。”

    莫米利亚诺不仅习得了一流的史学研究技术,而且也拥有深刻的用以沉思人世变迁兴亡的心灵,他赋予史学以灵魂,赋予政治学以身体。

    (林国华 撰文)

    1.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衰亡
    2. I
    3. II
    4. III
    5. IV

    作者〔意〕阿诺德·莫米利亚诺

    译者林国荣

    类别杂志

    首次发表豆瓣阅读

    上架时间2012年12月

    提供方海国图志书系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

    评论20